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青年视野

Sky Chang

六十年来,学生会民主进程一再停滞,今日的学生会依然是死水一潭,不知何时才能破冰。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中国内地当代学生不走出如此“怪圈”,自身权利被剥夺的同时,其危害甚至影响未来中国的民主进程。

陈闯创

一位老太太问我们该活动有什么意义和影响,我说这是表示我们没有忘记那些死难者,中共试图抹杀“六四”记忆的努力不会成功,她赞同地说:“对,就像犹太人对遭受纳粹大屠杀表示绝不忘记,你们也应该如此。”

陈闯创

《环球时报》在文中屡屡污化民运人士,这实际上表明共产党对年轻人接触国外的民运人士感到恐惧,因为一旦年轻人敢于接触民主运动参与者,他们就能感受到民运人士的理智、勇敢、正气和爱国之心,并且发现中共那些所谓民运人士靠“敌视中国力量的资助,讨些残羹冷饭”的说法完全与事实不符。

孔灵犀

突尼斯、埃及等国家的变革再次重复着社会运动的基本模式,这些模式与格局的特征将对中国未来起着宝贵的借鉴、指导与参考作用,也能打消很多年轻人的迷茫与疑问。

埃及带给我们的第一个疑问: 埃及有成型的政治组织,如穆斯林兄弟会,而中国民间几乎没有任何反对力量和组织,所以缺乏民主转型的基本条件,也无法形成多党政治。有位经济学家就说过,“目前异议活动中当道的文学老中青的激情,比如援引各种思想家的警句和甘地的名言,其用武之地是广场政治与群众动员,不能取代事前周密的准备工作。”

解答: 是否存在独立的反对力量并不是转型的前提条件。过去数十年发生的所有民主转型,在老百姓风起云涌之后和民主化之前,都经历了一个或长或短的自由化阶段,即停止政治迫害,放宽言论审查,允许集会、结社、组党。自由化将带来公民社会的迅速苏醒,宗教团体、环保组织、妇权运动、行业协会等等都会快速蓬勃发展,并会向政府做出更多的要求并征服更多的空间。

孔灵犀

2008年我才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尽管我是史天健教授的校友,但无缘与史教授相逢。但我拜读过史教授的若干著作,他是我尊敬的学者之一。

史天健教授于1992年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导师为黎安友,并随后在杜克大学任教。他能够突破一些流行观点,思考和探索问题,寻求合理的答案。尽管在后期,他的学术观点引起了诸多争议,但他独立思考和敬业的精神赢得了我的尊重。

他的早期研究致力于中国公民的政治参与,以及政治文化对人们政治行为的影响。在西方,人们普遍认为共产主义国家中人民参与政治的程度非常有限,但史教授的博士论文却客观地描述了在中国社会普通民众的政治参与渠道,以及政治参与的广泛性和多元程度。随后史教授以大量详实的研究和数据来考察政治文化、政治制度、个人资源等因素对人们政治行为的影响。他阐述北京人民的政治参与,并于1997年出版了他的主要著作《北京人民的政治参与》(Political Participation In Beijing)。史教授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并在学术界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与讨论。

孔灵犀等

敬爱的张思之、钱理群老先生,

尊敬的胡舒立、崔卫平女士,

尊敬的于建嵘、刘军宁、易中天、萧瀚、陈子明和敏感词先生:

我们是一千名海内外关注李刚父子案的学生,绝大多数是正在就读的大学生、研究生(全体名单附后)。我们讨论并选定了10位心目中最尊敬、最信任的公共知识分子,并恳请你们关注我们的成长环境,恳请你们从各自的专业和视角,为民族下一代人的安全、公正和权益表达你们的关切与分析,提供智慧和建议!

余钱

2010年6月4日是1989年6月4日天安门民主运动被镇压21周年纪念日。我们无法忘却那段残暴与血腥的历史。虽然时光流逝了20多个年头,但当年的暴行与血腥的场面仍然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颜言

多年的计划体制曾导致中国经济相当低迷,这种情况下,适当的市场自由,便能让经济久旱逢甘雨般茁壮成长。这就是30年中国经济改革的图解:在计划调控的历史低点上,以市场自由为引擎,刺激经济获得久违的发展。以海南为例,1988年建省办特区,短短3~5年的发展有过GDP增长率(1991年起)连续三年全国第一!

杨银波

韩寒混出点头了

“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这是韩寒10年前在目视一个纸团放入水杯的瞬间,写下的“杯中窥人”的第一段话。这篇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决赛补考文章,摘取桂冠,轰动一时。王蒙、赵长天、曹文轩等作家纷纷评论,直言“惊异”。大多数人第一次知道“中国有个韩寒”,也是因此之故。

彭定鼎

达赖喇嘛“窜访”台湾,激起大陆当局的抗议——理由无非是:达赖是坏人,哪儿也不该去。

台湾民众也有一些人对达赖的来访表示不满,在达赖的法会会场外打出横幅叫他“滚”,并在横幅上称他是“政治和尚”,“鼓动劫杀汉人”。

彭定鼎

回忆几年前的一件小事。

2005年我在上海出差时正好赶上大学生发动抵制日货运动。我天性爱凑热闹,于是就到上海市政府前的人民广场看个究竟。

当天,人山人海,大学生们手持事先准备好的标语、横幅、漫画,和围观民众一起挤在广场周围——在广场周围而不是广场内。因为警察组成的人墙封锁了广场,我问警察:“为什么今天不能进广场?”警察答曰:“今天封闭。”我又问:“依据什么法律?”警察不再做复。我也就识趣地不再追问,以免因“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务”被捉将进去。

大学生们在众多警察眼皮下不敢轻举妄动,少数几个人在广场外打出“小泉蠢一狼”字样的漫画,立即被警察制止。一些大学生在宣传(或者煽动)抵制日货的主张。更有一个激进的老头(一副“白相人”模样)疯狂叫嚣“每人捐一块钱,用12亿军费对日本开战”。

上海是日资企业集中的城市。上海乃至全国的经济发展在极大程度上依赖于外来资本和对外贸易,其中日本资本和对日贸易又占了重要的一部分。全国绝大多数家庭中都使用或者曾经使用日本电器,日本汽车更是随处可见。抵制日货如果真地实施,中国的经济将受到严重打击,当局严厉打击抵制日货运动就是明证。

彭定鼎

邓玉娇事件是当前中国大陆舆论最为热议的话题。案件过程简要地说是这样:2009年5月10日晚7时30分许,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德智、邓某在外一起吃晚饭并饮酒后,前往镇上雄风宾馆梦幻城“休闲”。他们遇到正在洗衣服的21岁的服务员邓玉娇,遂上前要求“特殊服务”——在大陆,这是“性服务”的别称。邓玉娇称自己是服务员不是性工作者,拒绝了这一要求。邓贵大等人因此与她发生言语冲突,邓贵大并掏出一叠钱击打邓玉娇,还将她按倒在沙发上。邓玉娇抽出一把刀将邓贵大刺伤,并同时刺伤黄德智,另一人落荒而逃。邓玉娇随即报警。邓贵大送医院不治身亡。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名拘留了邓玉娇。

此事一出,网络上的舆论立即一边倒支持邓玉娇。在公众看来,这无疑是正当防卫,被害人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但是巴东县警方的做法却令公众怒不可遏。他们先是以“精神疾病”为由将邓玉娇强制送往当地医院。期间有视频流出,邓玉娇被捆绑在床上哭喊有人殴打她。随后警方在发布的通告中为被害人辩护,坚持以“故意杀人”的罪名进行调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