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从《野心时代》看中国(二)

王丹

(上接第163期

上一篇,我从欧逸文的中国观察的专著的书名《野心时代》,高度评价了该书作者对中国所处的时代特色的深刻认识。当然,这还仅仅是就书名揭示的主旨而言,具体到《野心时代》这本书,有更多的对中国的精彩的描述与认识,值得希望了解中国的读者认真阅读。以下,我就以自己的读后感想给大家做一个导读,谈谈这本书中哪些部分值得我们重视,哪些描述和分析揭示了当今中国的真实面貌。

1、这是一个矛盾和撕裂的国家

我们一般对中国问题有所观察的人,主流的看法都是觉得,中国的经济发展快速迅猛是有目共睹的,这不能不说是中共的成就。没有这样的成就,就无法解释它何以能维持统治到今天,因此,否认这个成就,显然是不客观的。但是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对于这样的成就带来的变化充满了质疑,对于经济高速发展之后的中国社会的特点,以及这些特点可能对未来产生的影响,都认为大有商榷之处。换句话说,我们都知道中国在发展,但是大家也都觉得,这样的发展,一定是有什么问题,而且是严重的问题。而在《野心时代》一书的开篇之处,作者欧逸文就对这样的疑问给出了一个明确的、很有启发性的答案。他认为,今天的中国,其实是一个“矛盾而撕裂的国家”。

他指出:“今天的中国因矛盾而撕裂。中国是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包包的最大买主,劳斯莱斯(Rolls-Royce),蓝宝坚尼(Lamborghini)等名车购买数量仅次于美国,只是治国的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想把‘奢侈’一词由各式排行榜中给禁掉。中国最富有城市的人均寿命与收入,跟中国最穷省份的差距之大,就好比纽约和非洲加纳一样。世界市值最高的网络公司里,中国有两家,上网人口比美国来得多,但同时政府加码投资,耗费史上最大心血想要筛检人类的表达自由。中国的多元,城市化及繁荣空前未有,可它是世上唯一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在牢里的国家。”(页16)

如果我们仅仅从表面上浏览这段话,不会觉得多么深刻,因为指出中国这样的矛盾现象,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发现,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点。但是作者把这段论述放在前言中,作为一种宗旨性的总结,或者说启动,我认为还有更多的内容,需要我们从中去挖掘。

例如,我们知道在中国的发展中,有很多相互矛盾的地方,我们也知道中国的社会随着经济的畸形发展,已经出现了社会撕裂现象,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孙立平教授十几年前就指出过社会断层的问题。但是把矛盾和撕裂结合在一起分析,指出前者是后者的原因,撕裂是因为矛盾的存在,这样的认识,就有其新意而值得我们认真思考了。

如果我们同意作者的观察,那么,不解决前述中的那些矛盾,就无法弥合社会的撕裂。因此,让政治发展与经济发展协调进行,在作者看来就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最关键因素,否则,社会的撕裂就会越来越扩大。我们有很多主张宪政改革的人士,都是从普世价值的必要性的角度看政治改革,而欧逸文的角度则不一样,他是认为宪政的存在能够调和已经发生的种种矛盾,从而让社会的发展路径有更多的共识点。

再例如,我不认为作者在这里提出中国的矛盾现象是老生常谈。事实上,我认为作者提出的矛盾现象,并没有被观察中国发展的人士真正认识到。因为,在很多人眼里,会觉得欧逸文提出的所谓“矛盾现象”其实根本就不矛盾。资本主义商品消费成为社会主流,与治理国家的是马列主义政党之间并不矛盾,因为中国共产党早就不是什么真正的马列主义政党了,用“毛派”的说法,这个党早就已经“变修”了,已经丧失了马列主义政党的特质,而成为了维护资本主义发展的利益集团。

我认为这是认识今天的中国问题的一大误区,这样的观点大错特错了。事实上,中共固然在经济政策上采纳了很多资本主义制度的具体内容,这个党也早就失去了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信仰,但是说它已经变质成了资本主义政党,或者说资本主义发展逻辑下的利益集团,我觉得与事实并不相符。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中共虽然在意识形态上退缩很多,但是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治国模式上,与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并没有实质的不同,只有程度的不同而已。中共虽然在经济政策上进行了重大调整,但是在政治政策上调整并不大。我常常讲,中国这几十年确实有很大的变化,但是也有很多东西其实没有变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经济上有很大变化,政治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中国走向了资本主义,但是中共并未走向资产阶级政党,这是中国最大的矛盾之一:一条腿向左走,另一条腿向右走,这样的行走步伐,能不导致肌肉和骨骼的撕裂吗?当然,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国家实体,即使是在撕裂的状态上,维持一定程度的行走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撕裂的过程只要不停止,早晚有一天就会导致整个躯干的摔倒;我相信,这,才是作者欧逸文在上述论断——“这是一个因矛盾而撕裂的国家”——中给我们提出的警醒。

现在习近平上台,让我们看到欧逸文指出的那些矛盾之处,非但没有缓解,而且几乎是急速地加剧。中共在政治上与经济上的政策之间的矛盾,已经越来越明显,相应地,它造成的社会撕裂,显然也会加速发展。因为矛盾而撕裂的状况,必将把中国带往一个崩解的结局,我们只是无法预测具体的时间而已。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4期  2015年8月21日—2015年9月3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