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基层选举为何每下愈况

胡平

推特(Twitter)上读到这样一篇短文:路过广场,看到一男一女两小学生背着书包坐在路边,面前摆了一堆零食。小男孩不吃,都是喂给小女孩吃的。突然小男孩对小女孩说:班长,我当小组长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小女孩满嘴食物,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

读完这篇短文,忍不住发笑,但笑后则是悲哀。小小年纪,只不过是为了当小组长,就知道请客送礼,行贿受贿,而且彼此都毫无愧色。我知道这不是虚构,因为类似的故事我已经听到很多很多了。7月21日中国《检察日报》发布一则报道:“海南:村委会换届一张选票1200元”。报道说,派驻乡镇的检察系统工作人员发现,海南农村村级换届选举存在请客送礼拉选票以及贿选现象。选票价格也已经从以前的10元、15元猛增到1200元人民币,而且贿选现象在有土地开发等大项目的村尤为严重。报道还说,当地的基层换届选举也受到了宗族和黑恶势力的影响。选举程序方面的违规现象也比较突出。

在中国,基层选举一向被中国当局当作“民主橱窗”,对外展示“渐进民主”的“正确”路线。所谓基层选举,一是指县区级人民代表的直接选举,一是指村民选举村委会。这两种选举都开始于1980年,到今天已经整整30年了。30年来,这两种选举都在原地踏步,没有提升,而且在品质上还有所下降,每下愈况。

基层选举的品质下降首先表现在越来越多的选民对选举越来越不感兴趣。北京社科院研究人员雷弢在《参与的逻辑――北京选民选举心态与行为追踪研究》(香港晨钟书局,2009)一书里,根据他们十几年来对北京地区选民行为的追踪调查研究告诉我们:“选民亲自参选率在逐届降低和厌选情绪在逐届增强;参选选民投票选择候选人的行为越来越随意,甚至刚投完票就忘掉自己选的是谁了的北京选民比例越来越高”。(P164)

造成选民对选举越来越不感兴趣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是个高度中央集权的大国,县区级人民代表的选举和村委会的选举层级太低,太无足轻重。用我在80年竞选北京大学海淀区人民代表时讲过的一句笑话,那无非是“由你还是由我来念中央文件的问题”,这样的选举自然提不起选民的兴趣。起初几年选民的热情很高,那是希望借此普及民主理念,树立榜样,积累民间力量,以便打开局面,全线推进。当这种愿望受到阻抑,当基层选举30年如一日原地打转,选民的热情自然会低落下来。记得8年前,我写过一篇短文“让我们不要再谈村民选举”。有人问我:你当年也是带头参与基层选举的人,怎么如今倒给基层选举泼冷水了?我回答说:此一时彼一时,区别就在这里。

其次,迄今为止,大部分地方的基层选举仍然是由官方一手包办,当局使用各种手段――从玩弄程序践踏程序到黑社会式的殴打绑架――阻止独立候选人的竞选和当选。以至于越到后来,越多的人认定“只有组织上信任的人才能当选”。再说,即便产生了真正民选的代表或村长,上边有一大堆专制的婆婆管着,选上了也难有作为。所以怪不得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基层选举越来越不感兴趣。

基层选举品质下降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贿赂的风行。在早先,基层选举是很干净的。这一来是当时的选民们对逐步推进民主有较高的期待,故而对选举的态度很真诚;二来是村委会和县区级人民代表的层级太低,没什么油水可捞。后来就变了。贿赂选民的现象是近几年才出现的,但发展的速度很快:发生贿选现象的地方越来越多,选票的价格越来越高。

是的,中国人重人情,讲究请客送礼。起初的贿赂都是以送礼的名义进行的,不好界定;不过越到后来,越是赤膊上阵。不错,贿选者花钱买官做,固然有追求名声和社会地位,赢得人们尊重的意图;但主要目的则是将本求利,换取物质上的好处。小小村官本来没什么油水,但遇上土地开发等大项目,油水就大了。这是村官。那么县区级人民代表又是怎么回事呢?买代表又是图的什么呢?在李凡主编的《2006-2007中国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实录》(世界与中国研究所,2008)一书里收有一篇黄志杰的文章“湖南衡阳私企老板曝贿选人大代表黑幕”,讲到了几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在买代表上花的钱,可以在选举上一级代表时收回来。“一些代表选上县代表的时候就花了钱,因此给市代表候选人投票的时候也要收钱,然后一些市代表在选省代表的时候也要收钱,而且信封里的数额也一级比一级多”。更多的情况是,买代表就是买关系。在“潜规则”横行的今日中国,关系是至关紧要的。按照这些私企老板的说法,“如果我当了代表,可以融资,在纳税之类的事情上也有很多好处,工商、公安就不敢随便找我们了”。有私企老板说,当了代表,“贷款可以不要担保,纳税可以减免,犯罪可以保护”。这种说法或许有些夸张,但有了代表的头衔,等于有了保护伞,在贷款、纳税和犯罪时能占点便宜却是肯定的。

“除了‘保护伞’,人大代表也被理解为‘敲门砖’,对一些企业老板来说,代表的身份最大的好处是有利于争取项目”。(P243)以上简短的说明足以使我们认识到,在当今中国,基层选举的品质下降、每下愈况实在是在所难免的;基层选举对于中国民主进程的意义也越来越小。我要强调的是,中国的民主进程根本不需要从如此基层的选举旷日持久地逐步升级,而眼下基层选举所出现的种种弊端却只有在民主进程全面展开时才能得到克服。不过,从这里我们并不应该得出结论,以为现在各地涌现出来的独立候选人不值得支持。恰恰相反,我们应该大力支持这些独立候选人。因为他们的竞选活动,具有普及民主理念、培植民间力量的重大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