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不虚此行
——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八十四)

野靖环

(接第169期

奥运结束以后,才决定让来丽英长期留在九大队了。她开始背《记分许可证》的47道考试题。

她开始学习之后,笑容渐渐地少了,总是愁眉不展的样子,坐那儿看一会儿题,就使劲地揉眼睛、揉太阳穴,用拳头敲脑袋。

代元元问她:“背多少题了?”

她说:“我实在是记不住啊,我头疼得很厉害。”

她整整背了2个月,终于考取了《记分许可证》。她的脸明显地瘦了,我想: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呀?但是,不光是吃东西的问题,还有减期的问题,不这样一关一关地考完,就没有减期的资格——2年6个月的罪怎么受啊?

为了晋级、考黄牌,为了减期,她又开始学习了。

像她这种患脑血管疾病的人,学习是太痛苦了。终于,她支撑不住了,她全身抽搐,晕倒了。

大夫来了,给她量量血压,听听心脏。

她在床上整整躺了3天。第4天,她下地了;一旦能下地,就必须坐一天,不许在床上躺一会儿,不许在桌子上趴一会儿。

她3天没吃饭,看见她坐在小椅子上的样子,完全像一滩稀泥,头根本抬不起来,一直耷拉着。

过了2天,叫她到小医院去看病。我看见她从二班出来到大厅这5米的距离,腿迈不开步,脚也拖着,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拐杖上,挪几步就靠墙站一站,喘着粗气;再走几步再站一站。

她已经2个月不发接见信了,就是因为走到接见室这一段路太艰难了,走到那里就累得说不出话了。她因为走不了路,连见亲人的机会都放弃了,可是,却不得不艰难地走着去医院。

队部的门口放着一辆崭新的轮椅,那是给外人看的,从来没给残疾人、重病人用过一次。

来丽英终于回来了。

她被两个人拖着到大厅,想把她放到小椅子上,但她怎么也坐不起来。突然,她的身子往后一仰,全身挺直,抽搐起来。

又是用褥子把她拖回了二班。大夫没有来。

几个人蹲在她身边,有的掰她的手指;有的弯着她的腿;有的掐人中。

过了好长时间,来丽英的身体放松一些了,她躺在地上,眼泪不停地往外涌。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流眼泪。我的眼泪也止不住地流出来,围着她的人都在流眼泪。

已经是11月中旬了,地下太凉了。我隔着门上的玻璃朝那几个人比划着,她们明白了我的意思,把来丽英扶起来,让她靠在写字台的头上坐着。

突然,来丽英“哇哇”地失声痛哭起来。她实在是压抑不住内心的痛苦了,只有用哭声、用眼泪把自己的痛苦发泄出来。

我也让眼泪尽情地流着,也冲刷着我的痛苦。我也不怕被别人看见了,这个阶段也没有人管我了。

来丽英痛哭着,嘴唇哆嗦着,全身颤抖着,突然又抽搐起来,身子一歪,又昏过去了。

我拉开北二的门,朝着二班说:“把她抬到床上去吧,地上太凉了。”

来丽英又在床上躺了3天。当我再看到她时,她的脸已经完全变形了,肌肉全部垂下来了。

离被释放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对自己也放松了许多,因为其他队长巡筒时根本不往北二看。今天不是杨亚楠值班,中午也没有队长巡筒,我闭着眼睛坐在小椅子上,靠着乒乓球台,迷迷糊糊地想睡觉。可是小椅子的靠背太窄,总是硌着腰,于是我把右腿搭在左腿上,感觉舒服一些。

没想到,还是被监控看见了。杨亚楠气势汹汹地拉开门就喊:“野靖环!你这个老流氓!你怎么坐着呢?!”

我怎么也想不到她能骂出这样的话来,我气愤急了:“杨亚楠!”我直呼她的名字。

叫队长名字是罪大恶极的,以前我跟别的队长说想找“杨敏队长”都不行,被开了6个小时的批斗会。

“什么叫老流氓?我这样坐着就是老流氓吗?老流氓是什么意思?老东西是什么意思?老屄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们警察的语言吗?这就是九大队的文化吗?”

她一脚把我的小椅子踢出去很远,发疯似的喊:“你给我脱衣服!”

我愣住了:“脱衣服干什么?”

“我搜身!”她的眼睛放射着凶光。

“你凭什么搜身?”我也喊起来。

“我这是清监!”她喊。

“你公报私仇!”我喊。

“这是我的权利!”她喊。

“你滥用职权!”我喊。

她不喊了,一伸手把我的上衣扣子全部撕开,就扒我的衣服。我两只手揪着前襟,不让她脱下去。

她又揪开我的裤子扣,就要脱我的裤子,我又赶紧抓住裤腰,往上提着裤子。我使劲喊着:“杨亚楠,你一个人想给我脱衣服,你办不到!把你们的警察都叫来!”

她喊叫着:“我一个人就行,我用不着别人。”

我不能有进攻性的动作,只能被动防御。挣扎之中,我觉得她似乎也收敛了一些,没有强行脱下我的衣服。她人高马大的,推拉着我来回转,就像推拉一只猴子。她把我的内衣掀起来,在我的肚子上、后背上乱摸。

她把我兜里装的卫生纸掏出来,狠狠地揉成一团,扔在地下,又从乒乓球台后面拿出我的半截信封,把纸片抖落了一地。

这一次,彻底暴露出了她的凶狠。

(未完待续)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0期  2015年11月13日—2015年11月26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