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访民张印章拒钱不惧死(图)

牛跃敏


(张印章老人接受采访)


2015年12月11日上午10点从家里出发,到达位于菏泽市曹县青固集乡的张王庄村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下车的时候,眼见这条105国道把张王庄村从中间劈成两半。该村张印章等44户的上访案,就是由修建此路开始的。

2003年3月11日青固集乡政府到每家贴了一张纸《限期拆迁通知书》,内容是:建设105国道必须占44户的310间房屋,每间补偿80元;占地100亩,每亩补偿500元;限3月15日前自动拆迁,违者后果自负,云云。上面盖着政府的大红印章。

当时农民盖一间屋需要1000-3000元,只给80元怎么盖新房?一亩地500元,连一年收成的一半也不到;而国家规定的参考价格是给农民每亩地补偿5.3万元左右。没有了土地,农民吃什么?

数日后,3月17日张王庄村的44户村民每家派出代表集体去济南上访。18日,乡政府出动成批大型挖掘机开进张王庄村,一天时间将44户的310间房屋全部铲挖拆平。18日晚,44户农民回到张王庄村还以为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全村房屋全无,家具、家产,连小孩子的书包都没有了。村民说:“真比日本鬼子还厉害啊!”

当夜有的投亲靠友去睡,有的找块塑料布盖身上。阳历3月是农历正月刚过啊,天还是冬天的温度,村民一时找不到住的地方的大多数人站在残破的墙壁边上靠着睡觉,有的干脆天当被、地做床睡在烂砖瓦之上;第二天几乎全部感冒。

从此张印章走上了带领全村农民上访之路。

为什么张印章带头?因为张王庄村张姓多,张印章是家族长,辈分高,年纪大,资格老。张印章1941年出生,此次他家被拆的房屋仅有几间,土地没损失。但是他是家族长啊,不能眼看着子孙没地、没有房屋住、没有粮食吃啊!他相信政府里面有好人会给老百姓找到活路的。

2004年,全村人到北京上访两个多月,得到中央重视,责令政府从新制定赔偿标准。2005年1月17日,他们在北京拿到了政府下发救济生活费的文件,但当地政府对之置之不理,村民们至今没拿到一分钱。

张印章带领村民继续上访。2006年,张印章与同村的30多人到乡政府理论,张印章等16位村民被乡政府拘留,其中年纪最大的85岁。其后,张印章被判刑9个月,其他人则被关押了37天。

在狱中,有一次张印章险些丧命,让他一辈子心有余悸。狱方安排一个死刑犯与张印章同住,某日该犯趁张印章不防备,突然用一公斤重的水瓶砸向他的头部,狱友们大声呼喊:“小心!”、“打人啦!”张印章扭头一看,水瓶刚擦过他的头皮。好险啊!如果砸上,定是性命难保。在狱友们的强烈要求下,张印章被换了监房。

在狱中张印章开始请律师打官司,告政府陷害无辜。

张印章刑满释放后,继续遭到迫害,而且到了“被行凶”的地步。2012年8月3日晚上8点半,张印章接到一个冒充上访朋友的电话说:“你自己出来,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一下。千万不要带其他人。保密。”张印章感觉声音不像,告诉了女儿。女儿说:“爸爸,天黑了,你不要去了。”张印章说:“如果是真的,岂不是耽误大事了吗?也对不起朋友啊!”父女两个决定一起去赴约。女儿用摩托带上父亲,出村,赶到公路。突然,公路边上的一辆面包车里面窜出来6名大汉,全都黑衣黑帽,人人手持一条铁棍,直奔张印章而来。第一棍直接朝着张印章的脸打下来,张印章本能地退一步,棍子擦破张印章的脸皮,又划过衣服,顿时张印章的脸出了血,上衣也扯了。女儿连忙用自己的身体掩护父亲。张印章躲避不及,小腿处又挨了几铁棍,血顿时就流了下来。女儿一边掩护父亲,一边喊叫:“杀人啦、救命啊!”路上的行人、路边的住户都跑过来了,6个凶手慌忙跳上面包车逃窜,慌忙中丢下的一条铁管、一个鸭舌帽,算是证据。人们当时就报案了,但此案至今没破。

我在该村也采访了其他上访的村民。我说:“你们的族长胆子真大!死都不怕,继续上访。”村民们却说:“我们的老爷子不怕死,就是怕钱。”我好生奇怪:“上访不就是要求多赔偿一点吗?”他们告诉我,这是说老爷子拒绝被收买;对方曾3次贿赂他,都被他拒绝了。

在进监狱之前,有个熟人黑不提白不提地给张印章送2万元,叫他别上访啦,被张印章当场拒绝;出狱后,又有人送张印章5万元,他当即关门谢客;最后一次,来人送多少,张印章看都没看,也不听他说,就将其打发走了。

我问张老先生:“您怎么想的?”张老说:“我上访,就是为了孩子们能够生活下去,不是为了个人。政府不解决全村房屋问题、耕地补偿问题,我一分钱都不要。我一定带领大家解决问题。我不相信政府里面没有好人。啥时候碰上好人,问题就会解决的。走着瞧吧!”

2012年12月26日法院终于向张印章作出平反决定,对其冤案坐监9个月赔偿4.4万元。

我问:那么到底是谁决策拆了张王庄村的房屋、占有土地不给赔偿呢?村民说:“当然是当时菏泽市委书记陈光。信访部门调查此案时,陈光这样答复:‘让他们(指农民)把公路拆了种地去吧!要钱没有。’”

105国道是国家建设项目,中央明文规定给菏泽市3个亿,1个亿赔偿拆迁农民,2个亿建设公路费。农民们问:赔偿的1亿的巨款哪里去了?

张王庄村至今没有得到赔偿费。全村人在张印章的带领下,仍然在继续上访。


2015年12月19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3期  2015年12月25日—2016年1月7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