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真勇士
——记张圣雨

刘正清

张圣雨,实名张荣平,湖南郴州人,与我是老乡。2011年2月中旬我们广州几个朋友因吃饭时闲聊“茉莉花”事件,先后被拘捕。那阵子,我原以为广州民主活动受到重创,广州应该会清静一段时间,没想到不久就有个叫张圣雨的和两个湖南老乡到广州大学城发传单宣传民主被抓,抓捕过程中张圣雨高喊“打倒共产党”。其后,他被行政拘留15天,其他两人被遣送回老家。

稍后,我们几个朋友再聚餐,张圣雨也来了。他单薄的身躯,穿着一件挂泥土痕迹的白衬衫,让人一眼就看出其来自贫瘠农村,是个干体力活的。席间他的言论有些偏激——他的传单错别字很多,我的脑海里忽然间闪出共产党闹革命时的“流氓无产者”,心想我们所追求的民主可不是“打家劫舍”的革命。

大约过年把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了张圣雨的文章,没什么华丽辞藻,但很在理,也有条理。这让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自2013年以来,张圣雨因为宣传自由民主,曾被拘留达13次之多。近几年,他投身街头维权抗争活动,参与了几乎所有的国内重大的有关事件,如:声援《南方周末》、声援“建三江”被拘捕律师、声援郑州“十君子”、“4∙29”赴苏州纪念林昭、参与曲阜“薛福顺死亡案”抗争,等等。每次抗争活动,他几乎都是首当其冲的被打压者。近年来我得到的有关他的消息,不是被抓,就是被殴打、被酷刑。

张圣雨的家人不理解他,每次他被抓,关心他的朋友们都联系不到其家人,不知道他的家人是否知道他被抓,是否收到了有关的法律文件。为此,有朋友就要他预留几份刑事授权委托书,以便拘留后方便律师去会见。但他很是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说:“拘留也不过是十来天,大家都很忙,算了吧。民主圈的资源有限,还是把有限的资源留给急需救助的朋友吧。”

2014年7月,为余建凤案,张圣雨陪我到清远。在他女友马胜芬的反复敦促下,他留了一份空白刑事授权委托书给我。2014年10月3日因声援香港“占中”,圣雨“被失踪”。我先后到广州越秀区、荔湾区看守所查寻他的下落,直到12月初,圣雨同监室的狱友出来捎信,我才得知张圣雨关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于是,我即去该看守所办理会见张圣雨的手续,但当局以张圣雨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为由,拒不让律师会见。案件到了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了,我再次要求会见张圣雨,当局又以“张案与唐荆陵案有关连”为由,不让会见。我到检察院复制案卷之后,持广州市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并与看守所理论一番之后,才于2015年4月29日第一次会见到张圣雨。其间,张圣雨被关押七个月之久,律师不得见。

张圣雨是个真实的人。第一次会见,他告诉我,他刚进看守所时抱着死的心态与管教、武警发生了冲突,被关了禁闭。不等我开导,他就主动对我说:“事后我也在反思自己,反思我的一些做法,考虑怎样让身边的人接受我。我现正在看《论美国的民主》、《金融的逻辑》、《全球通史》,我很想看《圣经》。”他的真诚感动了不少人,一次驻所检察官找他谈话,说:“你是个好人,就是脾气太躁了点,一根筋。” 圣雨跟我说:“我性格躁确实不好。”

张圣雨文化程度不高,2011年与其初识时,他的错别字还挺多。但他爱学习,提高很快,网上可搜索到他写的不少文章。此次开庭——2015年11月13日,他的《自我辩护和最后陈述》非常出色,受到很多朋友的赞誉。前些天,一个朋友悄悄地问我:“张圣雨这篇自辩状是不是你帮他代写的?”我说:“我怎敢为他代笔,这篇稿子是经看守所管教之手。”

张圣雨很节俭,外面的朋友为他存了些钱,但是他几乎没用。会见时我劝他不要太节俭了,别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他说:“我是过苦日子长大的,看守所的生活我能习惯。”每次我去会见时,都想给他存点钱,但都因账上的钱未动而存不进去(该看守所规定凡账上超过一千元的就不再接收存款)。

张圣雨的身世非常悲凉,因父亲地主成分,母亲受不了歧视,在他3岁时离他而去(改嫁)。因宣传民主,圣雨又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几乎断绝与家里的来往。2015年11月11日我会见他时,转告外面朋友对他的关心,他流泪了。他说:“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我知道大家都在关心我,我不知道怎样表达对他们的感激之情。” 圣雨很重情,他对同样苦命的马胜芬一往情深,说:“我如果坐牢,我所有的财产都给马胜芬,如果外面的朋友捐款就捐给马胜芬,我不要。”

此次开庭,控方对张圣雨说:“只要你认罪态度好,可从轻处罚。”张圣雨说:“我不要你们从轻,我希望你们从重。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网上有议论,说“把张圣雨捧为英雄,是害了张圣雨。他应该服软。”并质疑:“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张圣雨知道吗?”这实在是对张圣雨的误读。

我希望人们认识一个真实的张圣雨。张圣雨是不是英雄,大可不必计较。要了解张圣雨,最好看看他的《我的自辩状》和《我的改革建议》——稍后将公布。这两篇文章都是张圣雨在监狱中写的,可谓由衷之言。真理不在于学问,中国所面临的问题都是常识性的,国人所需要的是人的常识性的善恶、真假、好坏,于此,张圣雨是真勇士!

2015-11-1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1期  2015年11月27日—2015年12月10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