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大哥”出手,“消失”捣乱的律师
——律师和警察之间不得不说的事

麦钟仁

十几个律师和他们的助理人员被一帮警察掳走已经四个多月了。他们的亲人和律师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仅只那帮警察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让他们在央视露个脸,似乎在昭告天下:人在我们手里,他们都已认罪伏法,你们也放老实点!

这次警察强掳律师事件是警察和律师之间矛盾的总爆发。

警察和律师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首先源于法律的设置。法律给了警察追剿罪犯的权利,给了律师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提出无罪或罪轻辩护的权利。现实中,警察眼中所有人都是罪犯,必全部缉拿之而后快;律师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两者或都内心以为自己在维护公平正义,两者对公平正义的理解或也有很大区别,矛盾势所难免。

美剧中常常看到某人被警察抓了之后,首先拼命喊着要见律师,律师来了,正在询问的警察无可奈何地退出,然后很快就看到律师将自己的当事人领出;警察虽对律师表示憎恨,却也无计可施。但这毕竟是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法治,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大大地不同。

有些外国人就是不理解“中国特色”,所以总是不理解那些被警察掳走的人见不到他们的律师、得不到法律帮助的原因。

“中国特色”的“依法治国”,警察和律师之间的矛盾也深具“中国特色”。

在对复杂问题进行简单分析之前,首先要排除三点可能影响分析的因素,虽然这三点因素存在,甚或在某些情况下发挥重要作用。

第一是长官意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核心观点就是坚持党的领导。现实中,党不是抽象的群体,也不是散兵游勇,而是各级由党委书记为代表的活生生的、有血有肉、充满爱恨情仇的人,当其对律师感觉不爽的时候,随时可以命令手下兄弟收拾他们。

第二是邀功请赏的心理。官场上暗藏刀光剑影,充满喋血竞争。小弟早看出老大对律师感觉不爽,自己何不找个理由先下手为强,既解决了老大心腹之患,又让老大看到了自己的忠心和手段,为自己将来获得提携、升官封爵铺平道路。

第三是树敌的需要。这里“妄议”的嫌疑,我点到为止。中国这样一个党天下的体制,为了转移矛盾,维护其内在的团结,总是需要不断在外部树立敌人。而现在,律师群体就是他们的一个敌人。到此,我经常想起《乌合之众》对这种现象的心理分析,也会想起《1984》中“老大哥”的作为。

警察对律师的打击源于一个“恨”字。警察对律师的恨不是阶级恨,而是类似于“小偷会武术,警察弄不住”的恨。

据我所知,有一帮北京律师——包括被掳走的几个律师,每周只在北京过过周末,一到星期天晚上或周一一早,就背着书包、拉着箱子奔赴祖国各地去捣乱。在那些地方,他们代理当地律师不敢或不愿代理的强拆、法轮功、异议人士或黑社会案件,和当地公检法形成直接对抗。律师懂法律,加之一些律师个性执着,依据法律,和地方公检法据理力争、寸步不让,搞得他们既恨又怕,无可奈何中只好层层上报,让他们的老大去处理解决。

在一些警察看来,警察做着枯燥繁琐的工作,被人恨遭人骂还时时有生命危险,纪律严格,收入低下;而律师自由自在,动动嘴皮子就收到那么多钱,凭什么啊!所以有些时候他们不敢动手打律师,但会私下里挑拨当事人和律师的关系,当他们之间发生冲突时,警察会心中窃喜,袖手旁观。

虽然恨,但毕竟“依法治国”了,警察不能像从前一样明目张胆地搞“黑头套、黑帮绑架”那一套了,总要有些新意。

这两年,警方招收了些懂法的人,努力推动《刑事诉讼法》向有利于扩充警察权力的方向发展,比如指定监视居住和三类需批准才得见律师的条款的规定。案例:此次警察强掳律师,又不让他们会见自己的律师,并使之披上了似乎合法的外衣。在此番警察和律师的较量中,警方借以国家权力,修法以备;律师们则百般无奈,以致一些律师至今下落不明。

互联网得以让人们沟通联络,维权律师的势力也由此不断发展壮大。以前依靠司法局注销或吊销律师执照的办法已经落伍,而抓个别律师定点清除的手段也起不到震慑作用了,于是有人献计献策“将这些律师当成反党集团,一定效果显著”。我们当然不知道是谁出此妙计,不能否认体制内也有高人。

用“反党集团”“异己分子”名义进行打压,是该党建立以来屡试不爽的有效手段,特别是执政之后,更是惯常的杀手锏。著名的案例有“高饶反党集团”、“彭罗陆杨反党集团”、“习贾刘反党集团”和“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等等。纵观党史,其“伟、光、正”真不是白来的,而是建立在对那些“反党分子”坚定打压的基础之上。

时代不同了,再用“反党集团”收拾那些律师有些不合时宜,聪明的警察于是依据刑法给他们定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个实质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犯罪团伙。

“庆安事件”或许是让警察对律师痛下杀手的导火索。在警察看来,庆安那么一个小地方,警察开枪打死一个访民,芝麻大点的事情就被几个律师和公民搞得举世皆知,警察疲于应付,声誉再次降低,再不收拾这帮律师,警察的日子也没法过了。

领头“大哥”感觉到了手下兄弟们不满的情绪,终于决定为小弟们出头了!

领头大哥既要出头,一定会谋划全局。

列出名单——哪些律师要抓,哪些律师要限制出境,哪些律师要约谈敲打。全国各地警察严密监控这些律师,提前布局,一旦出手,全国一盘棋!

操纵媒体——包括纸媒、网媒和央视。警察手中有提前准备好的素材,抓人之后立刻制作认罪视频,喂给几个擅长制作此类文章和报道的记者。央视滚动播出,新闻联播连续报道,党领导下的纸媒和网媒全面转载相关文字报道。

封锁边境——限制律师出境,以防他们和境外敌对势力相勾结,对大哥实施的打压行为说三到四;对于这些律师,下次想抓的时候可以随时抓到。

控制网络——加强网络封锁。早知道这帮律师运用网络秘密联系,于是在抓捕之时,指令网络部队运用高科技,堵塞网络通道,避免、阻止律师通过网络串通联系。

调用“水军”——指挥“五毛”在网上发帖,对律师抹黑,而把反对、质疑的声音统统抹掉、删掉。

司法局、律协配合——“大哥”收拾这些律师,也是为你们的官位着想,你们要好好配合,做好其他律师的安抚工作,在接受采访时要多说这些被打压律师的不是。

在此一系列的谋划下:

7月9日凌晨,王宇丈夫包龙军送儿子包卓轩去机场,天津警方悄然入京,在包龙军和包卓轩安检时,将二人抓捕;同时断了王宇家中的电,撬门抓捕了王宇。

7月10日一早,再兵分两路,一路在宾馆抓捕周世峰;一路查抄锋锐律师事务所,对助理和行政人员实施抓捕。

警察们一定觉得这些律师太好抓了,没有一点警惕心,个个束手待擒。警察们干得漂亮,心中满了成功的喜悦。

领头“大哥”出手,“消失”了捣乱的律师,既安抚了警察兄弟们,也让检察院法院的兄弟们舒了一口气,总之:跟着“大哥”干,“大哥”会罩着你们!

反对的声音没有了,质疑的声音也小多了,好一派海澄天阔云飞散!“依法治国”在警察的推动下顺利实施,“和谐盛世”就在眼下。

律师和警察之间的事似乎完了,但似乎还没有完。不知以后类似于纽伦堡审判之类的审判还用不用得到律师?

                                 2015年11月16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2期  2015年12月11日—2015年12月2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