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李海

在查考《圣经》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女孩子,考拉。考拉很安静,不张扬也不畏怯。从她提出的问题可以感觉到,她也很聪明。我觉得,与我们这些伤痕累累的老人相比,这是在父母呵护下正常地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她具有那种正常的正义感,是健康的心灵对那些分明残酷丑恶事物的嫌恶。听说她找到了一个律师助手的工作,我感到这是与她的这种性格相适合的。

出乎意料地,这个女孩子竟被抓走了。之后,在网上看到了和她同样年轻、单纯的女伴们的呼吁,从中看到她们同样生活得简单而快乐,这就是她日常的交往环境。半年过去了,而考拉却毫无音讯,消失在我们都亲身经历过的不可测的残酷里。经历了这些后,她还能够单纯快乐地面对这个世界吗?

什么样的机制,可以残酷地摧毁健康无害的事物,摧毁单纯快乐的年轻心灵?权力,你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如此赤裸裸地丑恶呢?

在男性的世界中,笔者看惯了这些年来层出不穷的抓捕乃至死亡,对于男人们的飞来横祸式的络绎失踪、被关押乃至酷刑,已经麻木到心如止水,仿佛在法治国家里一次次逍遥的聚餐一样了。这些事情,再离奇残酷,也早已不会觉得意外,甚至没有激情哪怕拿起笔来,再一次为抗议签上名字。即使是秦永敏从年初就从法律的“保护”内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是胡石根7月份诡异的失联,那又怎么样?!这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会成为头条新闻、无法容忍的事情,在我们中国,算得了什么呢?!我们是诡异的泱泱大国,我们有“特色”。

在这个国家所发生的太多的事情都绝非是其他正常国家的人们所能理解的,但也正因如此,中国也是当今世界上锻造男子汉的国度。那些对于体制怀有变革期待的人们,只有在中国才能证明自己对信念的坚定。他们中间哪怕是在酷刑下惨叫、崩溃甚或是服软的人,也更像真男人。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你离开这个国度就难以想象和理解的高压,就像在千百个大气压下,哪怕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坚守,那也是他们特殊的英勇和功勋。然而,一个幼稚弱小的女子,却还是震颤着笔者的心灵,召唤他自发的文字。

考拉,是那种中国的父母们都想要的女儿,青春、淳朴、明丽懂事,有一种并不算过多、却也一点不少的正义感。她就是那样离开父母,走进社会,在社会里看到了些千夫所指、确凿无疑的恶事,于是她就以这个国家法律所许可的最正当、荣耀的方式去对待,她选择了到律师事务所里工作,并且梦想着自己不久能够成为律师。这不正是每个中国父母所为之自豪的育子成龙吗?

“考拉”本是澳洲的小动物,唯因其憨态可掬,被她选做了网名,体现出她的灵敏和聪明。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女孩,蓦然地也被黑暗吞噬了。你看不见任何踪迹,只有深不可测的黑暗对着每一个关注她的面孔。笔者是在教会里看到考拉的,她对《圣经》的理解极其敏悟,表明了她一个年轻女孩的天资。笔者深知的是,这样的天资最容易被无理的野蛮所碾碎。

你们碾过来,以“勇武”的战争心态所毁灭的,并不是战场上的对手,而只是一朵小小的花朵。这样的花朵,对于你们昂扬的战争渴望是微不足道,但是对于中国,生活在某个城市的父母,却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

我不是战士,我也不在你们所以为的战场上,不在你们对整个社会、对千千万万人民所进行的战争中,我只是个旁观者,我希望能够侥幸活下来。但是只有真的心情和真话,是我所珍视的。我早已经习惯你们所做的一切有异于人类准则的凶狠的事,但是当我看到考拉的遭遇的时候,我知道,在中国,千千万万个父母被碾伤了,千千万万个父母的心被杀死了。

我的心曾经为被车轮活活碾死的钱云会而疼痛,曾经为无声无息死在黑暗中的曹顺利而伤痛,正如在26年前为流在人间的血和肉而撕裂一样。而这一次,却是为中国所有的父母而痛,而弱弱地问一声:我们是否还有一天能够回归人类?《欢乐颂》那样光明的旋律,是不是终究能够在我们的耳边响起,当我们还在有生之年?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3期  2015年12月25日—2016年1月7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