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中国的外围安全面临危机

王丹

2月15日,美国一手主导的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协会(ASEAN)峰会在美国的加州举行。以往,都是美国总统每年的秋天到东南亚国家参加东盟峰会,而这一次为期两天的会议,是美国第一次把东南亚国家的元首们邀请到美国来开会,东盟十个国家,有八个国家的元首赴美参加会议。美国此举意义重大,其矛头明显针对中国。

这次会议在名义上,是要集中讨论经贸议题,尤其是要讨论TPP(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的进一步扩展的计划,但实际上,大家都心知肚明,峰会在美国召开,就是美国试图重返亚洲的战略的进一步体现,美国希望通过这样的互动巩固其在东南亚的影响力。而真正要讨论的主要议题,其实还是政治议题,那就是南海争端。预料美国将力促东盟十国团结合作,共同在南海问题上对抗中国,站稳和坚持“依照国际法解决纷争“的立场。不难想象的是,美国一定会向东盟诸国表达力挺他们的态度。

这次峰会的召开,可以看作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开始发生变化的一个信号,也是中国长期致力的东南亚睦邻友好外交政策的挫败。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知道,中国一直希望加强与东盟十国的友好关系,不仅是要扩大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也是希望压缩美国势力在亚洲的扩张,这是江泽民到胡锦涛两个朝代的共同目标。早在2001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成立。2001年11月,在文莱举行的第五次“10+1”领导人会议上,中国与东盟达成了在十年内建成“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协议。2002年4月,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王毅指出,即将进行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谈判“堪称中国与东盟关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也为中国的外围外交开辟了新的局面”。2002年11月,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上说,中国“将继续加强睦邻友好,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加强区域合作,把同外围国家的交流和合作推向新水平。”此后,“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就成为江泽民时代处理与东南亚国家的外交关系的原则。似乎是为了落实江泽民的战略构想,2002年11月,在第六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中国和东盟就签署了《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决定到2010年建成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胡锦涛时代,基本上也是依循江泽民时代的即有原则,稳定保持与东盟十国的友好关系。

但是到了习近平时代,事情开始发生变化。习近平提出“中国梦”,其中包含扩张主义的意味,想让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亚洲的领头人,让亚洲成为“中国的亚洲”,以此与美国对抗。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这几年,中国开始在南海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在有争议的海域大肆填海造岛,与越南、菲律宾都发生严重冲突,与东盟十国的关系,自然也不可能不受到影响。这次八国元首响应美国号召,到加州与美国一起共商南海问题立场,形同孤立中国。这当然是中国外交上的一大挫败。但是这样的结果也可以说是中国在南海等问题上调整政策的自然结果,是咎由自取。

中国自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直试图通过更加紧密的经贸合作,来拉拢东盟十国,但是中国虽然财大气粗,美国却也是腰缠万贯,要靠撒钱的方式与美国争夺盟友,目前中国的财力并非美国对手。举例而言,中国现在虽然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实际上,美国企业在东盟的投资金额去年达到2260亿美元,远远超过中国。这也是东盟不顾中国的不满,投奔美国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实,环视中国的外围国家,除了东盟十国有越来越明显的倒向美国的趋势之外,还有更多的潜在的安全威胁。日本就不用多讲了,围绕钓鱼岛问题的中日争端,几乎看不到解套的方式。按理说应当是中国最坚强的盟友的北韩,在金正恩上台后,也根本不接受中国的指挥。他们明知中国反对北韩进行武力挑衅,但是根本不把中国的态度放在眼里。北韩在2月7日试射长程导弹之后,国际社会一片谴责,中国也不例外,但是金正恩在庆功宴上却下令要全力以赴发展科技事业,发射更多卫星,终于彻底激怒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最近,中国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加强对北韩的制裁,双方形同翻脸。

就连一贯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南韩,实际上也谈不上是中国的盟友,相反,南韩仍旧是美国的盟友。美国与南韩军方2月初开始,在南韩东部海域举行一连三天的联合潜艇演习,美军还派出了“北卡罗莱纳号”核动力潜艇参加演习。有消息说,下个月,美国还将加码演习,派核动力航空母舰“史丹尼斯号”参加与南韩军方联合举办的另一场军事演习。这些军事演习,表面上当然可以说,是为了震慑最近蠢蠢欲动的金正恩的北韩政权,但是美国与韩国的军事同盟牢不可破,对于中国来说,当然也是芒刺在背。尤其严重的是,南韩不满中国对于北韩的纵容,已经同意在境内部署美军的“战区高空防御系统”,这是中国一直强烈反对的事情,但是南韩这一次态度坚定,南韩与中国的关系也有趋冷的现象。

无论从国家安全,还是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讲,中国现在与外围国家的关系,其导致的威胁都是严峻的,用“四面楚歌”来形容其处境并不过分。这当然是中国改变外交政策,开始走扩张道路,必然面对的副作用;同时也说明,在当今这个世界上,不是有钱就能当老大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7期  2016年2月19日—3月3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