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川普挑战的只是“政治正确”

何清涟

近日,英国经济学人智库(The EIU)发布报告,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Donald Trump)赢得美国总统大选被列为全球面临的十大风险之一。报告宣称,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将打乱全球经济,并提升美国的政治和安全风险。

这一警告实在有点危言耸听。只要对欧洲与美国2015年以来的形势变化有所了解并认真分析,就会发现,川普参选以来,受到最大挑战的只不过是被欧美社会奉为圭臬的“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太过分,政治生态显荒谬

欧洲政界与媒体基本为左派的天下,他们当年盛赞奥巴马当选、如今纷纷期望 希拉里再入白宫,无非是美国民主党的政治正确与他们的政治正确同出一源。奥巴马行将卸任,但希拉里的政治主张充分体现了“守成”二字:奥巴马健保改革的成果不被共和党废弃,民主党的移民政策付诸实现,对富有阶层加税,加强对华尔街金融的监管,这些都是民主党向来的主张,也是美国政坛最为政治正确的主流意见,其选票主要来自于左翼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女权主义者、同性恋、移民支持者,以及大量依靠社会救济的社会底层等。

美国民主党的主张及其社会基础,都与欧洲左翼处于同构状态,差别只在于程度。从2015年开始,在“政治正确”方面取得满分的欧盟各国上演了一场难民的戏剧:德国带头欢迎,欧盟各国无不景从;直到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与科隆新年集体性侵案发生后,欧洲才开始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如今正面临欧盟解体的可能。正是在德国的反省中,人们才发现德国的“政治正确”何等荒谬:根据德国最新的《贫困报告》,德国人中穷人的比例约占15.4%,约有1250万人。苏姆特(Sumte)这个只有102位居民的村落,被政府要求安置750位难民。该村村民其实生活在贫困中,MailOnLine的记者Nick Fagge采访了其中一位名叫海蒂(Heidi)的81岁寡妇,她的故事让人难以释怀:老人患病的儿子去世后无力安葬,曾两次向政府请求支付安葬费用却被拒绝。可以设想,像海蒂这样的穷人看到政府对难民要什么给什么的慷慨,一定会非常难受。任何政府都应该以照顾本国人民优先,默克尔真应该问问自己当的是哪国的总理。

美国的“政治正确”成绩只够80分标准。我这样说有事实根据:当年在占领华尔街运动发生之时,欧洲著名的左派领袖齐泽克亲自到场声援,但部分美国人却发起了一场“我们是那53%的人”(美国交纳个人所得税者占纳税人口总数的53%),指出占领华尔街的主体是从不交纳个人所得税的那47%的福利享用者。也正因为一些美国人有如此强的纳税人意识,美国人才能在大选年,呼应这位以常识VS政治正确的总统参选者川普。

目前正被民主党、媒体、共和党、知识者、欧洲左翼政客共同围剿的川普,提出的主张有:遣返墨西哥非法移民,美墨边境将筑一道高墙防止墨西哥人偷渡入境;美国不再接收伊斯兰移民;美中的贸易逆差应该消除;美国多元文化将被基督教文化取代。可以概括为大政府、强外交、重视工商与自由竞争,通过反非法移民保护本国人的工作机会。

除希拉里之外的三位候选人,其政治主张都是要改变美国,但桑德斯宣称要向北欧学习高福利的民主社会主义,欧洲政客与知识界自然乐见其成;克鲁兹的减税、为政府瘦身等,与外交无关,不碍世界什么事,但节节胜出的川普的强外交、反非法移民都与国际事务有关,伤害了国际社会的潜在利益,自然要受到高度关注与强烈批评。

被政治正确压抑的诉求:反非法移民

但是,川普的竞选演说内容却说出了许多美国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家佩吉·努南(Peggy Noonan)2月25日就写了一篇《川普与不受保护者的崛起》(Trump and the Rise of the Unprotected),文章指出,大量没有资源、没有权力的普通美国人成为不受保护者,政界、媒体精英等则是受保护者。20多年以来,许多美国人都遭受着非法移民问题的困扰,非法移民打击了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也带来了刑事犯罪问题,甚至美国的法治都开始崩塌。但是受保护者却认为,非法移民给美国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廉价劳动力。过去20多年里,美国政府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家,在治理非法移民问题上都无所作为,拒绝加强对边境的管制。共和党人担心这么做会招致“不自由”、“种族主义”等批评,进而影响自己的选情;民主党人则希望一直将这个问题作为制约共和党的杠杆,并以此在大选中争取西班牙裔美国人的选票。大量美国人在非法移民的低薪竞争下,失去了工作。川普的主张,说出了不受保护者憋在心中多年的话。

我写过一篇《川普现象背后:美国中产阶级在萎缩》,指出川普现象产生的社会原因,部分是缘于美国社会阶层结构发生变化,中产阶级正在减少。近20年来,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收入一直在下降,2013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数已不到全国人口的一半,支持川普的人当中,那些年收入低于5万的阶层,有不少应该是这些年掉落到低收入阶层的原中产。这些辛苦工作的中低收入者,生活水平还不如那些完全不工作、依靠政府救济过活的人。在2016年大选年,社交媒体上充满了抱怨:我们交税,政府为什么要用税收去养那些能工作却不肯工作的人?

川普用常识VS政治正确

黎蜗藤@dddnibelungen在《怒火街头——政治正确与常识的较量》对美国的政治正确有深刻到位的分析。他在文章中指出,“过分的政治正确”其实已经对美国的政治生态造成了严重伤害,这套从1970年代开始,由左派政治家、媒体和学术界发展出来的一套话语体系,目的是要保证“弱势群体”不受侵犯。但谁是“弱势群体”,具体要遵从什么规范,怎样行为才算是冒犯,却从来没有清晰的定义,这就方便了左派“无限上纲”地扩大这种范围和规范,使其成为左派政治思想体系中最具开放性和操作性的核心要素。到现在已基本沦为左派说什么是政治正确,什么就是政治正确;说什么不是政治正确,什么就不是政治正确。近年来的“弱势群体”包括:同性恋(LGBT),少数族裔(基本特指黑人),非法移民,非基督徒(基本特指穆斯林)等等,其他的政治正确还包括:非暴力,反战,(恐怖分子的)人权,甚至气候变化等等。目前美国的政治正确已经到了令人难以开口,甚至损害 “言论自由”的荒谬程度。而川普就是用“常识vs政治正确”。常识告诉人民:非法移民就是非法移民,他们需要依照合法的渠道获得美国的居留权;婚姻就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同性恋值得尊重,但那绝对不是婚姻;不但黑人的生命需要被尊重,所有人的生命都必须被尊重;自己国民的生命,比恐怖分子的生命更值得尊重,更需要得到保护;当你被挑衅的时候,你有权利以同样等级的方式进行回击;爱是政治所需要的也是很高尚的,但现实中,政治不能光是基于“爱”。

川普挑战的,就是左派政治建立起来的这套政治话语体系。目前,法国这个左派文化发源地已经放弃了部分政治正确(如接收非法移民、恐怖分子的人权等),默克尔领导的基民党(CPU)日前在德国三州选举中失利,反难民的替代党(AfD)已经成为三州选举中的第二、三大党,可窥见“政治正确”这套话语体系的部分内容正在被抛弃。

在美国政界、媒体的阻击战下,川普前往白宫之路并不平坦。但是,川普用常识挑战政治正确的行动,却在美国引起了震动。美国政界、知识界及媒体应该反省:是不是已经到了应该重新为政治正确定义的时候?佩吉·努南在《川普与不受保护者的崛起》一文中,已非常尖锐地指出,政治家和学者已经不能理解自己亲手缔造的这个世界。社会管理者对自己管理的世界如果不能理解,象Michael Barbaro那样认为《川普、希拉里赢得了选票但赢不了民心》(《纽约时报》2016年3月16日),非得认定“民心”得由自己代表,这种政治上的狂妄、理性上的自负总有一天会出大问题。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8期  2016年3月4日—3月17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