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时政述评

胡平

应该说,张五常提出的建议,在中国模式的框架下,对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多半是有利的,但是在道义上却无疑是十分恶劣、十分有害的。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和西方经济的彼消此长,实在是一种“劣币驱除良币”。听任这种趋势进一步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何清涟

如同《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上详细列举的“财富寻宝图”未能成为中纪委的反腐线索一样,巴拿马文件也同样不会成为中纪委的反腐线索。中国政府只在意他们要抓捕的外逃贪官,即中国的政治失败者及其关联人士,比如令完成等。对于ICIJ发布的两份报告,中国当局更愿意看作是西方国家在“抹黑中国”。

胡平

在谈到文革浩劫时,我们更不应该遗忘的是残酷的政治迫害以及广泛而深刻的恐惧,我们更应该吸取的教训是,终止政治迫害,结束一党专政。这应是我们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的重点所在。

杨光

不彻底的“彻底否定”不是真否定,不达标、不成功、改头换面、东拼西凑的新文革却依然是灾难,甚至也有可能是“浩劫”。在文革五十年之际面临重返文革的危境,这是习近平和中共的悲剧,更是我们时代的悲剧。

何清涟

无论是资源投入还是在宣传理论的造诣方面都堪称世界第一的中共,近几年却频频遭遇“黑色宣传”,而且至今也还未能取得胜利。

吴祚来

滥用公权保卫习近平的形象,毫无意义;习团队需要在人类共同价值体系中,协助习近平完成其文明人格的重构。

胡平

在习近平通过党规获得不容挑战的独裁权力之际,他却遭受到党内同僚的联手阻击。在这种刚性的架构内,各方都少有回旋的余地。一场恶斗在所难免,习近平凶多吉少。

何清涟

在美国政界、媒体的阻击战下,川普前往白宫之路并不平坦。但是,川普用常识挑战政治正确的行动,却在美国引起了震动。,政治家和学者已经不能理解自己亲手缔造的这个世界。如果非得认定“民心”得由自己代表,这种政治上的狂妄、理性上的自负总有一天会出大问题。

吴祚来

毛氏的文革,是严重的悲剧,因为每一个人的表演都太过认真,人民真的崇拜领袖,而且真刀真枪地互相厮杀,整个社会都卷入迷狂状态。今天仍然存在的一些文革现象,是过去文革的延续,但没几个人当真了,人们甚至以看热闹的方式,观看这场多幕轻喜剧的上演。

杨光

“官媒姓党”论暴露了习近平好自说自话,而政治语言又比较贫乏的毛病。如果换几个词语、换一种表述,他本来是既可以把话说得冠冕堂皇,把意思表达得更清楚更到位,又不至于引起轩然大波的。斗胆说一句,此事似乎显示这位最高领导人的智商并不太高,至少不像他的拥趸们所夸口的那样高。

何清涟

用“名满天下,谤满天下”来形容任志强此时处境,当真是再贴切不过。任志强号称“任大炮”,说话得罪党的事情没少干。他说的这些算是ABC,比如美国中学生的社会课、历史课,讲的就是这些。但在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里的“大洋国”及《动物庄园》里,那真的会招来灭顶之灾。

张恒

“铜锣湾书店事件”的世界之忧,就在于中共要对世界做主,正从输出“革命”发展到输出“执法”,开始把国内绑架、失踪等野蛮执法方式推延到国外运用。这一现实已对国际社会法制秩序构成挑战与威胁,也注定了“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

王德邦

纵观中国春晚演化兴衰的历史,可知文艺只有告别极权主义,才能挣脱媚权与媚俗的窠臼,才能恢复真善美的本性,才能真正演出撼动心魄的作品。

何清涟

同一政权对相隔50年的真暴动与小骚乱的态度如此不同,只因中共在这两次事件中的角色不同:在六七暴动中,中共是反对阵营的大后台;如今中共易位,成了被香港人反对的特区政府之后台。

两点心

这三年他治国理政所取得的真正成就,就是他把权力抓在了自己手中,成为了新一代领导核心!

刘路

一个多元的开放的时代,一个全球经济文化一体化的时代,限制出版自由是一项愚蠢、徒劳无功的举动,就像你无法限制大海里的鱼自由游动、天空里的鸟自由飞翔一样,你也无法限制思想的传播、信息的流动。

何清涟

中国当局对中国青少年的各种倾向采用不同的方式打击与扶持,对于独立思考并质疑现行体制的青少年采用政治打击;对享乐至死放纵不问,将毛左与“小粉红”视为基本队伍培养,这种“教育”方式将使青少年的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

何清涟

事实是:“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将成为大陆人的愿景。大陆现在维持专制,是台湾拒绝被统一的理由;将来遥远的某一天,大陆实现民主化了,台湾人的台湾认同,也注定他们不会自愿被统一了。

牟传珩

地方政府把上访视为闹事,用意识形态加工成“敌对行动”予以打击,甚至借助国家暴力机器强力镇压。这便迫使上访者面对贪污腐败、公权滥用、税赋盘剥、社会不公等现实,要么彻底认命服输,冤沉大海;要么与“赵家人”立场对抗到底,甚至鱼死网破。

何清涟

如果要追究罪魁祸首,那就是中共自己:一是管控舆论,为香港政治禁书提供了庞大的市场需求;二是让自己的内斗故事为香港政治禁书这一行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养分;三是内斗双方利用了香港新闻自由特点,出版书籍抹黑对方。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