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等您,边民兄弟

李化平(挪威森林)

“再不坐牢就没机会了。”——那年,挪威哥哥从拉萨到昆明,公民朋友在一起饭醉,席间有老有少(长者70好几了,少者是90后),聊到曹海波案件时,边民冷不丁来了这一句。我们放肆地笑,边民呢,很淡定。初次见面就投缘,算是一见如故。

边民是网络红人、意见领袖,属虎(今年54岁)。记得他做过新浪网云南总编(?)。作为媒体人,边民算蛮成功了,多少人梦寐以求也达不到这个高度。

我俩交结,源于“盛世恐龙”被吸毒,那是2010年底。“盛世恐龙”是个八零后,血气方刚,在天涯写博客,指名道姓骂人。到云南旅游,在昆明逛街,正逛着呢,就被抓走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却被强制戒毒2年。一个小老百姓,遇到这种名声很糗的案子,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年头,“公民守望工程”没出笼,法律援助、媒体声援还轮不到没知名度的网友。

昆明有位网友特仗义,不断在QQ群呼吁。(我与“盛世恐龙”在QQ群、天涯有过交流,当时观点很不相通)当时我就想:必须为“盛世恐龙”请律师,找外地律师,管它有用冇用,都要请,大不了我和昆明网友一起出律师费。光请律师还不行,要找媒体关注,最好是主流媒体介入。问题是,在云南,我俩无任何媒体资源。

那时在网上,边民、屠夫影响力非常大。事情出在云南,我就打电话给边民寻求帮助。之前,我们素不相识,也无人牵线。开始,边民有点犹豫,这个奇葩的国度,光怪陆离的事哪天没有,神仙也顾不过来。我就说,“盛世恐龙”被吸毒,在里面被暴打,太可怕了;恳请边民先了解一下情况。

昆明网友找到边民,他们一起去派出所、公安分局、戒毒所。之后,边民不断写文章,纸媒、网媒开始持续报道。感谢主,行政诉讼之后,受尽折磨的“盛世恐龙”,关了5个多月后奇迹般回家了……

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还有多少。各地网友,见过边民的应该不少。挪威哥哥希望您能讲出来,告诉文明世界:那个与官媒不一样的真实的边民;告诉国人:古道热肠的边民如何帮助他人、服务社会;请您关注为我们付出牺牲正在受难的边民兄弟。

2013年,“新公民运动”如火如荼,“公民同城饭醉”、“要求官员财产公示”次第展开。PX事件后不久,挪威哥哥和边民等公民朋友欢聚昆明。那是在一家傣家菜馆。饭醉过程中,我首次公开了《公民守望工程》文本:以可持续的方式,保证良心犯、良心犯家人有尊严的体面生活,一个城市认领至少一名良心犯,按月捐4000元,直到其出狱。回应是热烈的,昆明公民朋友当时就认领了北京王永红(“新公民运动财产公示案”北京十君子之一)。

“合肥安妮事件”之后,挪威哥哥在雅安救灾,之后流亡到云南,再后身陷囹圄。狱中两年,我天天为系狱同遭苦害的弟兄姐妹祷告,一个个名字数过去;唯独边民,我以为会躲过这一劫。

某种意义上讲,边民是天真的。他以为自己非常了解这个制度,能把握好分寸。他扳倒过公安厅支队长;通过调查躲猫猫事件,将几个渎职警官送上了法庭(边民一直引以为豪)。边民坚持认为,点名道姓骂在职高官,针对官员个人的反腐策略是安全的。他笑咪咪地告诉我们:自己在帮总书记反腐。

后来才知道,赵家人早已咬牙切齿,教训边民是迟早的事。去年8月挪威哥哥出狱,获悉边民在坐牢。他是2013年9月10日被带走的,晚我一个月。开始,他们找了个“虚假注册资本”的理由,这个罪名现在刑法里已经没有了。最后安的罪名是“非法经营”与“寻衅滋事”,判了6年6个月。不得不佩服,赵家人做的文宣也精彩,据说赵家为办边民案的法官颁奖了。明明白白的报复性镇压,异议人物、网络大V、意见领袖边民却成了“罪有应得”,不明真相的国人跟着起哄——这是怎样荒谬的时代。

我要说的是,你们赵家垄断了司法,垄断了媒体,不等于你们赵家就能够垄断真相。

在当今这个腐败社会,一个拥有如此巨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媒体人(2008年开始,边民即活跃于网络:躲猫猫事件、幼女事件、昆明PX事件等敏感重大公共问题,边民以他的勇敢、担当、责任心、能力,成功建构了自己的公众形象与话语权),如果边民同流合污、遵守潜规则,发财其实很简单。因为持续批评当局,边民选择自己创业。问题是,一流的媒体人,不等于能转型成优秀企业家。必须承认,边民兄在创业中难以避免犯了些低级错误……

这样的夜晚,敲下这些文字,忧伤阵阵。彩云之南,再艳的阳光、再净的蓝天,又如何洗刷赵家政权之滔天罪恶……

五华监狱里的我的边民兄弟,现在又要起床、点名、做苦工了。这样的日子,还有1433天吗……今夜,您可安好,我的边民兄弟……现在是凌晨6点差2分,天快亮了。

我的边民兄弟,等您的,不只是您的大双、小双,还有我、我们。

 

(边民:实名董如彬,云南省西双版纳人,1962年生。)

 

2016年4月5日凌晨于昆明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0期  2016年4月1日—4月1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