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文化之角

孟浪

29年前,1981年2月,上海,时令是刚过完中国新年不久,还差半年才到20周岁的我当时是一名大三学生,我和我的两位高中时期的同学正一起开始策划创办我的诗人生涯中的第一份文学杂志《Mourner》(《MN》,中文取“送葬者”之意)。创刊号,16开大小,只有23页,6月份出刊,铅字打印,我记得印了 60份。

这份杂志的这一期封面上有一个专辑名,中文是——《形象危机》(Image Crisis)。确实,我们的作品、我们的作为,它是那个时代的中国从社会价值体系到自我价值认知同时发生崩解与再建前后“形象危机”的表征,也是我们作为那个时代的觉醒者、叛逆者、送葬者最初的“身份认同危机”症候群的体现。

肖望


走进现代化装备的动物园
我没有发现以龙命名的国宝
但发现了以政治命名的熊猫
蒋亶文

生活是可以被想象的吗?当然,只要你对生活还有向往,我们就无法抑制对生活的想象。通常来说,能被我们想象的一般都是美好的事物或状态。比如对于生活,我们总乐意它是自由的、温暖的、能在不经意间给我们欢喜和感动的;对于他人,我们总希望初识便如重逢,朋友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对于社会,我们也期盼着公平和正义能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伸手就可触及。但这些想象,又有多少是可以被实现的呢?这才是一个问题。

余世存

父亲去世后,朋友们一直希望能看到我的文章;我把父亲放在心中,沉默多年。直到今年四月,母亲也走了,我生命的源头似乎跟着完全消失了。在卜居的乡下小院,我鼓起勇气写下“安魂”两个字,开始回忆我的父母亲。但回忆未完,母亲“百日”未到,我就到底层流浪,跟道士、村民、重走江湖路的商人、和尚、护林员、向国庆献礼骑车环游的退休工人、驴友、求签者、古董小贩、一无所有的老外、信仰者们……一起生活了四个月之久。当我回到栖身之地时,几乎临时举意:我得先跟人讲讲我的母亲。

李劼

一、历史记忆大于人文想像

以《真实的谎言》和《铁达尼克》等商业大片令世人瞩目的好莱坞导演卡梅隆,这次以3D科幻巨片《阿凡达》,一举摘下金球奖;十几亿的票房,又刷新了《铁达尼克》的赢利,从而再度名利双收。该片巨无霸式的高科技昂贵制作,让全世界的导演望洋兴叹;不要说两岸三地华人导演,即便是欧洲名导也做不出如此阔绰的大商家手笔。金钱和科技的优势,恐怕是好莱坞独霸电影市场的关键资本之一。

黄 翔

2009年12月3日,纽约举行首届“人权书展”。此次活动由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与莱特纳国际法暨正义中心(Leitner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w and Justice)合办,参与组织包括国际人权和作家组织自由之家、人权观察、美国笔会等。

张凯

第一次
如此地渴望牢房
那里散发着荣耀的光芒
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你在里面享受自由
我在外面备受煎熬

我知道
人活着不单单是靠食物
我却为食物日夜奔波

我厌恶了自己的自由
知道这种自由于我实在就是牢笼

如果享受自由
却在监视与冷漠中
这自由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
你们不是被带进了牢房
你们是勇敢地冲向了牢房
宁愿有尊严地进牢房
也不要屈辱的自由

我活着
如此苟且
我厌倦了这样的活着
厌倦了这样的自由

志永,今天才知道
你是一条真汉子
肩负着责任
挥一挥手

庄璐,这个小姑娘
为什么他们连你都不能放过
你娇小与柔弱
怎样面对铁窗的冷漠
你是否还有那飘零的爱情
和淡淡叹息的情愁?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