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时政述评

何清涟

广东韶关的“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却在新疆乌鲁木齐酿成了一场死伤惨重的民族冲突。事件起因有各种版本流传,最后中国政府却以英文向海外通告(这则消息无中文通告),这只拥有巨大能量的“蝴蝶翅膀”原来只是韶关旭日玩具厂一位汉族青年女工的一声尖叫。这则消息不公布还好,公布之后只让人看到这个“和谐社会”的极度脆弱,不仅官民之间缺乏互信,民族与民族之间也同样缺乏互信。

若要深究造成民族矛盾的原因,则必须检讨中国当局的少数民族政策。我曾于1999年与2000年的夏天两度去过新疆,其中有一次正好是热比娅被捕之后不久,维汉矛盾与疆独问题那时正是新疆的干部与知识分子群体热议的话题,加之我有心了解,因此对维汉矛盾的由来有了比较多的认识。

一、“超民族政府”与维汉两族构成的三角政治关系

在美国,如果与维族青年在会议上相遇,大都知道如果要以“新疆”一词称呼他们生长的那块土地,会遭受纠正或者抗议。维族青年会告诉你:那块土地叫做“东突厥斯坦”。

王军涛

7月5日发生在中国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暴力事件震动了中国,也牵动了世界。对这场悲剧,各界作出了不同的反应和解读。从政治学角度看,追问的问题是了解人们认识深度的一个重要指标,反应了人们的政治智慧和道义水准。在自由民主国家,当惨案发生后,在司法机关查处刑事责任的同时,社会专家和民意领袖会立即讨论事件的原因和对策。“七五”惨案发生后,人们热烈争议两个问题:第一,什么是导致这场悲剧冲突的决定性原因?第二,中国应该怎样面对这场悲剧?当我思考这两个问题时,心中就盘绕起一个追问:这起灾难与《零八宪章》的关系是什么?

何清涟

中国今年有超过一半的省份出现了高考人数减少的状况,而此前也早已出现重点高校农村学生比例逐年下降的情况。综合解读这两大信号蕴含的信息,对了解中国未来的走向至关重要。

胡平

在今年“六四”前夕,香港的新世纪出版社推出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改革历程》这本书内容非常丰富,很值得我们深入解读。这里,我谈谈其中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问题。

我们知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种提法是写进了1987年中共十三大政治报告的,并一直沿用至今。那么,当年担任总书记的赵紫阳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提法呢?在《改革历程》一书里,赵紫阳是这样解释的。赵紫阳说:“几年来实行这一套改革开放措施,说到底,就是对五十年代以来开始实行并日益强化的大一统的计划经济、单一的公有制、单一的按劳分配方式的否定和修正。”

张裕

6月24日,新华社电讯称:“据公安机关侦查掌握,近年来,刘晓波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对刘晓波立案侦查,2009年6月23日经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经初步审查,刘晓波已对公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胡平

八九民运是不是反对共产党?这似乎是个两难的问题。

如果你回答“是”,那岂不是说,从运动一开始,李鹏、陈希同就把运动定性为反党是合乎实际的吗?那岂不是说,按照邓小平指示写成的4•26社论是合乎实际的吗?那岂不是说,学生否认他们反党,要么是撒谎(或者说策略)、要么是被一小撮幕后操纵者所蒙蔽利用的吗?那岂不是说,赵紫阳在民运期间以及后来的录音回忆中坚持民运不是反党的说法,要么是天真是无知、要么是权谋是欺骗吗?

如果你回答“不是”,八九民运不是反对共产党,如赵紫阳在他的录音回忆里所说“多数人是要我们改正错误,而不是要根本上推翻我们的制度”、“许多外出的民运分子都说,他们在‘六四’前,还是希望党往好处改变。‘六四’以后,党使他们完全绝望,使他们和党处在对立的方面”,问题是,一场发生在共产专制下的民主运动,不反共产党是可能的吗?不反共产党的运动还能算民主运动吗?例如4·27大游行,游行队伍打出的一个口号是“拥护共产党”——这还能算民主运动吗?

何清涟

《瞭望》杂志6月1日发表文章,声称“美国霸权衰落与自由主义式微,导致全球乱象丛生,世界不断沉沦”,要“以‘中国主张’推动和谐世界”。

“中国主张”之说,让我想起了去年12月20日21日北京大学举办的“人民共和国60年与中国模式”学术研讨会,那次会议的重心是要从理论上为缺民主、无自由的“中国模式”赋予政治合法性与道义正当性。“中国主张”则比“中国模式”更进一步,即要将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推广到国际社会。

在《瞭望》发表这篇“以‘中国主张’推动和谐世界”的同时,全球各地正在举办各种活动纪念1989年民主运动20周年,政治民主这一话题不可避免地成为纪念活动的主诉。巴黎于6月4日举行的那场纪念活动,题目就是“天安门事件20年后:中国民主在哪里?”不幸的是,目前在中国这块大地上,不仅民主无处寻觅,民众那点可怜的活动空间还将进一步压缩(6月11日《瞭望》发表文章称,中央综治办主任陈冀平宣布,要将“奥运安保模式”即发动群众充当“志愿告密者”推广到全国)。可以说,从1919年“五四”运动前后“德先生”登陆中国以来,它目前在这块土地上遇到的阻力仅次于毛泽东统治中国的28年。

本刊特约评论员

2009年5月13日晚,中国大陆律师张凯、李春富在重庆市江津区办理案件过程中遭遇警察的非法拘禁和暴力殴打。据被打律师张凯、李春富与证人江宏、江平、江宏斌、夏步初等公布的相关情节,原由及过程如下:

2008年5月13日,重庆市江津区66岁的地税局退休职工江锡清因修炼法轮功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后被处以劳教1年,关押于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其妻罗泽会也于当天被拘留,后被判刑8年。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