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纪念“六四”

丁子霖

连儿与哥哥是同母异父,与姐姐是同父异母,这个事实其实只对连儿才是秘密,也可以说是我们家庭的一个公开的秘密。我们对连儿的哥哥、姐姐从未叮咛和解释过什么,也用不着叮咛和解释,这两个孩子都善解人意,与父母配合默契,兄弟、姐弟、兄妹间相处和睦、互助互让,从来也没有让素有“第六感官”之称的连儿产生过任何怀疑。

丁子霖

他无忧无虑、无私无畏、自由自在,对生命充满了无尽的追求与美好的憧憬。他是带着对生活、对人们(包括杀害他的战士)的无穷尽的爱离开人间的。连儿这场短促而甜美的梦,曾经给父母那无尽痛苦的人生恶梦带来过短暂的欢欣,也让我们在日后的漫漫长夜中不断地去寻找那美好的回忆,这或许是冥冥之中连儿为父母的苦涩的余生作出的安排吧。

丁子霖

深夜11点10分左右,突然,一颗子弹射中了蒋捷连的后背,他的脚踝骨也被子弹擦破了。他说他还听见蒋捷连轻松地对他说了一句:“我可能中弹了!你先走吧!”说罢踉跄地走了几步,便蹲了下去,随即倒卧在地,鲜血浸透了身上的T恤衫。

尹敏 张彦秋

1989年6月4日凌晨从天安门撤至六部口的时候,龚纪芳左上臂中弹(炸子)倒地,因毒瓦斯中毒造成昏迷,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年仅19岁。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

尹敏 张彦秋

任文联,男,家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1970年生,遇难前是北京科技大学采矿系一年级大学生;1989年6月4日凌晨在长安街六部口头部中弹,一只胳臂被轧断,左胸腔被轧扁,因伤势过重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死亡,年仅19岁。

丁子霖

在这个寒假里,市里要进行中学生俄语竞赛,在全国各省市选拔参加莫斯科国际奥林匹克大奖赛的选手,参赛选手的年龄不得超过15岁,而北京市唯有几所中学设有俄语班,符合年龄条件的学生却是寥寥无几;遍查人大附中学生花名册,发现只有蒋捷连一人尚不满15岁,他的俄语成绩又一直在97分以上,因此学校想让他去参赛……

丁子霖

此时连儿已不是十年前那个调皮爱打架的小男孩了,俨然成了个挺有礼貌、懂事的大哥哥,整天带着堂妹和堂弟在乡间穿梭游玩。更让他陶醉的是他带着他们坐上门前的小木船,在河里由他撑着船在水面上来回游荡;一会儿又去河边摸鱼抓虾,也不怕冬日里河水冰凉。

丁子霖

我环视四周,书店门前人来人往,人们在水管旁边走来走去,但却像睁眼瞎一样,熟视无睹。水声哗哗地响着好像在说:“别让我白白流掉啊!”在小学时,我们学到要节约一滴水、一度电,一粒米……。现在,北京的地下水位严重下降,虽然前几天连降暴雨,水位有所上升,但用水问题仍然十分紧张,每一个公民都应该履行这项义务。而今天,这么多人却视而不见,真是令人痛惜。

尹敏 张彦秋

李评,男,1967年生,辽宁丹东凤城人,生前是北京首都师范学院政教系三年级大学生,一位优秀的学生会干部。6月3日晚左面颊中弹,6月4日凌晨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3岁。

丁子霖

上了中学以后,连儿又迷上了足球。当时人大附中的球场很大,但他们班里的足球却很少,大家轮着踢,很不过瘾。连儿当然很想拥有一只自己的足球,但没敢向我开口。期中考试前,我半开玩笑地说:你这次如果考到前3名,我就奖励你一只足球。

尹敏 张彦秋

石岩,男,1962年生,辽宁大连人,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生前是北京空政文工团的大提琴演奏员。1989年6月4日凌晨头部中弹,被红十字会救护车送至北京人民医院,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于八宝山火化,年仅27岁。

尹敏 张彦秋

栾沂纬,1954年6月5日生,山东人,毕业于四川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生前是内蒙古包头钢铁设计研究院工程师,遇难前在北京邮电学院进修。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北京长安街南池子腰部中弹,经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差一天就是他35岁生日。

丁子霖

这年连儿刚满6岁,按当时的规定要再过一年才能够上小学。我们发现这孩子智力过人,记忆力和悟性都比同龄的孩子强得多。那时已恢复了高考,从小学到大学也都逐步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我们决定让连儿提前上学。

尤维洁 郭丽英

熊志明,男,遇难年龄20岁,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系本科生。“这就是当年熊志明读书用的书包和钱包,书包已用毛了边,钱包是那么的简陋,里面还装着学校的饭票。他知道家里很穷,没有钱供他奢华,即使是用破了的书包只要能用就舍不得把它扔掉。他心里有对祖国的爱,有对父母的孝心,这样的孩子被一颗子弹打死,实在是太残忍了!”

尤维洁 郭丽英

程仁兴,男,遇难年龄25岁,武汉华中师范学院外语系英语专业毕业,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87级双学位毕业生。1989年6月4日凌晨于天安门广场国旗旗杆下腹部中弹,送北京人民医院,因未能及时抢救,流血过多死亡。这是我们所知第一位死于天安门广场的死难者。

丁子霖

离屋还有一二百米处,只见有个小男孩向我飞奔过来,定睛一看,正是连儿:他笑得是那样的开心、灿烂!他肯定是听大人说我将到家了,就早早地在房前守候,小眼睛挺尖,是他先认出了我,才用足了全身力气撒腿跑来扑在我的怀里——此情此景定格在我的记忆中,即使到了暮年,我还会时常想起这温馨的一刻。

尤维洁 郭丽英

我们采访的所有家庭,唯一没有孩子照片的家庭,就是刘仁安家。齐国香的二姐把孩子所有的照片都带走了。在他们的心里,孩子的形象永远定格在1989年5月30号那一天,孩子离家返回北京学校时的样子;但是,心里总有种期盼,期盼有一天,洪涛会活生生地站在他的父母面前,承欢于他们俩的膝下。

尤维洁 郭丽英

戴金平,男,遇难年龄27岁,1986年考入北京农业大学园林系硕士研究生,1989年6月3日晚11点左右,遇难于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纪念堂附近。他是家中的长子;他死后不到半年,弟弟得了精神分裂症;父亲戴丛德在给别人打工时被歹徒打死;母亲朱镜蓉因大儿子的死原本已经痛不欲生,随后家中接二连三的不幸打击更是雪上加霜,使得她一身的病,挣扎在贫苦线上。

尤维洁 郭丽英

“我觉得这件事(六四镇压)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污点,共产党自己也不敢提这件事,每到六四只是偷偷地私下监视你,不敢宣传。既然这么伟大的一个胜利,你镇压了反革命暴乱,多大的丰功伟绩啊,为什么不宣传?这件事必定是非正义的,总有一天会翻过来,这是历史上的一件事情,不是你想抹掉就可以抹掉的。”

尤维洁 吴丽虹

肖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86级学生。胡耀邦逝世后,他是长跪在人民大会堂前学生之一。六四惨案后,6月5日他已购得回成都的火车票,下午2点10分行至南池子南口,因拍照被戒严部队的子弹从后背穿过前胸,众多民众用平板车将其送到公安医院抢救,2点55分死亡。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