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我的维权经历与感受
——国际人权日见证中国人权(图)

李碧云


(李碧云参加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庆祝美国国庆)

今日(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中国政府说,中国人权比西方人权好五倍,但我为何很多次被绑架、被构陷入狱、被暴打、被关黑监狱、被强制打针、被虐待、被多种酷刑折磨致身残,我经营10年之久的家园、店铺也被夷为平地?以下是我的维权经历。
                 
我是李碧云,中国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容桂容里村村民。顺德是鱼米之乡,我高中毕业后一直在家乡工作,主要是从事财务,工作和生活优越稳定。

容里村原有2200亩工业区及数千亩农田和居住用地,村里每年收入租金近一亿,兴建了小学、中学、水电站,还在40平方公里内修了公路,搞了绿化,等等。但是当地官商勾结,幕后操弄,这么多的土地、资产、物业都被他们违法侵吞了,而村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2009年1月,数百名村民到施工现场要求停止施工,几个村民被数十名施工方人员用铁棍追打;后来又发生近20名村民,被施工方和政府雇用的着迷彩服的歹徒打伤事件。警方对之没及时制止,更没有抓捕凶手。我在场拍照,留下证据,并发布到网上。其后,我向村民宣传国家的法规政策,带领村民讨公道,向肇事方追索医药费。于是人们增强了信心,越来越多的村民站出来维权。

但是厄运从此降临到我身上,我一个弱女子受到当局的打击报复:多次绑架、栽赃构陷、关押毒打、虐待折磨,被关黑监狱、强制打针,被抢劫,家园被夷为平地。

1、2009年7月15日,我和3个村民到省公安厅反映实事,被顺德区顺德公安大队长李志堃强行绑架,拖进车里暴打和侮辱,之后被关押审讯,逼认“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李志堃等对我进行刑讯逼供,造成我胸椎和头部硬击伤、颈椎扭曲、口腔扭弯、腰椎折断、尾椎粉碎、胆主管扩张、失声——几个月不能出音,不能正常走路,并吐淤血8个月。其后,我反被构陷“妨碍公务罪”,判刑10个月。

2、2011年4月份,我受村民推举,参加容里居委会居民代表和居委会主任的选举,得票2000多,却被当局投假票和黑箱统计,非法废除了我的当选。同年8月底,由626个村民推荐,我依法成为顺德区人大代表选举候选人,反被构陷“破坏选举”罪关押7个月。2012年4月,我被顺德法院采取强制措施,监视居住,取保候审12个月。其间,我多次被绑架、关黑监狱、被入屋盗窃。


(李碧云独立参加人大代表选举被构陷并被暴力致残)

2013年1月23日我向广东省检察院投诉,下午5点多从省检察院门口被顺德容桂公安苏发、吴湛华等绑架,强行拖上车,押回南华派出所,受到关押和虐待,以致晕倒,而警方则对我泼冷水。

3、在2013年7月24日,顺德公安容桂容里社区指导员吴湛华带领十多人到广州出租房,用铁棍撬门冲入,将我绑架,戴上黑头盔,押至顺德容桂幸福区派出所。他们将我带入黑房,锁在铁凳上逼供。由于我拒绝在“妨碍公务罪”文书上签字,被扭曲身子,反手锁在走廊中,在台风与暴雨中吹淋十多个钟头。其后,我被关在顺德看守所女仓257室,又饿又冷,低烧,以致昏迷,而管教黄曼丽指令把我丢在有水的地方,致使我整日昏迷不醒。

4、2013年10月12日晚,顺德公安破门入屋,将我绑架,构陷我“妨碍公务”罪,对我进行残暴殴打,造成我胸椎折损等,身体致残。我被关押在恶劣的囚室,受尽虐待折磨:脚戴20多斤的脚镣、加锁手脚扣、锁睡“十字架”床等等。

大热天,40平米的监房挤满近60人,我身体差,因气闷而昏厥。高温下,没风扇、没空调、关紧门窗,我多次被医生用3张棉被盖住身体,致使我全身抖颤,呕吐血水。之后,我又多次昏厥,昏厥时,管教指令4个囚犯,抄起我的四肢,前后扯拉,我的手臂差点被拉断了。

在种种虐待折磨中,我的体重缩到60多斤,瘫痪十多天,眼睛不能睁开看东西一个多月,嘴不能发出声音说话两个多月,右手被拉伤连拿一张纸都拿不动,脚又不能走,只能像蛇一样在地上爬。如此悲惨的人生!


(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官员赴医院探望被迫害致病致残的李碧云)

此次,我被关押14个月7天,被各种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2014年12月18日,在顺德看守所走廊中,我被秘密宣读犯“妨碍公务罪”,免于刑事处罚。然后,7、8个人把我压倒到地上,戴上黑头盔,捆扎,抬上面包车,从顺德看守所运出,弃于路口。


(李碧云被戴黑头盔弃于路旁)

5、在2014年11月28日,所谓“执法人员”把我经营10年之久的家园和饭店违法拆除,夷为平地。这些年来,我的家人也受到株连,遭到打击报复。弟弟曾被殴打得吐血,被拘留;妹夫因家中多人是政府工作人员,受各方压力与妹妹离婚;妹妹则被恐吓:如继续帮助我,会不让其孩子上公立学校;姐姐、姐夫受牵连,无法找到安定的工作。


(作者被强拆的房子和店铺)

6、回顾过去几年的维权经历,我感受到权力阶层的贪婪和残暴,也感受到被欺压百姓的痛苦和绝望。他们的法律是压迫我们的工具,法庭是他们的摆设!他们的强国梦就是百姓被掠夺被镇压的噩梦!为了公民的权利和尊严,我和很多国内的维权人士一样奋起抗争,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健康,还有很多人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是权贵阶层继续变本加厉打压和掠夺我们!中国的依法治国在哪里?我们的出路在哪里?中国的人权在哪里?

2015年12月10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2期  2015年12月11日—2015年12月2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