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第170期 2015年11月26日

时政述评

何清涟

目前,中国国内对巴黎事件与欧洲穆斯林化的趋势甚少了解。由于政府控制媒体,中国人对于新疆的民族冲突之严重状况也了解甚少。但是,已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加上中国经济也早已纳入全球体系,ISIS这只蝴蝶,不,应该是“巨雕”,其翅膀扇动卷起的沙尘暴足以让中国人感到,重新认识国际局势的时候到了。

王德邦

解决今日中国反腐之困,就是要落实公民权利,壮大公民社会,引入公民监督,将反腐力量从体制内个体转化成公民全体。如此,中国反腐才能克制顽敌,战胜天敌,取得压倒性胜利,达成使官僚“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之目的。

公民维权

章恒

就算张六毛死于重病,也确实犯罪,但为何不通知家人?为何长时间不让家人见遗体?为何警方希望擅自火化?从张六毛家属最后见到其遗体的情况看,张六毛死前遭受酷刑已经是铁证如山。

江淳

他们可以强行低价征收民众的土地,民众抵抗便是违法;他们可以不经法院判决强拆民众的住房,民众抵抗便是犯罪;他们可以操纵“公检法”黑箱审判,民众和律师申诉和辩护,便是阻碍执法。所谓“依法治国”不过是“依法治民”。

张荣平(张圣雨)

怀着对真善美的信仰,对和平世界的向往,我开始在中间传播平等、自由和民主的思想。这些思想无疑对专制政权虚伪、邪恶、丑陋的思想体系造成极大的冲击。于是,我无可避免地被专制政权的司法机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提起公诉!

王默

请法庭明确中国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国,中国就是一个党国的概念,否则指控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就不可能成立。

冯正虎

一位日本华人打来电话告诉我,最近他在网上看到我的遭遇,又了解到我的经历,还为出版一本书坐了三年冤狱,这样优秀的人却在中国遭受如此打击,他很愤怒,这个国家疯狂了吗?他已来日本二十几年,过去一般不关心政治的事。这次,他看我的悲惨故事时,在办公室里却情不自禁地流泪了。

社会民生

刘水

他们的刊物和书店,在港合法注册,读者多是大陆游客。在言论出版自由的香港办港刊,在香港以外被捕、失踪,这绝非孤立事件,这是大陆官方防控香港自由信息发散大陆的严厉惩戒举动。

两点心

今年,当局公布实施《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及《刑法修正案(九)》,这标志着中国人权正式进入全面大倒退的恐怖时代!这两部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党纪法规,让当局打压人权更加理直气壮。

俞梅荪

11月20日是耀邦百年诞辰,中共中央将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回首在离开耀邦的26年,这四分之一世纪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我国的政治经济就这样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官场腐败,权贵经济和权贵法制盛行……,只有深入研究耀邦的治国思想,发扬耀邦的无畏精神,重走耀邦视民如伤的执政之路,才能实现中国梦。

野靖环

野靖环女士因为上访维权,于2007年被处以劳教1年9个月。她在《不虚此行》这部书稿中,详细记述了自己在劳教场所的血泪经历和所见所闻,这是对中国劳教制度的一个亲身见证。作者说,她之所以写此书,就是为了最终废除劳教制度。

法律天地

滕彪

中共在1949年建立远超传统专制的极权主义政权之后,在镇反、反右、土改、文革等历次屠杀和政治运动中,把株连做法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制造了空前的人间惨祸。文革结束之后,阶级斗争思维、蔑视法治人权的一贯手段并未结束,尤其针对被列为政治敌人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株连亲友甚至未成年亲属的做法,数不胜数,进入21世纪后更越演越烈。

秋风

计计划生育非常典型的体现了计划经济的精神——反精神,就是他把人当成了物。全盘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给中国社会造成巨大的危害,或者最深刻的文化上的伤害、精神上的伤害,就是有太多的中国人不把人当成人。

吴有水

律师分级,其中包藏的祸心就在于逼着律师不是依法去维护当事人的权益,而是拼命地去维护与有关部门的关系;不是让律师去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而是让律师去不断提高自己的勾兑水平。最终的结果,是在法庭上律师不再为当事人的利益据理据法力争,而是与公、检、法、司沆瀣一气,配合表演。

人物报道

马萧

追魂:本名刘进兴。2011年,因策划“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被刑事拘留一个月,罪名为“寻衅滋事”。2012年,因与其他艺术家一道举牌抗议劳教制度,被刑事拘留一个月,罪名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2014年10月,因声援争取“真普选”的香港市民,遭到逮捕,被羁押九个月零两天,罪名为“寻衅滋事”,2015年7月,以“不予起诉”为名获无罪释放。

思想争鸣

胡平

统独之争这道难题到头来很可能是出给未来的民主政府的。恰恰是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开始民主转型之后,独立问题即分离问题才更可能成为一个十分现实的严峻问题。

胥志义

显然,对一个国家来讲,如果原来的体制不行,要改革,应尽量避免渐进,尽量缩短改革的时间,以尽快建立一种新的秩序,使社会进入稳定。怎可确定一个长期渐进的方略,使国家管理和社会长期处于一种不确定状况?

人权信息

中国人权

11月18日,在联合国此次审议中国遵守《禁止酷刑公约 》情况的第二天会议上,中国代表团以其惯用的娴熟方式来回应禁止酷刑委员会专家提出的具体问题:列出长长的、文不对题的统计数据;列举官方的法律法规;在描述实际做法时大而化之、笼而统之,没有衡量进展情况的标准或基准;并强调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以此作为其信息不全或制止酷刑措施不够的借口。

中国人权

2015年11月17日,在日内瓦,40名中国政府的代表面对联合国独立专家,就中国执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情况接受了3个小时的尖锐提问。专家们提出的案例包括高瑜、刘霞、曹顺利和一些律师。委员会还重申了其要求提供24名藏人信息的要求——委员会在2015年6月的问题清单中提出此问题,但中国在回复中未提供任何信息。

中国人权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中国人权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