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从《野心时代》看中国(五)

王丹

(上接第166期

在前面四篇关于欧逸文的《野心时代》的导读中,我们主要针对“野心与集权”,“矛盾而撕裂”,“虚假的世界”和“内生性矛盾”这四个当今中国发展的特点,引用书中的内容进行了以单一主题为核心的分析。其实,在《野心时代》这本书中,还有一些也许不是那么宏大的叙事主题,而仅仅是一些类似花絮的描述和分析,或者作者轻描淡写的一些表述,但是,也同样精彩地给我们展示出来一幅《清明上河图》一般的现实画面,让我们对今天的中国,有更加深入的认识与理解。

从这一篇开始,我就挑选其中一些观点介绍给大家,来进行点评,希望可以跟读者朋友分享从中得到的对中国的认识。

第一个例子是关于消费的。作者提到了中国的消费繁荣,他在书中指出说:“消费,或至少是逛街,变成主要嗜好”,他还给出了一个数据:“中国公民平均每周花约十个小时在购物,而美国人平均不到四小时”。

消费繁荣当然是今天中国社会的主要画面之一。各种旅行团的庞大消费能力,使得包括欧美国家在内,虽然对于中国游客的生活习惯无法习惯,但是也抵挡不住盈利的诱惑而纷纷不断增加中国人来自己国家旅行的便利,为的就是分享中国的消费繁荣的红利。消费繁荣,也被作为中国经济发展强劲、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主要证据,让中国人在世界上扬眉吐气。但是我觉得更需要注意的,是欧逸文提到的那个对比,就是每周花在购物上的时间:中国人是十个小时,美国人是四个小时。

坦率地讲,跟欧洲国家人民比起来,美国人相对来说已经算是最喜欢消费的了。毫无疑问,美国人的消费能力也比中国人强,这从双方人均国民收入的悬殊对比就可以看出来。那么,为什么美国人的消费能力,居然看起来不如中国人呢?我想,答案就像欧逸文指出的那样:在中国,消费、购物,已经成了主要嗜好。

美国人并不是没有钱,或者说,美国有钱人不会比中国更少,但是美国人花费在消费上的时间比中国人少,那是因为,美国人有更多的追求需要金钱的支持,因而消费并不是他们的主要嗜好。例如,美国的慈善事业发达,很多人把自己的积蓄不是用来购物,而是用来支持社会发展的进步元素。比尔∙盖茨捐出自己的资产成立基金会,帮助疾病防治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但是你很少见到他穿名牌,开跑车。很多美国人把自己的储蓄用到政治献金、各种名目的小额捐款,以及旅行、探险等事情上。对于美国人来说,金钱不仅仅是用来购物的,也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人生意义的。

相比之下,中国人以购物为主要嗜好,反映出的,其实是精神生活的贫乏。对于很多有钱的中国人来说,除了把钱花费在购物上,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可以更有意义地支配自己的资产,或者说,他们即使知道,也不愿意这样做。哈维尔曾经说过,在后极权主义国家,人民没有选择领导人的自由,但是有了选择电冰箱品牌的自由。而后者,体现出来,就是消费的繁荣。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种消费的繁荣,其实是自由的匮乏的另一面体现。不错,消费繁荣,是中国崛起的象征;但是消费繁荣背后,体现出的中国人精神生活的贫乏,则是中国崛起的另一面。换句话说,消费繁荣的美好表象下面,恰恰是中国发展的问题所在。

第二个例子是关于教育的。欧逸文提到了在中国很有名的一本书:《哈佛女孩刘亦婷:素质培养纪实》。这本书中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虎妈”刘卫华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能够出人头地,在女儿十八个月大的时候,就要求她背唐诗;小学时代,她带着女儿到喧闹场合读书,以磨练她的专注力,而且照表操课:每读二十分钟,跑楼梯五分钟;为了培养韧性,叫女儿双手握冰,每次十五分钟。欧逸文作为一个美国式教育长大的人,不禁感叹“这乍看起来很荒谬”。这样对待自己的小孩,在美国这样的社会,确实是不可思议的。

这确实荒谬,因为这样的教育压抑了孩子的独立性和主体性,使得他们在自由成长的年代就被加上了无比沉重的负担。但是,这也确实是中国家长的普遍做法。只要有能力的,都会想尽办法按照刘家这样的做法教育自己的小孩。这本来是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为什么要专门提出来讨论呢?是因为,针对这个问题,过去我们的讨论都是从教育方式出发,而忽略了一个其实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因而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90后世代。

作为一个世代,90后的很多人其实就是在这样的“荒谬的”教育方法下长大的。不仅是家庭,负面的影响还来自于社会环境,与他人的攀比,以及从小就沉浸在网络世界和游戏中造成的后果。这些影响和后果加在一起,使得90后世代具备很多值得研究的独特的地方。

对于90后世代的研究,现在并不多见。但是我认为,中国的90后世代是怎样的一代,决定着中国会有一个怎样的未来,因为毕竟,未来还是属于更年轻的世代的。类似刘卫华这样的教育,对这一代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会使得他们有什么样的优点、什么样的缺点,这些作者并未在书中展开讨论,但是我认为应当是观察中国未来走向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值得我们更深入地去研究。

有的时候,提出问题本身,比找到答案还重要。而这,正是《野心时代》对于观察中国做出的重要贡献之一。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7期  2015年10月2日—2015年10月15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