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永昌街头的怒火

余地

12月28日,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12岁的女孩赵琴在永昌华东超市偷拿巧克力被超市老板扣留、羞辱、恐吓,并以家长不够钱交罚款为由扣留近2小时,之后赵琴跳楼自杀;29日,家属及数千市民聚集到超市为死者讨说法,永昌县委宣传部发布情况通报,声称及时处置因中学生非正常死亡案件引发的群众聚集事件;30日,数千市民聚集到华东超市,与上千警察发生激烈冲突,群殴金昌市长、砸毁警车,至少10人被捕。

巧克力引发的悲剧在网民中引发热议。永昌街头的怒火究竟在宣示什么?其中有哪些教训?

首先,对于一个未成年的盗窃嫌疑者,超市处置明显失当。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刑事、行政责任年龄均为14岁,12岁的小女孩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其行为不构成刑事、治安违法,超市对其搜身、恐吓、限制人身自由、罚款、强制交易,已涉嫌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

中国严重欠缺人权、法治教育,超市人员理直气壮地处罚、羞辱女孩,偌大一个超市无一人为之打抱不平,更无一人报警,直至悲剧发生。

一个未成年人的过错成为终结她生命的导火索,她再也看不到2016年的太阳,她再也不想看到这个黑暗、冷漠的世界!

民众为女孩伸张正义的怒火,多少让人恢复了一些对人性、人情和整个社会的信心。

现场网友“いEmperorゝ染指夕颜”说:“永昌真的要暴乱了,武警打了老百姓,换来的是所有百姓的愤怒,百姓为什么不打派出所的警察,不打交警,不砸派出所的车,不砸交警的车,专砸武警的车,武警执法犯法。”

官方宣布“及时处置”之后,现场视频、照片显示,人群冲击超市前的防暴阵线,挥舞棍棒与警察搏斗、打砸警车,市长面颊流血。

从上到下强力维稳的观念,令地方当局一遇事端即如临大敌,“严防死守”,“永昌县公安局,武警中队,出动警力580人,下午四点金昌市市长,金昌市公安局。武警总队。支援警力1000人,下午六点,武威市公安局,武警总队,支援2800人,今夜九点,兰州军区支援3000武警,正连夜赶往永昌。”(网友“惠民利众”)矛盾迅速激化。

为什么官方发布情况通报、增加警力之后,街头怒火反倒愈演愈烈?

“母亲张某某对赵某进行了责打”的官方说辞明显偏向超市,试图安抚民众,平息事态;然而,女孩惨死,民众对为富不仁、毫无法制观念和人性温暖的超市本已怒火冲天,官方偏袒处置失当的超市无异于火上浇油,“武警打了老百姓”直接导致冲突升级。这正是:你不给我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说法,我们就让你为自己的颟顸自大付出代价。

“六四”事件之后,官方“痛定思痛”,改变“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脑体倒挂现象,提高知识分子、尤其是高校教师的待遇,以课题、研究经费腐蚀、拉拢学界精英,形成政、商、学精英共同腐败、联合维稳的“大好”局面;夏业良、萧瀚、张雪忠等真正的精英破坏和谐腐败局面,享受的则是“下课”待遇。

和经过严厉整肃的南方系等市场化媒体一样,如今的大学校园铜臭逼人、腐败、“闷声发大财”,八十年代引领社会、鼓吹自由和人权的风气一扫而光。一个国家的堕落,莫过于媒体、大学的沉沦和堕落,良心、良知成了罪过。

在民众面前,权贵、精英是少数,甚至被其蒙蔽的捍卫权贵利益的军警也是少数,且他们来自民众,迟早会站在民众一边。历史证明,沉默的大多数不可能永远沉默,被蒙蔽的终会觉醒。兔子急了尚且咬人,何况血肉之躯。动辄上亿的贪污腐化、司法不公、贫富差距、强制拆迁、环境污染,耳闻目睹的不公不义,长期累积、压迫在民众的心口,一有忍无可忍、法不责众的机会,定然会讨还公道。

永昌怒火与2008年贵州瓮安事件、2009年湖北石首事件并无本质上的区别。为他人打抱不平、伸张正义,既是人性的光辉,也是长期积压的社会不满喷发的必然。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群体性事件从1993年的1万起增加到2004年的7.4万起,年平均增长17%;参与人数由73万多人增加到376万多人,年均增长12%;其中,百人以上参与的由1,400起增加到7,000多起。到2008年达到9万多起,而到2011年群体性事件的爆发已经比2008年又翻了一番,达到了18万多起。

官方对媒体、网络进行“万山不许一溪奔”的严厉管制,参政、议政、权力运行缺乏有力、有效的管道和监督,民众心声、苦闷无处传达和发泄,未成年女孩因巧克力自杀,放在任何正常国家都是惊天的丑闻和耻辱,眼前的悲惨世界和长期的压抑,以及对官权偏袒超市、强力维稳的愤怒,自然演化为冲天怒火。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维稳,而是把天文数字的维稳经费用于民生,放宽对媒体、网络的钳制,民情、民意有畅通的释放管道,政府、司法、企业有来自媒体的强大监督,权力不再肆无忌惮,腐败得到遏制,社会自然稳定。否则,“中国梦”吹上天也只是梦;依靠透支自然资源、破坏环境、土地财政的经济发展模式无以为继,怎么可能“稳定”?

德国思想家韦伯一百多年前对德国的分析,切中今日中国的病灶:“一个大国的最大危险莫过于被一群只知兜售软乎乎的幸福主义景观而全然没有政治意识和政治本能的市侩所领导!我们无法想象和平和幸福会在未来的墓地等待我们,无法相信在这尘世生活中,除了人与人之间的严酷斗争以外还有甚么其他方式可以创造自由行动的机会!”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4期  2016年1月8日—1月21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