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血洗“模范省”

卢尚华

民国时期,广西有“模范省”称号,政治上比清朝时期有很大的进步,但1949年中共入主广西后,随即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血洗“模范省”。

据《广西通志》之《公安志》记载,1950年11月至1953年10月,分三个阶段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广西全省杀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反动会道门头子、其他反革命分子合计46,278人。1949年广西总人口为18,452,013人,杀人比例达到千分之二点五。

又,《广西通志》之《政府志》记述:“1950年初……仅2、3两月,比较大的暴乱就有40余次,全省被杀害的干部和群众达7219人……解放军在广西1年零7个月的剿匪作战中,共歼匪43.9万余人……有7462名干部、战士为中国革命,为巩固广西新生的人民政权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此两项死亡达14,681人。

此外尚有:协助解放军剿匪的民兵阵亡人数未记入,战斗中击毙土匪总数未记入,关押管制中的反动分子病亡、自杀总人数亦未记入。笔者查看广西多地县志,因许多县志缺少记录,仅有少数县志有记载,故仅可做一个很粗糙的估计:阵亡民兵约2000人、被关押管制的各类分子病亡、自杀约2000人,剿匪战斗被击毙土匪约20,000人。

由此估算广西损失人口总计为85,000人左右,约占全省人口的千分之四点六。与此同时,作为政治的延伸,有3401位广西籍子弟阵亡在东北鸭绿江对面的异国他乡,他们与湖南省韶山籍的毛岸英一样,再也回不来了。毛岸英死于1950年11月25日,当时他的父亲已经命令对全国的政治敌人举起屠刀……(毛岸英之死可视为毛泽东发动政治屠杀的果报)本文,在朝鲜战场死亡的广西子弟人数不计入广西人口损失,他们的鲜血没有洒在广西大地上。

全国诸多省份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是以一种“文明”的方式开展的:要由公安机关对敌对分子做调查取证,至少在表面上要经法庭审判,重者判死刑,其次者判徒刑,再次者交群众管制或教育后释放。特殊的是,广西的反革命分子有两种,一种是文的反革命,一种是武的反革命,又称“土匪”,所以,广西的镇反运动可分出两条战线,一是公安法院战线,对付文的反革命;另一种特别方式是剿匪,由军方为主力,由公安和民兵配合实施。因为广西有四十多万武装起来反对中共政权的土匪,中共当局不得不动用庞大的军队进行镇压,全省剿匪部队最多时达15个正规师、12个独立团,兵力近20万人,此外还有地方部队几万人和几十万民兵参与。经1年零7个月剿匪作战,共歼匪43.9万余人。当时广西约有420万户1800多万人口,平均约每十户人中就有一人被“歼灭”。全省在剿匪和镇反运动中估计死亡85,000人,平均每五十户就有一人陷入血光之灾。

笔者查阅广西各地县志,有一定数量的县志对镇反运动轻描淡写,从其文字中看不到几许血腥,也有相当数量的县志如实记录了各方的死亡数据。如:

1、《南丹县志》有关记载:1950年农历4月17日,土匪血洗芒场乡孔明村,惨杀农会会员和群众35人,奸污妇女,牲畜财物洗劫一空。同年10月,中共中央下达关于镇压反革命的指示,南丹县积极组织地方武装配合人民解放军侦察围剿。至1951年4月,共击毙土匪、特务、反动地主恶霸、反动党团骨干、反动帮会道首等2634人(——《政法志》)。牺牲民兵等19人(——《人物》)。因此,笔者计算出:三项死亡计2688人。1951年全县有103,067人,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二十六。以上数据超乎笔者的想象,暂不能排除文字记录上的错误。对照《军事志》,“在整个剿匪过程中,在南丹战场上被击毙的匪首匪兵及因罪大恶极被枪毙者共630人”,若加上镇压反革命运动,诸项死亡计千人左右(即人口损失千分之十左右),比较可信。

2、《田阳县志》有关记载:镇压反革命运动,至1951年2月,全县共抓获罪犯1206人,处决361人(——《公安》)。土匪杀害20多名解放军战士、23名男干部,1名女干部被轮奸致死(《清匪反霸》)。盘踞在县内的土匪有6股,匪众6181人,至1951年6月,县境股匪基本肃清,击毙土匪1783人、活捉1345人(——《军事》)。牺牲本县籍战士、民兵36人(——《人物》)。因此,笔者计算出:以上诸项计死亡2269人。1951年全县有36,556户169,393人,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十三点四。

3、《乐业县志》有关记载:镇压反革命,1952年12月至1953年8月,在土改中进行3期镇压反革命,搜捕各种犯罪分子144人(其中土匪68人,反动会道门头子3人,不法地主15人,恶霸2人,特务1人,国民党员骨干4人),处决土匪14人、地主恶霸28人。外逃匪副师长覃仕瑾、营长黎顺华在县城被枪决(——《公安志》)。匪情:股匪杀害干部群众计有89人。从1951年1月至6月,乐业县境击毙匪军长1人……镇压匪首138人。笔者从多次剿匪战斗中不完全统计出双方共死亡525人(——《军事》)。因此,诸项共计死亡约800人。1952年全县有12,918户57,618人,有土匪2800多人,大约五户出一匪,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十三点八。

4、《柳江县志》有关记载:1950年3月至9月,土匪杀害区乡人民政府工作人员17人,杀害农会会员、民兵和群众共66人,打死打伤人民解放军115人。公安机关依靠群众,配合剿匪……同时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逮捕反革命分子1302人,按镇压反革命条例给予惩处,判处死刑921人(其中由军事法庭执行417人,由地方政府及人民法庭执行504人)(——《公安司法志》);判处有期徒刑381人。歼匪统计:毙匪833人,伤匪302人,俘获、自新若干,总计11,237人。解放军负伤198人,牺牲91人(——《军事志》)。因此,诸项死亡人口计1928人。1951年全县有48,926户211,084人,匪口11,237人,匪口、户数比约一比四,平均四户出一匪;人口损失约千分之九点一以上。

5、《隆安县志》有关记载:清匪反霸斗争,共剿灭土匪8008名;全县列为恶霸145名,处决19名;干部群众被土匪杀害175人。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挖出特务86名,其中处决82名,击毙2名,自杀2名。登记反动党团分子974名,其中骨干分子314名,击毙1名,病亡1名,自杀2名(——《重大政事纪略》)。在被清剿的土匪中,处决423人,击毙76人,自杀20人,病亡134人(——《兵事纪略》)。因此,诸项死亡计937人。1950年全县有23,898户128,061人,匪口8008人,匪口、户数比约一比三,平均三户一匪。人口损失约千分之七点三,其中自杀、病亡159人,占死亡人口六分之一左右。

6、《鹿寨县志》有关记载:1950年6月24日,匪刘才甫率部100余人,屠杀峰村乡板里村男女老少72人(——《大事记》)。1950年10月,县内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据统计,当年12月至次年10月,打击土匪5353人,恶霸41人,反动党团骨干29人,特务6人,反动会道门头子6人,共计5435人。其中处决960人,战场击毙122人,关押1504人,管制16人,释放587人,自新登记2043人,自杀、病亡203人(——《公安司法》)。牺牲10人(——《人物》)。因此,诸项死亡计1357人。1950年全县有45,147户176,642人,匪口12,000余人,匪口、户数比约一比四,平均四户出一匪;人口损失约千分之七点七,其中自杀、病亡203人,占死亡人口的七分之一左右。

7、《永福县志》有关记载:据不完全统计:永福、百寿两县被土匪杀害296人(解放军牺牲94人,区中队战士和地方干部牺牲32人)。镇压反革命运动,于1951年11月全面铺开,历时6个月,通过清查,到1952年10月底止,共逮捕各种犯罪分子421人,处决民愤极大的土匪恶霸共23人,判刑253人,在管制期间病亡7人,自杀3人(——《重大政事纪要》)。县委于1951年4月颁发了关于反霸清匪十项具体规定,指出:“现尚潜伏的匪徒,除加紧捕缉外,应限期令其向当地政府自新,仍给予宽大处理,如胆敢集股活动者,一经捕获,无论匪首匪众,一律就地枪决”……共处决土匪恶霸744人,其中恶霸293人,顽匪451人……历时一年半,共歼灭大小股匪百余股,达6400余人(——《战事纪要》)。因此,诸项计死亡1073人。1952年全县有31,412户135,410人,匪口6400人,匪口、户数比约一比五,平均五户出一匪;约损失人口千分之八(未有剿匪击毙人数记录)。

8、《恭城县志》有关记载:1950年1月土匪暴乱,解放军、县大队战士和干部群众共164人牺牲;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土匪袭扰村庄、破坏农会、杀害干部群众141人(——《大事记》)。捕获各类反革命分子1119名,根据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惩治反革命暂行条例》,依法处决854人,社会秩序大定(——《政法》)。若干剿匪战斗中击毙土匪16人(不完全统计,击毙人数偏小),从1950年10月起,7个月时间,全县共消灭土匪2500多人(——《军事》)。因此,诸项死亡计1175人。1951年全县有28,050户145,099人,匪口2500多人,平均大约十一户出一匪;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八点一。

9、《平南县志》有关记载:自解放至1951年10月,共逮捕人犯7843名(其中外地转来629名),处决1984名(其中部队杀795名,地方杀1189名),判刑2373名,病亡57名,管制2441名,逃跑1名,转移987名。镇压反革命运动期间,各种损失情况(不含部队)如下:工作队同志牺牲40名,农干被杀20名,农民积极分子牺牲3名,民兵受伤2名,群众被杀110名(——《公安司法篇》)。

据公安局统计,在处决的1342名土匪中,国民党军官64人,国民党行政人员255人,惯匪246人。兵痞75人,流氓105人,地主富农67人,工商业资本家31人。某次兵事:1950年3月7日,县大队配合解放军一连再进同和剿匪,歼灭300多名,俘虏100余名,就地枪决六七十名,其余释放。某次兵事:1950年12月,至12月底,共活捉土匪1409人,枪决442人,基本肃清江南土匪。至1951年10月底统计,全县有土匪17,680名,被消灭17,104名。剿匪战斗中不完全统计,双方阵亡755名(——《军事篇》)。因此,诸项死亡合计约2969人。1950年全县有10.55万户46.72万人,有土匪17,680名,大约每七户出一匪;人口损失约千分之六点四。

10、《昭平县志》有关记载:1950年7月30日,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即在全县范围内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至1953年6月基本结束,对清查出的反革命分子,处死刑1133人,死缓11人,无期徒刑6人,有期徒刑713人,管制88人,教育释放1447人。在镇反中,于1951年在机关内部开展清理,清查出有通匪和现行反革命行为以及严重政治历史问题的68人,依法判死刑6人,有期徒刑19人,开除公职42人,开除党籍1人(——《公安司法》)。土匪在县境内制造暴乱达20多起,残酷杀害我基层干部和革命群众130多人。笔者不完全统计,双方战斗中共死亡180多人,“冻死土匪甚众”(——《军事志》)。因此,诸项计死亡1450人以上。1951年全县有人口176,175人,人口损失计千分之八点二以上,其中处死反革命分子1133人,占人口的千分之六点四。

11、《宜州市志》有关记载:《重大政事》——1950年7月,破获一起匪特案。将团以上的5名匪首全部捕获,将主犯洪振生判处死刑,立即执行。1951年1月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至4月底,计歼灭土匪13,503名,其中毙伤334名、俘获1944名、接受投降227名、接受自新10,998名。根据“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的政策,至4月20日,全县共枪决匪霸907名。在此期间,各区乡结合土地改革工作,清算剥削帐,共斗争地主、恶霸64户,镇压地主、恶霸191名。《军事志》——1950年1月至1951年6月有735人被匪杀害,其中区乡干部23人,县工作队队员7人,解放军64人,农会干部17人,民兵17人,乡镇群众614人。至1951年6月底统计,共消灭土匪16,703人,其中有纵队级匪首11人,支队级79人,大队级342人,中队级645人,分队级2240人,匪众13,386人。不完全统计,战斗中双方死亡约160人。因此,诸项死亡人数计1994人。1952年全县有52,432户217,186人,有土匪16,703人,平均约三户出一匪;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九点二。

12、《象州县志》有关记载:1950年元月开始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匪首、恶霸分子实行镇压。同年10月上旬,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要求纠正镇反中“宽大无边”的偏向,全面贯彻党的“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全县共处决反革命分子、匪首、恶霸分子700余人(——《1950年后重大政事纪略》)。境内及其边缘地区活动的较大股匪有9股,共3800余人。至1950年9月底,全县被土匪杀害54人。剿匪战斗中不完全统计,击毙1100余人;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2月25日,对县境及瑶山土匪进行重点进剿,全县共歼、俘、自新土匪2093名;解放军、民兵、国家工作人员牺牲161人(——《军事志》)。因此,诸项计死亡2015人。1951年全县有41,710户174,035人;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十一点六(其中处决700余人占千分之四,战斗死亡占千分之七点六)。

13、《金秀县志》有关记载:土匪杀害瑶胞300多人。瑶山会剿土匪,共歼土匪38,000余名,其中师以上匪首236名,主要匪首甘竟生、韩蒙轩、林秀山、李荣保、余铸、杨创奇、白浪涛、黄品琼等无一漏网。不完全统计,战斗中双方死170人。因此,诸项计死亡470人。1952年全县有人口26,436人,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十八,但处决匪首、反革命人数无记载(该县是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县份)。

14、《环江县志》有关记载:大小反革命组织、股匪共计31股,人数多达5546人(附匪人员不计在内),占全县总人口3.68%。被土匪杀害的干部、民兵、群众116人。据不完全统计,共毙俘土匪5516人。镇反运动从1950年12月到1953年6月结束,全县共镇压各类反革命分子2795人(不含在剿匪过程中被毙俘土匪人数),击毙109人,处决493人,病亡98人,自杀43人,关押、管制、教育释放、自新一批(——《重大政事纪略》)。牺牲军人38人(——《人物》)。因此,诸项计死亡897人(自杀、病亡141人,占死亡人数的六分之一左右)。1951年全县有36,025户150,339人,平均七户出一匪;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六。

15、《百色市志》有关记载:《大事记》记录土匪袭击杀害干部群众11人,杀害解放军20余人。《解放后重大政治运动》记载——1950年10月至1952年12月,打击恶霸85人(其中处决47人,击毙2人);逮捕反革命分子1625人(其中枪决219人);打击特务分子4人(其中击毙1人);打击反动党团骨干66人(其中处决12人,击毙2人)。又据《兵事志》主要战事不完全统计,战斗中双方死亡40人; “枪决罪大恶极的匪首、惯匪525人”。因此,诸项死亡计859人。1951年全县有24,367户112,750人,人口损失约为千分之七点六。

16、《容县志》有关记载:据不完全统计,在全县范围内“反共救国军”有3个军,1个指挥所,19个师,5个支队。军级人员112人,师级人员39人,团级172人,团以下2329人,还有一批特工人员。被他们杀害的干部、群众共149人。1950年4月16日,驻军化装进入土匪正在开会的会场,智夺土匪的机枪当场毙匪30名。1950年8月20日,容县驻军进剿石头区的“反共救国军”,击毙敌人40多人。1950年至1952年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全县共处决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土匪和恶霸1174人,关押936人(——《公安司法志》)。开展了清剿土匪的斗争,剿灭土匪4673人,击毙匪首15名,俘匪首128人(其中军级2人、师级26人、团级15人、营级13人、连排级72人)(——《军事》)。因此,以上诸项计死亡1408人。1951年全县有74,665户330,497人,约损失人口千分之四点三。

以上16个县的县志记录数据相当具体,充满血腥。其它县志没有如此具体的记录,笔者认为当局其实是故意隐藏有关数据,有粉饰太平之意,当时的血腥程度其实都差不多。

共产党队伍于1949年末大规模进入广西建立政权,曾经试图招抚广西地方势力,有些人接受了招抚,也有人不接受,而是向中共发起武装抗争,可歌可泣令笔者印象最深的——广西隆林县苗族人杨登鹏,曾一度接受招抚,被派往南宁学习,实行洗脑,但他却潜回隆林家乡,树反旗,一度驱逐了当地的新政权,恢复民国政权,最后不敌中共大军镇压而瓦碎,一门忠烈。

1950年,中共入主广西,血洗“模范省”,令广西社会全面倒退。1954年起,因天灾人祸,广西多地发生大规模饿死人事件,不久之后,大跃进运动继续饿死几十万人。文革中的广西更为黑暗,广西一些地方发生政治屠杀,吃人肉;一些杀人元凶受中共军方庇护,不受清算,离休后享受富贵荣华,正义不能伸张,哪里还有“模范省”的影子?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6期  2015年9月18日—2015年10月1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