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穷人的惨境
——评山西王银洞低保人命案

两点心

2015年5月27日清晨,山西省古交市,一位60岁的老人吊死在古交市政府的大门上,这位老人叫王银洞。之后,他的儿子王丽文因涉嫌遗弃罪被当地警方逮捕。《华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位父亲在自杀前,曾经为了自己的“低保”被取消一事,多次要求相关部门予以恢复,但未果;而他被警方逮捕的儿子,生存状况也同样令人唏嘘。

王银洞在他孩子还小的时候,家里房屋倒塌了,于是一家人就一直寄居在邻居家。后来邻居家儿子要结婚,他们就搬了出去。儿子王丽文13岁就开始出去打零工。2008年王丽文结婚后,王银洞的妻子和他离了婚,王银洞也出外打工,但是挣不来几个钱。由于儿子王丽文一家的条件也不好,所以王银洞也不能在他儿子家常住。王丽文一家四口人(他、他老婆、一儿一女)租住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民房,一大一小两张床占据了屋子近三分之一的空间。房东告诉记者,这个房间每月房租仅一百多元,可这家人已经欠近一年房租了。

陈家社村原村支书陈润小告诉《华商报》记者,2007年,他当村支书的时候,考虑到王银洞有脑梗,又没住房,就给他办理了“低保”,从2008年开始领取。可不知道为什么,3年前王的低保被莫名其妙地取消了,让人诧异的是,同村很多条件比王银洞好的却都吃“低保”。

这起低保人命案,让我想到最近一起扶贫腐败案“广西贫困县马山县扶贫黑幕”:被扶贫的3119人中,竟有3048人超过贫困线,仅有61人符合标准。超过贫困线并得到扶贫款的人员中,有343人是财政供养人员,有2454人购买了2645辆汽车,有43人在县城购房或自建住房,有439人为个体工商户或开公司。该县扶贫款项绝大部分被这些虚假的“贫困户”贪婪占有了。

一方面是穷人领不到低保,一方面是有权有势的人冒领扶贫款。这就是中国救济制度的现状!它促使低保惨剧频频发生。

据媒体报道:

2013年3月9-10日贵州天柱县槐寨村村民低保被村官侵吞,求助镇政府,遭警察镇压。

2013年6月7日厦门公交大火案,这起大火案,或因为嫌疑人陈水总低保被取消而引起。

2014年5月9日,瘫痪女子邓元姣屡次申请低保被拒,被丈夫弃乡政府,3天后死亡。

2014年6月28日,泉州85岁陈浅治老人,其低保被贪污,存折被骗走,致其饿死,其后老人耕地被抢走。

看到这些新闻,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会忍不住悲伤!穷人为了办理低保而有可能丧命。政府不给低保也就罢了,还不允许你声张、抗议,否则就被镇压,或者把你的子女以遗弃罪抓起来。这些官员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对于穷人,低保是其救命钱,他们怎么忍心挪用贪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中国会有那么严重的仇富现象,因为很多有钱有势的人为富不仁,他们已经占有了大量社会资源,可是他们还是不满足,连这一点点扶持穷人的资源他们也要霸占!比如,在我居住的小城市,有个生意人,虽然生意不大,但还是不错的,他去年还为儿子在省城全款买了一套房子,可是他却吃低保,今年清理整顿,他的低保被取消了,他还非常生气。

今年低保大整顿,我有幸经历了办低保的过程。我发现地方民政人员及至村干部非常冷漠。他们认为自己有权,别人就得求他们。他们办理低保,首先考虑的不是申请人是否困难,而是这个人与自己关系如何,其是否有关系、有权势,对自己是否有用。没权没势没关系的穷人,办低保真是很困难。当穷人咨询如何办低保时,他们先是糊弄你,糊弄不了的,就拖延,让你填个表格,然后就没有消息了。有个病友低保申请表递上去半年了,都没消息,他每次去问,都说还没批下来;再问,对方回答,名额已经没有了,等有名额了再通知你。穷人办低保真难!要想办上低保,首先得找基层干部说好话,送些好处;他们替你上心了,那以后就省事多了。但是,如果你有关系、有势力,办低保就容易多了!

我真是纳闷,低保不就是用来帮助穷人的吗?怎么办起来那么困难呢?常常是扶贫款到了穷人手上已廖廖无几;而享受“扶贫”的人又多是领导的关系户。结果是“扶贫款”、“低保款”成了各级官员谋利、拉关系、巴结上级的工具!这是普遍现象。中国的“扶贫”“救助”机构贪腐严重,从上到下,都腐烂了。

正如一位律师所讲,“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向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可是在现实社会中,穷人却无法很好的享受这个权利。这个权利不是被剥夺,就是在实行过程中困难重重!”

穷人要求的不高,只求能吃饱,活下去,可是这一小小的生存愿望也很难满足。中国底层民众的人权无法得到保障,一方面由于他们的文化知识所限,当其权益受到侵害时,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现有体制下,权力为所欲为,无监督无制约,因此底层民众权益受到侵害,即使占天大的理,也无处可申。

中共一谈到中国人权,就说要考虑中国国情,首先要保障的是中国人的生存权、发展权。可是,通过这个低保事件,我们可看到,中共连穷人的生存权都不能保障,更别说发展权了。要知道,目前中国这样的穷人还有八千万,他们的人权普遍受到各种侵害,处于挣扎的惨境。

事实告诉我们,如果不从根本上改革,实现自由民主的制度,还权以民,哪怕中共出台再多的“扶贫”政策,也解救不了穷人的生存惨境,如同其无法解决腐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1期  2015年11月27日—2015年12月10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