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开放博彩业不及分配合理更奏效

颜言

多年的计划体制曾导致中国经济相当低迷,这种情况下,适当的市场自由,便能让经济久旱逢甘雨般茁壮成长。这就是30年中国经济改革的图解:在计划调控的历史低点上,以市场自由为引擎,刺激经济获得久违的发展。以海南为例,1988年建省办特区,短短3~5年的发展有过GDP增长率(1991年起)连续三年全国第一!

不过好景不长,1990年后政策中心转移到上海,海南的政策优势转眼即逝。接着是大批企业破产、海南成为全世界烂尾楼密度最高的地方、泡沫经济的苦果让海南人到今天还未消化掉。更讽刺的是,海南从连续三年GDP增长率全国第一仅隔一年后(1995年起)变成连续三年GDP增长率全国倒数第一!

最大的问题出现在分配上。良性的经济发展取决于“做蛋糕”和“分蛋糕”两个层面,缺一不可。海南起初迅猛的发展由于没有藏富于民,外来资金离岛后民间无法建立起成熟的经济力量,加上泡沫萧条的代价大部分由海南民众担当,后果可想而知。换种说法,海南的发展曲解了风险的承担和财富的分流,造成社会风险由民众先承担,社会利润由不良官商结合的利益集团先获取。

海南经济发展的模式、瓶颈、困境,实际也是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缩影。对于中国经济,人们往往自信于高速增长的GDP,却忽略尽管多年来改革不断推广、更多的地区获得市场化政策,但市场经济的系统建设,与隔海的中国台湾及隔江的中国香港比,依然相当落后,重点表现在“分蛋糕”这一层面。这正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

打个比喻:一个30岁智力良好的文盲,立志当作家,于是他回到学校从小学开始发力。两年修完小学全部课程,“大孩子”宛如“老神童”!于是老师同学惊呼,按照这个速度,他应该四年后中学大学硕研博研毕业,20年内超越鲁迅大有希望……遗憾,几年后“老神童”的进步变慢乃至停滞,超越鲁迅没有可能。是的,不要说这位“老神童”,就是真神童在高领域的进步,也会放慢步伐。

如果说发达国家的经济水平是中国经济学习和赶超的对象,那么,中国经济目前取得的进步,类似“老神童”现象。中国经济所以突飞猛进和起点低、对资本及自由市场的刺激反应强有很大的关系,但要达到发达国家的经济水平,恐怕以目前的制度框架和经济结构难以实现。要持续发展、赶世界潮流,必须加大加深市场化的同时,把更多经济硕果还给或分给老百姓。尤其后者,既是手段也是目的。

今天,海南获得“国际旅游岛”建设特权,其中有博彩业试水的探讨,无疑是发展的一大好消息,性质不亚于当年的特区身份。人们完全有理由憧憬海南美好的未来。只是,历史总在重演,人们同样有理由担忧,海南这次借助自由的东风发展,民间获得的利益和付出的代价,会不会重蹈10多年前的遭遇?倘若不幸如此,那任何经济上的自由政策,至少对岛上的民众来讲,都不像是一个新的春天。

一个尴尬的事实是,经过多年的建设,多数中国人依然被住房、教育、医疗、保险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无疑是经济结构和行政政策所致。没有合理的分配,经济改革一方面造成日益严重的国富民穷,另一方面改革初衷的质疑分贝不断飙升。经济学的逻辑指出,如果分配方式不能使劳动者得到适当的回报,那么这种分配方式最终一定会崩溃。可以说,做好“分蛋糕”,不仅是经济改革的成败关键,也是政府执政为民和法制建设的考量。

总之,就中国经济发展和国民生活水平的症结分析,以其在经济活动上给予某区域某行业更大的特权,不如遵循市场经济理念,通过税收法治化、财政阳光化,在分配上更加合理。但要做到这点,依靠现有体制显然无法奏效。历史有无数案例值得借鉴:当年大清拨款北洋水师是日本的十倍,可是真用在战场上能有多少?如果不进行深水改革,老百姓能拿到蛋糕合理的份儿谈何容易?当然,话又回来,老百姓不争取自身权利,高层也不会主动作出让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