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纪念“六四”

丁子霖

连儿在婴儿期没有得到充足的营养,致使在成长过程中一直体弱多病。小孩子总喜欢吃一些零食,但他十岁前仅有的零食就是4角8分钱一斤的动物饼干;有时嘴馋了,奶奶就塞给他一个小碗,里面盛着用配给的麻酱加白糖、开水调成的糊状物,他也就很知足了。

丁子霖

大夫临床经验丰富,我只见她不慌不忙地拿来一管长针,往小家伙的脑部深扎进去,又迅速拔出针来。他哇的一声哭出来了。这声啼哭标志着这个小生命终于降临到了这苦难深重的人世间——尽管他是那么的不情愿。他出生的时间是1972年6月2日傍晚6时25分。

尤维洁 郭丽英

1989年6月3日晚上,李德志骑着自行车离开学校,走到复兴门时,遭遇戒严部队向人群疯狂地扫射,他腹部中弹被市民送到医院,已经没有办法抢救了。

尤维洁 吴丽虹

1989年6月3日夜,中国人民大学86级工业经济系学生吴国锋携照相机骑自行车离校,遇难时后脑中弹,倒地后,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长的刀口,双手手心留有明显刀痕。

丁子霖

我仍在修路队干活,整天与沙子、石头打交道,尽管脸上被暴晒得赭红赭红的,全身上下经常被浸泡在汗水之中,我的心情却是愉快的: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家,开始了新的生活。

肖宗友

“我不害怕,我完全赞成我们历年提出的三项诉求,要求政府尽早解决这件事件,不要回避,不要拖下去。我们失去孩子的父母年纪越来越大,自己孩子被打死的事,始终压在心里。我们要求共产党在我们有生之年,还我们的孩子一个公道。”

尤维洁 郭丽英

“‘六四’大屠杀事件,在全世界公认的就是犯罪!因为我们这些孩子,我们这些死难家属都没有拿着枪,没有搞什么反革命活动,孩子们被无缘无故地打死,我们这些难属被监视起来,这不是向人民开刀吗?这是屠杀我们,这是共产党向手无寸铁的人开枪,我内心很不理解。”

尤维洁

我默默地站在陈永廷的墓前,按照中国的习俗向他三鞠躬,为他致哀:陈永廷,你安息吧,我站在这里,是代表天安门母亲群体所有成员向你致哀。你的年轻的生命不会白白逝去,我们会和你的兄弟们一起,替你和你已去世的父母亲,以及当年在“六四”大屠杀中所有死去的遇难者向国家讨回公道,找回尊严,伸张正义。历史永远不会忘记你。

丁子霖

按理说,只要我俩你情我愿,办理结婚手续是不成问题的,因为双方都符合婚姻法的规定:蒋已与其前妻离婚,我的前夫已于三年前亡故。然而,这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落在我的头上竟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

尤维洁 吴丽虹

赖运迪说:“我们不是反政府,我的孩子被无缘无故地打死,我要为我的孩子向政府讨一个公道,还我的孩子一个清白,要求政府向我们道歉,给予赔偿。我过去因为胆子小害怕,不敢签名。这么多年,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现在,我想通了,不再害怕下去,我应该参加签名。”

丁子霖

二十五年了。母爱是永恒的,但我的儿子死了!在他惨遭杀害后,我这样计算着自己的生命:连儿离去半个月……一个月……一年……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到今年已经整整二十五个年头了。

尤维洁 吴丽虹

在六部口,采用毒瓦斯摧残人的神经,再用坦克去碾压毫无反抗能力倒在地上的人群,这样一种集体灭绝,实在是令人发指,是可忍、孰不可忍!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的军队、下令用坦克碾压群众的命令者及执行者,都将会受到人民的审判,历史是公正的。

丁子霖

从今日起,我们将陆续献给读者的这批“六四”难属《探访纪实》,是一篇篇血和泪凝成的文字。这是在目前大陆的现实环境下,天安门母亲群体能够献给逝去亲人的最好纪念。

丁子霖 蒋培坤

今年发表致“两代会”公开信时,难友们悲伤地不得不把一向为大家所尊重的杜东旭的名字从信末签名行列中移至下面已故难友行列中去了——他于2013年11月7日离我们抱憾而去,终年86岁。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六四”过去25年了;但在中国,这一事件仍不能提及,黑暗依然掩盖着鲜血。可以说,如果“六四血案”一天不得昭雪,中国大地就永无光明和公正。为纪念“六四”25周年,《中国人权双周刊》受“天安门母亲”群体委托,推出《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25周年专辑》。

吴仁华

当年作者和刘苏里同是政法大学的教师,他们共同组织学生参加了“八九运动”。“六四”镇压后,前者流亡海外,后者入狱。22年后,他们在美国重逢。本文详细记述了他们当年参与“八九运动”的经历。

刘水

八九民运不应该仅仅作为一次历史事件而存在,应该随着社会趋势达致反抗精神和价值观传承。而此,需要更好地利用现代传媒,披露真相,深入反思。

胡平

如果不是六四镇压,腐败不至于到今天这般恶劣,贫富差距也不至于到今天这般悬殊。如果中共早些时候就开放民主,纵然某些权势者一度获取了较多的利益,民众还不难予以包容。可是他们血腥镇压民众,同时又掠夺巨额财富,这如何能让民众包容呢? 

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一如既往。只要这个群体存在,抗争就不会停止;只要有抗争,“真相、赔偿、问责”这三项理念,就依然存在,不会放弃,也不会改变。

丁子霖

2011年,天安门母亲群体有六位难友先后病故谢世,是历年来走得最多的一年,令人悲痛难捱。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