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跳楼的小女孩与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

《卖火柴的小女孩》是丹麦作家安徒生的一篇著名童话故事,发表于1846年。今天的中国,不久前,也有个小女孩,在店里偷拿了一块巧克力,被店主竭力羞辱,不堪忍受,跳楼自杀了!

她的哀——不,确切地说,是全中国人民的哀,远远大于那个卖火柴小女孩的悲!这不是上百年前催人泪下的故事,而是残酷的中国现实,中共统治下的现在进行时,正在每分每秒地进入将来时。还记得“祖国的花朵”?——昨天那红彤彤的叙事,今天这血淋淋的中国梦!

卖火柴的小女孩,流浪于街头,在新年的除夕夜,在路人的行去匆匆中,不知不觉地死于寒冷的贫穷,带着美丽的憧憬,向往的梦——读来让人隐隐作痛,尚未掩卷,泪已沾襟。

中国的小女孩,是在屈辱的绝望里离去的。她死于比穷还冷还可怕的白——空中无尽的雾霾,夹杂着人性的惨白。她的悲剧,没有任何的憧憬,全是冰冷,一种干冷,越骨穿心。

我真的不知道用英语怎样去表达中国式的贬损。那分明是白里泛红,红里透白,白的发黑,黑里反着不寒而栗的光。一块巧克力竟终结一个小女孩追求的梦,一个中国式的儿童梦;而当今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权贵们富得已不能再富。一个长期贫困的国家,突然暴富,很任性,往死里裸奔的任性。

为什么近七十年的中共统治,中国仍如此地不适合生存?为什么小女孩会有如此的命运?而她的“习大大”,今天强国,明天强军,晃动着肥胖的身躯,全世界到处大撒币!

为什么店主毫无怜悯之心,凭什么漫天开价罚款,置她的父母、全家死活而不顾?是学共产党,还是共产党本来就是这样一批无法无天的土匪刁民?这样一群愚顽之民,能不自毁吗?能有希望吗?难道他们真的就不配民主,只配专制?我感到疲惫,无助无力……

谁能告诉我,到底是专制盛产暴民,还是暴民孕育了专制?究竟是愚民作茧自缚,还是中共以暴易暴?或许有人说,这是少数。可我不忍直视的,是一望无际的毁人毁己,从上到下,从天上到地上,尚未开化、愚昧死寂的一片。

使我愤怒的,不仅仅是小女孩的悲剧,更是她用生命抗议的中国人性之丑陋——制度引发的人性扭曲、顽劣、凶残。中国制度的丑恶导致社会丑恶,人性丑恶;中国社会已是道德丧尽,民心尚恶!

呜乎哀哉,常跪不起的中国人。

哀哉呜乎,痴人扯淡的中国梦!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5期  2016年1月22日—2月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