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
——公民“维权日”遭遇“维稳”大截访

牟传珩

2016年全国“两会”前夕,正当网上借鲁迅笔下“赵家人”指代当今中国的“权贵集团”,以及公民维权运动风起云涌,群体事件烽火连天之时,北京迎来中国公民“维权日”。

“赵家人”以“维稳”名义大截访

1月10日,全国各地访民,集聚北京,抱团取暖,群体维权,可谓意义重大。这次访民集体上访,是元旦上千访民到国家信访接待单位请愿以来的最新一次群体维权活动。然而,这次访民集结,却遭到众多头顶共和国国徽的警察以“维稳”名义的国家大截访。北京“赵家人”警察群体出动,集中在信访局门口,见访民就抓,陶然桥上警察将访民抓到一辆辆公交车上,然后整车人拉走。由此可见,“赵家人”警察,已把维权百姓作为对敌战役来打。中纪委附近一公里范围内,交通被限制,车辆不能进出。上午9点,一些访民一到现场,就被强行带上大巴送去公安局,而其他的访民则被立即送往久敬庄,成为2016年开局以来,北京最具震撼力的公共事件,引发国内外舆论高度关注。

继秦永敏、刘兴联失踪之后,注册中国人权观察的代理秘书长、江苏高邮籍的徐秦,1月8日在北京“被失踪”。有访民称,徐秦是在北京南站与访民维权人士聚会、商讨10日在北京集体上访时被警察带走的。近年来,在中国上访现实中,演绎出多少充满血泪的生动情节,访民们大多遭到过程度不同的刁难、辱骂、罚款、抄家、批斗、追捕、关押、劳教、起诉、判刑,特别是被失踪等迫害。近日,备受诟病、令民间深恶痛绝的“法制学习班”(黑监狱、洗脑班)再度引起聚焦,民间出台一份有关的调研报告,揭露“赵家人”以“维稳”名义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肆意践踏法律。这份民间报告称,光无锡一地就有100多处的“黑监狱”,有近千人次的访民被关过黑监狱,报告初步总结了法制学习班的十多个特征,包括:“招生方式”——绑架、诱骗、传唤;无任何手续;无固定期限;不告知家属;办班地点保密;没有通讯更没有人身自由;受刑讯(酷刑)逼供;殴打、体罚、虐待、侮辱、恐吓、威胁;下药投毒;强迫(胁迫)交易等。

“越级上访”已成打击重点

前年4月15日上午,习近平在主持召开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时强调,要增强忧患意识,保证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这次会议,标志着习近平主导国安大局,对内高压维稳直通模式正式启动,并立竿见影地呈现出新动向:国家信访局随风下达了关于包括“不受理越级上访”等“六个不受理”文件,即《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这是当政者拒绝涉讼上访后,又一旨在打压公民维权举措,标志着“赵家人”用正式行政法规,规定不准百姓越级告状喊冤,导致全国上访形式进一步恶化。


中国社科院曾专门对“越级上访”问题完成的一个调查报告,引起了各方的强烈关注,该调查显示,实际上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只有2‰;有90.5%的是为了“让中央知道情况”;88.5%是为了“给地方政府施加压力”。正如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应星撰文所言,“信访制度充满了悖论和矛盾。一方面,国家一直强调要打破官僚主义的阻碍,不能对正常的上访群众搞拦堵;另一方面,国家又一再要求把各种问题解决在基层,要尽量减少越级上访、集体上访和重复上访”。

百姓对“赵家人”上访制度已经绝望

中共建政之后,为了维持统治,一方面认识到需要有一个气孔来发泄压力,因而需要有《信访条例》,承认公民上访的合法性;一方面却又视群众上访为“洪水猛兽”恐惧害怕,特别是集体性越级上访事件,于是便在政策措施上压制上访,要求地方政府包干杜绝越级上访,重点防范集体上访,并与他们的政绩挂钩,“坚决打击越级上访”等标语在大陆随处可见。由此就必然导致地方政府把上访视为闹事,用意识形态加工成“敌对行动”予以打击,甚至借助国家暴力机器强力镇压。这便迫使上访者面对贪污腐败、公权滥用、税赋盘剥、社会不公等现实,要么彻底认命服输,冤沉大海;要么与“赵家人”立场对抗到底,甚至鱼死网破。

当前,集体上访、群体上访、越级上访、进京上访案件增多,组织化倾向明显,许多人多次进京上访,且具有突发性、对立性、倾向性的上访案件增多,采取的方式增多:围堵法院、市委、市人大、市政府机关大门,被认为是“威胁信访人员的安全,严重扰乱了信访秩序和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要予以打击的;采取静坐、静卧、扯横幅、穿黑衣、海外拦截领导车辆等方式上访,被认为是要重点防范的;扬言要采取自杀、爆炸、伤及他人人身安全等手段进行上访的;还有采取自焚、自杀等极端行为的。这一切证明了中国百姓对“赵家人”上访制度已经绝望。

“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

去年7月9日前后,中共当局对大陆死磕派律师群体开展大规模围剿,全国受到牵连的人数达到200多人,包括上访维权人士。现在许多失踪律师与维权人士已历时半年之久,仍无消息,也是当今中国民众上访的事由之一。当下,“越级上访”这一百姓“出气管道”已被制度性堵死,致使“赵家人”的“信访制度”走向了中国特色政治制度设计原理的反面。

其实,在正常的法制社会里,公民的维权完全可以通过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方式来表达请愿诉求。这本来也是中国现行宪法规定了的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然而,中国特色就特色在对这些公民权利,形式上规定而实质上否定,迫使公民不得不统统拥上信访这“华山凶险一条路”了。今年新年开局,全国公民“维权日”,上访集结再次遭遇官方以“维稳”名义的大截访,更意味着这唯一一条路也被杜绝,也反证了“赵家人”自己正把自己推向一条绝路。

正如当下网上流行的王朔《新年祝福词》:“我承认中国当前的最大问题是稳定,但如何实现这个稳定,你们的思想走偏了。打一个比方:你骑在别人脖子上,体重越来越重,还不停地大小便。嚷嚷下面扛着你的人‘稳定’?实现稳定非常简单,简单得让你吃惊: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5期  2016年1月22日—2月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