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人物报道

廖亦武

李必丰是名不见经传的诗人、小说家、六四政治犯、作者在中国四川监狱的牢友。他先后两次被判刑,总共坐牢12年,200多万字的手稿被狱警搜缴大半。他至今仍坚持无望的地下写作。

黄秀辉

 “真正的历史人物,他的影响应当以世纪来计算。”这句话也可以放在方励之的身上,他不必带着被遗忘的遗憾去见上帝和爱因斯坦。       

北明

当此2012年“国际女性节”之际,谨以此信献给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在极权与暴力中,你是男人们承受苦难的力量源泉;在拜金与虚无中,你是中国诗意与高贵的标志。

肖维

当今中国社会的本质是“权力资本主义”。权贵阶层垄断社会的核心资源,掠夺社会发展的成果。肖维以漫画艺术手段,尖锐抨击中国时弊,捍卫和倡导民主、自由、人权、宪政。

欧阳小戎

以陈西为首的贵阳持不同政见者,在中国的民主潮流里,拥有最坚定的品性和最精诚的团队。他们今日仍淹没在这贫困而杂乱的城市,然而终有一日,人们会满怀着敬意注目于他们。

陈子明

一个是学习的模范,一个是斗争的模范,一个是团结的模范,这就是我们要向何老学习的三个方面。

张剑荆

何老一生受难,作为一个革命党的成员,他并没有享受到革命的果实,一直被踩在脚下烂泥里。他人格非常顽强,为人非常之好。他有中国古代圣人的品质。

崔卫平

何老是一个特别有灵气的人,不仅是才气,是灵气,他顽童的一面也是灵童的一面。这个人思想特别通透,心灵特别通透,心里好像有一面光闪闪的镜子,能够照亮周围一切。

丁东

把何家栋定位为思想家是非常正确的。何老今天能出书是历史的安慰。何老为人非常低调,保持平民本色,但我觉得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历史人物。

姚监复

我们这个朝代难道要成为一个思想上太监化的时代吗?我们需要战士,需要英雄,何家栋就是这样的人,知识分子应该学这样的人。我们不能委身为奴。所以何家栋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于浩成

我们作为与何家栋一样志同道合的自由主义者,尽管受到当局百般打压,严禁我们发声,可是我们还是理所当然地追随何家栋、李慎之、刘宾雁这些先行者,义无反顾地继续走民主宪政的康庄大道。

陈子明

“何家栋先生逝世五周年暨何家栋文集首发式”会议于2011年11月20日在北京召开。会议由陈子明、铁流、吴小军发起,参加会议的有何家栋先生的夫人陈蓓女士及子女,何家栋生前好友、同事和社会各界人士。

梅兆赞

金钟先生发表了他的新作《毛泽东情人自白录》。与之呼应,该文提到的英国记者梅兆赞先生也在英国《旁观者》(Spectator)杂志上发表文章,记述了他和金钟与陈惠敏的见面。

裴桑

讲述人:阎宗裕(75岁)

采访、整理:裴桑

地点:忠县香山宾馆

采访时间:2006年9 月22日

我1950年和余长远结婚(按:余长远,忠县民族资本家,民国时期创办“永顺长”酱园厂,即今忠县酿造厂前身),当年上半年就开始征粮,首先是上“正粮”,其次是加征,第三是“黑贴”(音),这几次把家里的谷子都收干净了,还有小春(即麦子)也收缴完了。当时有催粮队,一来就住在家里,一日三餐要供他们吃。

廖亦武

(续第57期)

我与冉云飞在酒桌上曾多次讨论中国正走向黑社会的问题,我们都感到不寒而栗。政府是最大的黑社会,见风使舵的商人们,为利益的最大化,向政府黑社会靠拢,或自己以黑社会的形式和手段,对付竞争对手,对付麻烦制造者。而流动进城的农民工,为生存而打拼,往往拉帮结派,形成初级的底层黑社会。潜规则无处不在,可公义在哪里呢?追求社会公义的知识分子的出路在哪里呢?为报仇雪耻而手刃六名警官的杨佳,为抵抗暴力拆迁而自焚身亡的唐福珍,为寻求大地震真相而入狱的谭作人,还有众所周知的师涛、胡佳、高智晟、郭飞熊、刘贤斌、邓玉娇——冉云飞一再深入到这些受害者的经历中,却不明白自己的出路在哪里。他曾幼稚或侥幸地想,被黑社会对付的命运,不会降临到自己头顶——如果在国际上,至少在作为第四媒体的网络上拥有较大的知名度,当局在整治时,将会有所顾忌。

廖亦武

冉云飞失踪了。

很奇怪,自1980年代我们认识,他还从来没失踪过。可眼下,他的手机和座机都不通了,令人纳闷,就想亲自跑他家看看。不料我的一只脚才跨出门,电话响了,紧接着,两辆警车嘎吱停靠楼外,几个警察,抽着烟,在底下无比深情地仰望。我只得骂骂咧咧地龟缩回屋,吹一段洞箫,平息起伏的心潮,再继续写德国人特约的《中国人的生存之术》。

王藏

“你这憨厮儿不识时务,连吴玉琴写的做的都要算在你头上,再判你十年二十年看你娃儿乱跳!”

“老子们手段多的是,给你打针傻针让你余生当个傻子,长点见识!”

“哪天弄个小姑娘脱光衣服关你们一起诬陷你强奸,我们在旁摄像取证!……”

今年“六四”前夕,阴雨淅沥。5月30日晚11点50分,衣着单薄的廖双元来不及加件外衣,就被贵阳市市西路派出所王教导员率领的数人在离廖双元家数百米远的大西门强行带走,当晚就送到贵阳市“林城小碧度假村”非法软禁。6月7日上午9时,市国保5名警员到了“林城小碧度假村”,对廖双元进行了非法审讯。其间,国保人员恶意十足,磨牙利爪,再次对被囚黑屋的廖双元展示黑帮风采。

严力

在纽约的生活遭遇确实与无根有关,也就是新移民的一些生活情节。但是有朋友就是不一样,我和艾未未的共同朋友斯仲达,是最早来北京大学学习中文的留学生之一,早在1981年,他在北京因为爱好现代艺术而联系上我,经常背着两瓶青岛啤酒从北大骑车到我家里来聊天喝酒,并且交往至今。他在1983年从北京回美国之前,去了青岛啤酒厂,说要把青岛啤酒推向美国市场。在获得了在美国的销售权后,他也是骑车把青岛啤酒送进纽约的一家家中国餐厅,让他们试喝,后来逐渐被接受,销量急增,几年后他又带人回青岛改装生产线,提高质量包装等等,就此青岛啤酒一直稳稳地占领了美国的华人市场。

1992年年中,未未因为父亲身体不好,准备回国,但是这么多多年积累下来的画,需要有地方储存,因为那时候并不知道回国探望父母后的情况会是什么样的,能否在中国发展也是未知数,所以也不敢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回去。我替他向斯仲达提起这件事情,并说我自己也有一些大的画作也想存放。斯仲达说他可以问问他父母那里是否能存放,结果是没问题。因为斯仲达是我在美国最好的兄弟,他的父母也把我当儿子看待。1987年我在纽约创办《一行》杂志时,未未和斯仲达也都是创办成员,斯仲达的父母还特意从纽约上州前来参加创办Party。

张博树

赵紫阳曾经是一个传统的共产党人,经过文革炼狱和六四,又经过软禁期长达十数年的反思,逐步否定“专政”意识形态,最终认同宪政民主,这个转变过程是艰难的,又是辉煌的。

1989年6月23日,赵紫阳在批判他的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做辩护发言,其中谈到:“多年来,在经济改革上,我是积极的,大胆的,但在政治改革上,我一向持谨慎态度。我也曾自称是‘经济上的改革者,政治上的保守者’;近年来,我思想上有了变化……”。这个叙述是诚实的,大体概括了赵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真实思想和认知状态。

胡平

在六四22周年前夕,香港晨钟书局推出一部纪念与研究赵紫阳的文集《赵紫阳的道路》。

文集收录了蔡文彬、鲍彤、严家祺、冯崇义、丁东、陈子明、吴国光、辛子陵、张显杨和我共10位作者的文章。正文之前有本书主编张博树写的一篇长长的导言。

这部文集的作者都是八十年代的过来人。其中,有赵紫阳的部下、故交,也有研究中国转型问题的学者,有体制内的老共产党人,也有海内外的民间反对派人士。当初,他们大都曾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深度地参与了当年的改革。在这部文集里,这些不同身份的作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赵紫阳的经历与思想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并引申或发挥出不少精辟的观点。

此外,有几位作者和赵紫阳有着多年的工作关系或朋友关系,对有关赵紫阳的一些有争议的事情相当了解,给读者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澄清或说明。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