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百度六宗罪

刘水

2010年,当全球最大搜索引擎谷歌(Google)被大陆官方协同百度逼退出大陆,其给大陆互联网企业和网民遗留的最耀眼遗产是“不作恶”——将企业职业精神和社会责任推至中国人面前,让模仿和剽窃谷歌、创新乏力的百度相形失色。百度虽非国企,但因缺乏谷歌竞争对手,受到官方庇护纵容,媒体不敢监督,于是将垄断经营、肆意践踏商业规则、毫无社会底线发挥到极致。

百度首宗罪:剽窃谷歌知识产权、模仿其产品、懒于创新。1996年谷歌开始研发,两年后正式创立公司,时在硅谷厮混的李彦宏风闻这款互联网革命性新产品,越过研发阶段,成功剽窃谷歌知识产权,在硅谷草创百度,2000年在北京中关村设立全资子公司,2005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不可否认,百度后期也有本土新产品,也在硅谷设立研发中心,但是,其产品指向商业收入,无视商业规则和社会责任。产品的粗糙、片面、可信度差有目共睹。本是权威的个人简介的百度百科,同名者混在一起,后期更是内容严重失实。不像维基百科的开放式编辑,可以随时纠错,如果自建的百度百科,需要提供身份证件,即使如此做了,也会被拒绝,导致主人不能登录修改补充资料。

百度文库未经作者授权,且不支付电子版税,擅自将作家作品放进文库。最知名案例,是2011年3月15日,贾平凹、韩寒等50位作家公开发布《中国作家声讨百度书》,指责百度文库“偷走了我们的作品,偷走了我们的权利”,并以百度侵权为由告上法庭。之后,又有几位作家单独起诉百度。百度均败诉,抚慰性赔偿作家合计17.3万元。

百度第二宗罪:竞价排名毫无商业底线。近期百度旗下“血友病吧”惹怒网民,这只是其无数作恶的再次爆发。2003年百度贴吧诞生。所谓贴吧,即同一话题的人聚集在一起,共享信息。早期贴吧不乏救人、救灾和爱心捐款,延续并发育社区网站BBS论坛的良性网络文化。百度贴吧逐渐跻身大陆最大的BBS论坛,涵盖社会方方面面,任何人都可以在贴吧中发言,并且发言也能被任何人看到;涵盖地域、生活、社会、人文自然、金融、商业服务、情感、高校、教育培训、娱乐明星、音乐、企业、闲趣等共计30个大类。这次引起巨大风波的“血友病吧”,仅仅是“生活”目录中的子目录“健康保健”吧里面的贴吧之一。竞价排名最大的恶,是不问内容服务是否真实,只看出价高低,为网络欺诈大开绿灯。

百度出卖“血友病”贴吧风波中,其最大金主即为多年来靠承包各地国营医院专科敛财而臭名昭著的莆田系民间游医。随着网络普及,莆田系游医转战百度,依靠积累的巨资竞价推广。凡搜索医院、药品、诊断,跳出的都是这些骗子医院,兜售假药、胡乱诊断,牟取暴利,坑害的病人不计其数。此次贴吧曝光,莆田系也在撇清关系。作恶就需付出代价。近期,36家公益组织已联名向北京工商局举报百度利用竞价排名等推广方法,发布大量涉嫌虚假的医疗广告等行为。

百度第三宗罪:产品质量越做越烂。“百度云”越更新越低劣,更新之后强制要求开通会员才能解压,下载要捆绑流氓软件。百度的用户在搜索一个品牌名词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在后面加一个“官网”,比如搜索DNF,就会输入“DNF官网”,搜索小米,也多会输入“小米官网”,但是Google用户的相似习惯并不强烈。搜索用户选无可选的挣扎,百度熟视无睹。

“血友吧”曝光后,大陆互联网最高权威管理机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李彦宏并指出,近期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接到大量涉百度贴吧的举报。经核查发现,部分贴吧存在政治有害、淫秽色情、虚假广告、血腥暴力、侮辱诽谤、泄露个人隐私等违法违规信息,严重污染网络环境,严重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可见开放互联网,打破百度独家垄断,让谷歌重新回大陆,才是根治百度欺诈网民的解决之道。

百度第四宗罪:共恶企业文化。李彦宏在百度2016年年会上称:“过去的一个星期对于百度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星期,感谢朋友们关心,我们也会非常深刻的反省,希望能够把危机变成机遇,让百度能够陪大家走得更远一点。”这是百度贴吧事件后,李彦宏首次公开回应公众。李彦宏不但没有反省,反而把同行一个个拉下水,摆出一副“又不是我一个人卖淫凭什么只抓我一个”的泼皮态度。有网友激愤言,李彦宏已经被钉在中国互联网、甚至世界互联网业界发展史的耻辱柱上。

百度凭借恶意收费事实上也沦为官方机构、企业与个人名利的仲裁者。贴吧是网友分享生活中的现实问题,其中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也是百度最大的一个灰色利益地带。涉及用户体验,其中很多涉及企事业单位、当地政府、个体商贩等。百度贴吧很多信息涉及利益,对当事机构和当事人来说,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对吧主进行“公关”,花钱免灾。“吧主”可以删帖的权力自然炙手可热。同时,百度应和官方对言论自由的封杀,更将封杀权转换为企业营收。

百度第五宗罪:官方偏袒并纵容百度。百度之所以敢于恣意妄为,官方提供庇护是主要因素。按上述官方罗列的百度罪状,百度早该关门,李彦宏应重刑入狱。可供比对的是另一家互联网视频播放企业快播(Qvod)。短短6年时间,总经理王欣将快播的份额做到了大陆第一。2016年1月7日、8日连续两天,北京海淀法院公审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一审重判王欣10年。一个重要原因是,百度深谙官场潜规则和官商勾结,这也算是以虚拟网络深刻描写现实中国社会。

百度第六宗罪:网民义务贡献成为敛财渠道。美国《财富》杂志2015年中国大陆企业500强排名,百度排位124名,全年营收490.52亿元,利润131.87亿元。这很大程度源自谷歌被逼退大陆后,百度垄断所得,并不能证明百度的美誉度、权威性和开放性。去年被视为百度转型最大的一年,智能手机普及,使得百度的移动服务营收大幅增加。网民义务贡献,而百度却靠欺诈敛财。前百度贴吧总经理舒讯曾豪言:百度贴吧是“百亿级的印钞机”。可谓时进斗金。

百度金钱主导,其公司内部员工、大小吧主、活跃吧友等,仿效百度,肆意“权力寻租”,随意删贴。对于一些名人,百度员工主动致电,索取费用,将其资料、文章排名靠前。百度唯利是图,证明自己是一家没有社会责任感和职业道德的公司。

百度独享“被免于批评的权力”,因它垄断互联网搜索入口。再因机构和个人对其控制能力的忌惮和恐惧,批评的声音随时会被删除或屏蔽。百度曾经和现在持续的恶——如果这样的恶仅来自过于主动和积极的信息过滤,或是以广告作为大棒对中小网站权重的任意修改和生杀予夺,但是恶的升级带来的是对用户信息获取权的肆意篡改和剥夺,是让虚假信息和广告的提供者主导信息搜索和获取全过程——其泛滥和让人憎恶愤怒的程度,就超越了价值观和商业利益,变成了一种“普世的恶”。对这种普世的恶,人人得而诛之;对这种穷凶极恶,人们也无需再卑微地沉默。

毋庸置疑,在大陆网络封锁墙严苛控制下,自由真实的信息和产品体验,对于不能翻墙使用谷歌产品的绝大多数大陆网民,被百度严重扭曲和误导。网民损失的不仅是金钱和时间,而且获得的是错误的知识信息,更被塑造着他们异化的价值观,精神世界也受到戕害。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6期  2016年2月5日—2月18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