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严管下的溃烂:评百度卖吧和帝吧出征

叶知秋

2010年“不作恶”的谷歌退出中国大陆,缺乏竞争对手的百度一家独大、一骑绝尘,开始在作恶的道路上裸奔。从电线杆的“老军医”到报纸电视、网络时代的狂轰滥炸,医疗事故频发、口碑极差的莆田系医疗商与百度的合作持续十几年,“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

2015年双方爆发利益纷争,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发出通知,称“网络竞价规则导致医疗机构沦为为互联网打工,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成长,号召全体乡亲停止对百度的有偿网络推广活动”。百度态度强硬,表示会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官方对网络的严格管控集中在新闻自由等意识形态领域,赶走谷歌等优质互联网公司,百度无所顾忌,一切“向钱看”,将竞价排名(谁给钱多,在搜索中就排在前面)这种最让人诟病的盈利模式发挥到极点,虚假、伪劣的医疗和医药广告满天飞,终于酿成人神共愤的卖吧事件。

由于贴吧聚合了大量精准、细分的用户群,使得很多人气贴吧天然具备营销价值。据统计,截至2014年初,百度贴吧拥有10亿注册用户,810多万个兴趣贴吧,月活跃用户有两亿人。

一位医生坦言:“百度目前最可怕的地方:在互联网时代,它已经成为了绝大多数百姓心中的权威,就像以前的电视、广播一样。煤老板再黑心,也不过是搞死几个几十个矿工,代工厂再血汗,也不过是压榨几百几千个打工仔,而百度所影响的,则是几亿人对于生命的选择。”

牛皮癣吧吧主“Ultraviolet”为牛皮癣吧定下的规矩是:“涉及假药的删除,涉及非法行医的删除,涉及药品邮购的删除,不写明用药和就诊机构的删除,重复帖子出现三次以上的删除。”

2015年6月4日,北京京城皮肤病医院买下牛皮癣吧,以发起正规讲座、删除虚假广告、提出建议、病友间互相鼓励为己任的牛皮癣吧,成了“京城银屑病病友联谊会”、“祖传秘方专治”、“祖传老中医”、“彻底根治,永不复发”等医疗广告的营销地,公开向贴吧成员售卖帖子:置顶一条帖子每月9000元,任命一位小吧主每月6000元,加精一条帖子每月600元。“当一个病友论坛里基本的加精、置顶、吧务任命,都变成明码标价的一桩桩买卖,还能称其为论坛吗?”瘢痕吧、鱼鳞病吧、白癜风吧和湿疹吧几乎同时被卖。

2015 年 11 月,血友病吧被空降名为“血友病专家”的官方吧主;2016年1月6日,血友病吧原吧主及吧务组全部被撤换,并在血友病吧被禁言。1月10日,吧主“蚂蚁菜”愤然发起“蚂蚁与山的战役”,以《百度贴吧的血友病吧被卖了,原吧主小吧主突然间全部被拿下,如何看待百度这样的行为?》求助于公众:“骗子得惩,受损的不仅是病友可怜的救命钱,更多的是致残和致命。我们在原大吧主‘山东老八路’带领下,一直对广告和骗子零容忍,把血友病吧建成一个没有骗子打扰的净土,成为数千病友和家属的家园,也成为全国最知名的血友病知识地之一。就这样被百度赚黑心钱给卖了。我们原吧务全被删封,曾经被打压的骗子又开始活跃,我们揭露骗子的帖子被批量删除。”

“蚂蚁菜”的哀鸣获得媒体、网络山呼海啸般的声援,1月11日成为很多媒体的头条新闻。网友评论:“起初他们和莆田系沆瀣一气,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目光如炬;接着他们推竞价排名,我没有说话,因为我能明辨是非;后来他们搞出百度全家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用macbook;最后,他们把疾病类贴吧卖了,我们退无可退。”

央视专题片报道:“百度卖贴吧赚的是钱,要的却是命。”压力之下,1月12日百度公司宣布百度贴吧所有病种类吧全面停止商业合作,只对权威公益组织开放。1月15日,国家网信办约谈百度负责人,表示将对百度予以处罚。同日,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与百度联系,希望“规范一些疾病条目的贴吧解读”,并且“利用贴吧精准地进行健康知识传播”。百度回应将“全面整改”。“蚂蚁”打赢了“与山的战役”。

前百度产品副总裁、被称为“百度贴吧之父”的俞军评论卖吧事件:“你们怀念我,我怀念Google。如果外部压力不够,我回百度也是独木难支。百度的核心问题首先是价值观的问题,然后是激励机制。”

“十五年前有两个公司做搜索引擎,现在一个在研究量子计算机的可行性,一个在研究怎么帮骗子卖假药。”驱逐谷歌和万山不许一溪奔的严管,造就的不只是谋财害命、唯利是图的卖吧丑闻,更是洗脑的猖獗、人心的溃烂、价值观的迷失。

“帝吧出征,寸草不生,脑残不死,圣战不止。”1月20日,百度“帝吧”(李毅吧)网友相约翻墙出征Facebook,大陆小粉红的愚昧无知和脑残程度令人啼笑皆非:台湾网民将欠缺翻墙经验的大陆网民指向国民党统一派政客蔡正元,他被恶搞为“蔡英文的弟弟”,成为小粉红集中攻击的目标。

台湾被国际社会誉为亚洲民主的灯塔,无选票、无新闻自由、一党专政的大陆本来只有虚心学习的份儿,要有怎样的无知无耻才会理直气壮地翻墙攻击民主社会自由选举出来的领导人?简直比太监指导正常人怎样进行性生活还要荒谬。

鲁迅先生之所以弃医从文,正是因为他深刻地认识到,未经充分的启蒙,中国人即使有了健康的身体,也只是做毫无意义的示众材料和看客,甚至于充当帮凶和刽子手。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5期  2016年1月22日—2月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