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中国反腐终于迈入决战性的第三步

王德邦

如果反腐得胜,那中国自然会迎来整体性变局,但需要说明的是,此变局并非必然就是民间所期待的走向宪政民主,也有可能会走上别的路。所以,反腐迈出第三步,只能说是提供着中国变局的契机,但最终要将这种变局立定于现代文明的宪政民主之轨上,那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合力。

中国反腐在历经2015年的各方较量、角逐而陷入犹疑、徘徊后,终于随着2016年的到来艰难地迈出了决战报幕性的一步。从各方消息可基本证实,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大秘、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上将贾廷安已被隔离审查。这就意味着中国反腐最终迈入了成败胜负的决定性一战的时期,踏上了反腐的第三阶段。只有这一战结束之后,中国局势方能明朗,中国何去何从才会有答案。如果反腐方获胜,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才会成为可能,困扰中国多年的变与不变以及如何变的问题才能最终得解。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结束后几天,我前往广州办事,顺便会见了郭飞雄,交流中我重点谈了反腐要走三步,才能迎来中国社会的历史性大变:第一步拿下薄,以阻文革复辟的搅局;第二步拿下周,以扼政变内战的危局;第三步拿下“老老虎”,以终结、清算权贵的死局。依照预想,反腐第一步在2012年,反腐第二步在2013年,反腐第三步在2014年。所以,几年前我多次跟朋友们说,中国根本变局是2014年开始。但是,后来的事实是,事情并没有如此顺利地演化,在反腐进入第二步后,中国政局陷入了深度迷茫,进入了胶着状态。

反腐第二步拿下周永康时,虽然连带拿下了徐才厚、令计划,以及后来的郭伯雄、周本顺等等,但这仍是徘徊在反腐第二步中。我曾多次跟朋友们说,就算再拿下十个中央委员,甚至政治局委员,都没有走出反腐第二步的泥淖,没有迈上反腐第三步。而反腐第三步,才是决定胜负成败的一步,这一步必须是,也只能是拿下“老老虎”,终结、清算几十年来的权贵之路。对此,其他任何都无法代替。

中国反腐虽然目前已经迈入了第三步,但是是否一定会完成决战性的第三步,即最终拿下“老老虎”?可能到了现在也还没有最后定论。因为就算主导反腐者,可能也没有最终下定决心要走完这一步。甚至从这两年来的各种迹象看,反腐者似乎并不希望走到这一步。因为这一步的风险很大,反腐方事实上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从这两年来的反腐犹疑、胶着状态、迟迟没有新突破来看,反腐方一直在等待。这个等待包括几方面含义:其一、在权力集团内凝聚起更多看清历史、认清是非、敢于出来担当历史责任的同盟,以壮大反腐力量;其二、让那些曾经迷茫、甚至错误的认识,得到时间的纠正,使那些在错误甚至罪恶路上陷得不深者能及时迷途知返,也就是给那些罪孽尚不深重者以悔过自新的机会。这已从习近平、王歧山的多次讲话中得到充分体现;其三、搜集更充分的事实,掌握更准确的真相,为历史性决策提供充足的证据;其四、通过剪枝去叶,或敲山震虎,促“老老虎”能有自知之明,而主动收敛、收手,从此藏匿深山,而不再为祸社会,以免去一场人虎决战。此正如当年武松,原本只是想从景阳冈过路,其实只要老虎不成心吃他,他本无意要与老虎一决生死。

从几年来的事实看,反腐方的无奈或者仁心的等待,没有换得理想的结果,既没有换来足够的清醒悔悟者,也没有等来老虎的自隐深山。在人性的恶与制度的罪的合力助推下,庞大的权贵集团没有在反腐面前悬崖勒马,相反一如既往地沿着老路狂奔,顽固地坚持过往权贵之路,拒不认错,更不认罪,也绝不收敛。不仅如此,反腐方还一步步被逼入危地,陷入举步维艰之途,一度出现强弩之末态势。中国是延续过往权贵老路,还是开启文明新途?这个严峻的问题在反腐的第二步上没有得出结果。近年来的事实证明,反腐方的犹疑、徘徊与等待,没有赢得时局主动的转化,相反局势还在权贵集团蓄意策动下日益恶化,各种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危机交互激荡,形成共振并发,以致中国全局性崩溃的态势迫在眉睫。在这种万分危机关头,反腐若仍长久徘徊、困厄于第二步,那么中国整体翻盘势成必然。

说实在的,多年来学界对中国时局的研判存在很多需要厘清的观点。比如现在权力系统,究竟是反腐方强大,还是腐败方强大?各界普遍认为习近平现在大权在握,应该是权力系统中最强大的,但事实上,在这个权贵集团渗透到权力每个毛孔的时代,反腐方绝对是权力系统中弱势的弱势。反腐不仅面临同级权力(常委级)的千般阻扰,而且根本无法向下贯彻。看看这几年来的反腐,每一步可谓千辛万苦、如履薄冰。反腐三步没有在三年中依次完成,并且第三步迟迟不能迈进,就是权力系统中反腐与腐败力量强弱相反的力证。同时,近年来民间那些支持反腐的力量,如上街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者,网络上公开举报官僚腐化者,纷纷被拘押与判刑,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中国权力系统仇视镇压反腐力量的强大。

当然,导致今天中国权力系统中反腐力量单薄具有很深的历史原因。中国权力系统随着1989年“六四屠杀”后,经过反复多次大清洗,一批具有改革意识、政治良心、家国情怀者,基本都被清扫出门,被排斥于官场之外,纵使侥幸留于官场中者,也多被边缘化了。记得十多年前,我曾不只一次地追问过朱老厚泽先生:体制内还有改革派吗?每次他都是失望地摇摇头。当然,朱老如此,可能带有激励民间自求生路而不可依靠体制内的用意。但“八九”之后,中国官场中以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势力遭到全面清洗,那是有目共睹的。也从“八九”之后,中国权力系统正气不彰,邪气横行,以致演化到权贵肆虐祸乱,践踏法制人权,颠覆是非善恶的地步。今天从已经揭露出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之流身上就可见一斑。所以,今天反腐在体制内必然是势单力薄,不仅遭遇腐败势力的公然阻扰、反击,而且也面临权力系统中绝大多数人的冷眼旁观,甚至期待反腐的铩羽而归。因为,类似的反腐无疾而终实在是几十年来重复上演的老剧,已让世人耳熟能详,所以至今许多人判断这次反腐也难逃过往厄运。

中国反腐在如此艰危局势下迈出第三步,成败与否实难料定。如果反腐不成,必是遭权贵颠覆,当然权贵不会是以抗拒反腐颠覆,而必是以别的,如经济危机、社会灾难等等,来最终扳倒反腐势力,使中国延续过往权贵之路;而如果反腐得胜,那中国自然会迎来整体性变局,但需要说明的是,此变局并非必然就是民间所期待的走向宪政民主,也有可能会走上别的路。所以,反腐迈出第三步,只能说是提供着中国变局的契机,但最终要将这种变局立定于现代文明的宪政民主之轨上,那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合力。

在反腐与腐败终于进入决战的第三步时,社会各界如何促成这第三步尽快走完?如何助推弱势的反腐一方取得决定性胜利?如何在反腐胜利后设法保证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宪政民主之路?这些都值得每个公民作出历史性抉择。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4期  2016年1月8日—1月21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