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从睁眼之罪到越洋要挟
——评海外时事评论家长平国内家人被人质

肖国珍

据报道:3月27日,“德国之声”专栏作者长平的弟弟和妹妹被中国大陆警方带走,他们被要求联系长平,让他停止发表批评中共的文章、撤回在“德国之声”发表的《贾葭失踪,睁眼之罪》一文、不再发表批评中国政府言论。此前,媒体人贾葭疑因“无界公开信”事件被失踪,后被证实是被警方带走调查。

长平的父亲和弟弟们被警方反复带走、释放,为的是让他们联系长平,“劝”其念及国内亲人,不要再批评中国政府。其间,其家人还被安排接受记者采访,发表批驳长平的“个人声明”。至目前,长平家人被取保候审,这意味着可以随时对他们治罪,当局以此作为筹码,要挟长平。

警方传唤长平家人的理由是,他们祭祖时放爆竹,烧了山林。但蹊跷的是,处理此案的是国保——政治警察,而非一般警察;再者,警方问询了诸多有关长平的事情,而长平离国多年,和此案毫无关系;最关键的是,警方要求他们,让长平删除《贾葭失踪,睁眼之罪》一文,并停止“攻击”政府。

此案让人震惊,但如果关注中国的情况,这似乎又是逻辑的必然。自习近平上任以来,种种迹象显示,中共当局持续强化极权统治,加强控制,大开历史倒车。其表现在:

政治上,加强集权,民权服从于党权,党权集中于中央,中央权力集中于习一人。对习的个人崇拜,甚嚣尘上,似乎回到毛时代。

意识形态上,公然反对普世价值,要求“七不讲”,禁止“妄议中央”,强调党媒姓党,强化“亮剑”。高瑜被抓被判,强拆教堂,打压香港出版自由而不惜越境绑架,均为例证。

以反腐之名行党争之实,由法律从未授权的机构——党纪委,越俎代庖,非法拘禁,私设公堂,禁绝舆论监督,打压民间反腐。

经济上,公然违背市场规律,警察入场“救”市,股市大起大落,无数股民一夜沦为赤贫。

司法方面,以“寻衅滋事”、“非法经营”、“扰乱秩序”等罪名,以言治罪,大抓维权律师、异议人士,及任何被当局认为是不稳定因素的公民。习执政三年,抓捕的良心犯超过了江、胡时代的总和。

电视认罪成了新常态,未审先“判”,央视新闻节目被讥为“认罪频道”。

在此大背景下,长平一案的发生也就“顺理成章”了。本案引起广泛关注,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两个原因:

一是,事关倒习公开信。

该公开信,在民主法治国家,大可成为民众饭后笑谈,甚至电台主持人的脱口秀;被嘲弄的国家领导人,也大可借此幽他一默说:“我作为总统存在的价值,就是保护人民骂我的权利,保护人民有让我下台的权利”。

然而,于前述的当下中国政治生态而言,该公开信的发表岂止不亚于天津大爆炸、深圳大滑坡,干脆就是令皇上震怒的谋逆之罪。这种震怒,导致了当局异常严厉的行动。那些只关心主子脸色与自身职位的官员,正好借此一表忠心,于是缇骑四出,大肆搜捕,继“看见一个信息,转告给一个朋友,就会被秘密绑架”的贾葭之后,长平及家人“中枪”。

有意思的是,当局的反应如此剧烈,导致民间社会的反弹与关注,超出了公开信本身。这未免不是当局的不智。

二是,事关中国管辖区域之外的言论出版自由。

长平作为知名媒体人,曾撰文声援贾葭,称其失踪系“睁眼之罪”。由于长平身居德国,中国当局鞭长莫及,只好将其家人扣作人质,以换取与长平谈判的筹码,其中居然包括要求外媒撤文!

对于在中国国内惯于傲慢到肆无忌惮的公权力而言,这一切,是自然而然的;但自由社会的人们,难免认为这过于富有想象力。

表达自由作为一种普世价值,本就超越国界,应当受到人类共同体的一致维护;现在,中国政府的魔爪,不只是伸向了中国境内的非行为人,也伸向了中国主权国界之外,这是对全人类自由与尊严的悍然侵犯与挑战。国际媒体、人权机构纷纷为此案发声,不只是由于他们对新闻自由的持续提倡、对人权侵犯的高度警觉,也是他们警醒地意识到:中国政府对新闻自由、表达自由明目张胆的公然侵犯,已从中国国内,延伸到海外。

若从法律角度分析:

长平亲友遭到警方广泛的调查、骚扰和威胁,警方强行将公民带走并实施羁押而未出具任何法律手续,无疑违反法定程序。

至于长平发表评论文章、接受采访等行为,是法律予以明确保障的表达自由;退一万步讲,就算长平的言行违法,法律也只能对行为人惩治。

从技术角度而言,取保候审,在本案中产生了橡皮泥的“妙用”。对被强行羁押者,当局以恢复“自由”作为筹码,以各种手段相要挟,一逼一诱,然后取保候审,受害者获得有限肉身自由而失去其他自由,因权力之剑随时落下,当局一旦精神病发作,又会把人抓进去;如果没抓,受害人也是天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时时等着“老大哥”来敲门。

法律不外乎情理。自由与亲情,乃人之正常需求。中国当局,迫使一个哪怕是在其管辖之外的人,在自由与亲情之中选择,剥夺亲情、毁弃人伦,实属罪恶。大而言之,此乃族株连坐之死灰复燃。长平就此表示:将屏蔽家人邮箱,将长期甚至永远不再和家人发生联系。言者说出此话,心里该是何等的苦痛。

中共当局在本案中的作为,又一次证明:凡专制政权皆恐惧于言论自由。也正因为如此,自由表达的价值,弥足珍贵,恒长久远。无论此时的中共政权,如何草木皆兵地以暴力维持着谎言,但真实的表达必将如阳光刺破雾霾,照亮中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0期  2016年4月1日—4月1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