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双鸭山矿工的愤怒

余味

3月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声称,化解过剩产能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下岗潮,“黑龙江的龙煤集团,大家都知道,是非常困难的一个企业,但是他们通过内部的各种各样的办法,去年就向森工、林业等其他的一些企业分流了两万多人。”同一天,黑龙江省长陆昊为徐绍史背书: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

陆昊很快就被打脸:3月9日,龙煤集团下属双鸭山矿业集团被长期拖欠工资的上万名矿工忍无可忍冲上街头游行抗议,打出“陆昊睁着眼睛说瞎话”、“共产党还我血汗钱”、“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的标语。

现场视频和图片显示,地方当局调动上千警力镇压,有矿工及家属被暴力打伤,至少有4人被抓捕。而双鸭山市代市长宋宏伟又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从当前的情况看,龙煤双矿部分职工群体上访是在理性、温和的范围内进行的,没有发生过激行为。”既然没有过激行为,为何又要“坚决打击堵塞铁路、破坏生产、串联、挑事等违法犯罪行为”?

网络流传的打油诗讽刺双鸭山的现状:“黑龙江的双鸭山,镇长书记开霸道,村长主任卖学校,官员家产上百万,百姓刚刚吃饱饭,官员随便卖块地,轻松贪污几十万,国家资源全卖光,百姓活的心发慌,国家补贴到地方,全在官员兜里装,领导关系搞的好,有钱也可办低保,轻松贪污几千万。”

双鸭山矿工连续4天的游行抗议,迫使省长陆昊承认之前说“井下职工不欠薪”确实错了,目前仍拖欠职工工资、税收和企业应上缴的各类保险,不少职工生活遇到困难。官方承诺将采取措施筹措资金,尽力及时发放职工工资。

涉嫌失察、渎职的陆昊错在哪里?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认为,行政内部信息不畅,谎报瞒报,“不是一天两天,确实比较严重。”而且,不只是欠薪问题,甚至涉及国计民生的一些大问题,由于官员邀功、讨赏、腐败等因素驱动,一些地方政府在向上级汇报时,往往也可能事实不准确,扭曲信息。

这就是“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念来念去重一遍”的中国现实。

2013年龙煤集团全年净亏损22.8亿元,2014年一季度,亏损增至16.22亿元,龙煤集团认为亏损的直接原因在于,“整个煤炭行业经济严重下行与历史矛盾和问题等多种因素相互叠加”,“全国煤炭产能过剩,进口煤炭增加,需求不旺,市场竞争加剧,致使煤价连续大幅下降,销量减少,收入锐减”。

龙煤集团的困境是中国当前经济的一个缩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透露,为化解过剩产能,将下岗数百万人。随着中国去产能政策的落地,经济低迷已开始影响民众生活。工资发放延期、拖欠社保等问题时有发生。

一度高歌猛进的中国经济已进入后发劣势的下滑轨道,所谓后发劣势指的是:后进国家只学习先进国家的技术,并因有所成就而认为自己的制度也是好的,从而放松了对制度的改革,会因为制度落后而永远落后。这种制度上的落后积累到一定程度,遭遇经济衰退,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

专制政体对私有经济、劳工NGO、劳工律师、家庭教会,对任何脱离其掌控的力量都怀有一种本能的敌意,国进民退,以及拆除十字架、打压民间工会和维权律师,在逻辑上完全一致。

不改革政体,试图依靠经济发展获取政权合法性,最终必然坠入后发劣势的陷阱。一旦国有经济停滞、衰退,私有经济的体量无法消化大量失业人口,社会矛盾必然扩大、尖锐。矿工可以不要求选票、新闻自由,但他们必须争取最起码的生存权,“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难道有错吗?

2010年,由深圳富士康工人连续自杀事件和广东佛山南海本田汽车工人罢工引发的罢工潮波及14个省份,大连开发区创造了自1949年以来罢工人数(7万人)、发生罢工的企业数量(73家)最多的地区纪录。《中国劳工通讯》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大陆2014年发生了1300多起罢工抗议事件,相比2011年的185起多出了数倍,2015年罢工更增到2944起,几年内飙升10倍,劳资纠纷引发抗议的频繁程度令人震惊。

地方当局为了让失业数字看上去不那么糟糕,可以“一直骗到国务院”,很多亏损企业不解雇工人,转而拖欠工资、削减福利待遇,“温水煮青蛙”。

人总归不是青蛙。双鸭山矿工的愤怒引发热烈响应,3月14日吉林通钢集团上千工人、家属在公司大楼前聚集讨薪。因钢铁行业效益不佳,通钢连续数月无法发放工资、取暖费,工人被迫放假,引发严重不满。3月15日,一名当地的知情者告诉媒体:企业普遍不景气,“通钢也放假,我们是金属镍企业,也放假,全部放假,发不出来工资。(放假一个月)给600块钱生活费,现在接近快俩月了,也没发出来。”

不改革是等死,不顾工人利益的改革是找死。2005年吉林通钢股权改制方案实施,失业和提前退休的人数超过上万人,引发抗议怒潮。2009年7月23日,吉林省国资委、通钢公司及建龙集团高管召开通钢重组大会,被通钢员工包围。翌日,抗议人数增至上万人,建龙集团派驻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君被殴打,后抢救无效死亡。

现场参与维护秩序的一位警察描述:“根本进不去,往前一走就是砖头和钢块,砸到盾牌上砰砰响。”“当时工人都红眼了。”警方车辆被掀翻,根本没法将人救出来。当晚,当地电视台发布公告称,根据广大职工愿望,经省政府研究决定,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希望广大职工保持克制,维护企业正常生产秩序,尽快撤离。

劳工群体、劳工维权是中国转型非常重要的推动力量。请愿、罢工、上访等争取最基本的生存权的行动,伴随着权利意识、行动组织能力、集体谈判、推选代表的启蒙、尝试和锻炼。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9期  2016年3月18日—3月31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