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继续流亡吧,姜野飞

李 方

因为从事民主、人权活动而逃亡泰国的姜野飞绝没想到,逃离了中国监狱的捕捉,却在泰国落入监牢,一囚便是3年,而且无名无份,因为这是移民监狱,没护照或超期滞留的都可以关进来。

姜野飞被关进来的主要原因不是护照问题,而是因为2009年5月29日他和一群中国流亡者在中共大使馆前进行纪念“六四”的抗议活动。活动规模不大,但持续时间长,并在水泥地面上涂画了抗议口号。这刺激了中共使馆,他们联手泰国警察,逮捕了其中的姜野飞、吴海波和赵俊卿。此后几人被关进移民监狱,经一个月左右审理,被以“非法入境、非法居留、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名判处刑罚。姜野飞因在使馆门前水泥地上刷了“解体中共,正义必胜”几字,被多加了一个罪名——“破坏公物罪”,判处10个月监禁;另两人被判处半年监禁,并处罚金13000泰铢。

入狱后,吴海波、赵俊卿二人先后获批难民身份,安置他国;但也许正是那个“破坏公物”的罪名,致使姜野飞关押3年后,被联合国难民署拒批难民身份。姜野飞于今年4月16日出狱,出狱后被遣送出境,丢在缅甸边境。之后,他在朋友的帮助下设法重新越境回到曼谷——这里有熟人,可以打点黑工,自谋生存。姜野飞说,为他的出狱,朋友花去了一大笔钱。他说,花不起这笔钱的,或因别的原因不能这么办理的,就一直在里面关着,有的中国难民在里面已关了七八年,甚至还有十几年的,好几个都关成精神病了。

同年6月4日,又有一批中国流亡者,因在大使馆前举行纪念抗议活动,被抓进移民监狱。其中的胡汉明、于圣也被关押近3年,最终也以近乎相同的方式出狱、被遣送缅甸,再潜返曼谷。另一人因持有泰国山民证,被关押半年;还有一人则被关出精神问题后,遣返回国。

泰国移民监狱,成了许多中国流亡者的必经苦难之地。幸未被抓进去的,无不视之为畏途,在泰国的岁月里,日日因它提心吊胆。

姜野飞说,泰国移民监狱因为只是一个羁押场所,并不是正式的监狱,所以管理极不规范,根本谈不上文明,条件恶劣,伙食很差,天天吃“鸭屁股”,最关键的是,生命权得不到保障,时常被警察和囚犯殴打。他们几人入狱不久,即被警察群殴了一顿。他回忆说,那是6月30日晚,3人被泰警带到了6号牢房。牢头登记完后,进来几个泰警,戴着口罩,拎着棍子,将3人叫出牢房,命蹲在过道里,开始拳打脚踢。姜野飞头部挨了十几拳,昏倒在地,醒来后看到满地的血。吴海波被殴得最重,全身是血。看他醒来,两个泰警又是一顿拳脚、棍棒,姜野飞再次昏迷。醒来后,他们用凉水不断在他头上浇,之后脱去他的血衣丢弃掉。他在床上昏睡了3天才下床,当时无人医治,只能靠狱友给点药吃。一星期后,才有护士来给药治疗。

我曾和出狱的胡汉民、于圣等人聊过,他们证明确实如此,泰国移民监狱的几年生活,是他们人生中永难忘怀的噩梦。

2011年10月,姜野飞遭到囚犯群殴,投诉无门,愤而服安眠药自杀。此事曾为狱外流亡者获悉,他们写稿在博讯网上为姜野飞等人的狱中处境呼吁。

我曾问姜野飞,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磨难,是否后悔走上这条路。姜野飞说,从不后悔,他还会走下去,直到一个民主的中国出现。

姜野飞走上这条路,也许与他从小就受到的家庭迫害不无关系。交谈中,他向我讲述了自己在国内以及逃亡的经过。

1968年,姜野飞出生在四川成都市,在那个血红的年代,他的父亲被打成反革命,多次投入监狱。他记得上小学二年级时,学校开批判大会,他的父亲被五花大绑,押上操场的看台,民兵按着他的脖子,要他“向人民低头认罪”。全校老师、同学齐声呐喊:“打倒姜永南……”他坐在台下的小凳子上不住地流泪,却不敢哭出声来。每当放学、下课,同学们就揪着他,斗他这个“小反革命”。那时,他的父亲时常被公安、民兵押着,在全区各地游行、批斗,他也因此转了几个学校读书。他母亲不知为此流了多少眼泪,而在姜野飞的心中,因此而埋下了反抗迫害的种子。

1983年他放弃了读书,开始流落社会在成都各地打工。成年后的姜野飞,对当局的残暴、腐败与漠视民生民权,愈加反感,他渴望有一个新的社会,给人民权利和自由。

1989年5月,成都学生、市民举行反官僚、反腐败的游行示威,他当时也情不自禁地加入其中,和他们一起发传单、游行、呐喊。中共最终用军队、机枪血腥镇压了成都的这次民主运动,抓捕了很多的学生和市民,他也东躲西藏了一个多月。

他长期在娱乐场所工作,这让他有很多机会接触到当地官员、警察和黑道组织互相勾结、为非作歹的血腥黑幕。黑暗的现实让姜野飞对这世道的反感愈加强烈。

之后,他在无意中得到了法轮功人士赠送的破网软件,于是看到了许多在国内媒体看不到的信息。他把这些信息下载、打印下来,并做成光盘送给他的朋友和同事传看。与此同时,他还在互联网上认识和接触了一些民运人士。

2007年初,通过互联网姜野飞认识了因八九“六四”流亡法国的民运人士张健。当年7月,世界各地都在举行抵制中共政治奥运的抗议活动,国内各地也在开展传递“人权圣火”的活动,和中共的奥运圣火传递针锋相对。姜野飞决定在四川成都传递“人权圣火”。张健寄发了邮包给他,邮包中有“人权圣火”的火炬和手铐五环图案的T恤衫。不料该邮包被国安部门截获,公安开始对他暗中监视。2008年4月,他因此被老板解雇。

2008年5月12日,四川发生特大地震。姜野飞和朋友进入广汉、什邡灾区参与救援,亲眼见证了豆腐渣工程害死大量学生的惨状。随后,他接受了海外媒体希望之声、新唐人电视台及西班牙电视台的采访,把地震现场看到的真实情况告诉了记者们。

2008年5月20日下午,姜野飞被四个便衣警察带走。他被铐着双手,带到青白会区公安局,关进一间小黑屋。一晚上没有人理他,也没吃没喝。

次日,警察把他绑在铁架上审问,逼他交待自己的所作所为。姜野飞拒不交代,警察抄起手中的电棍,一边电一边咒骂。姜野飞被电得浑身发抖,晕了过去。醒过来后,那警察踹他,继续电他,威逼他交代问题。之后,警方因查不出实据,只好训诫警告一番之后,放了他。

2008年6月至7月,姜野飞在成都金碧辉煌和晨归会所打工。警察很快跟踪到他,老板被迫辞退了姜野飞。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他四处流落,而警察像鬼影一样时时跟踪着他。

2008年6月,姜野飞在网上以“林森木”的化名,申请加入了海外组织“中国过渡政府”。2008年8月2日下午,他所在地的警察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他绑架到了一家农家乐,两个便衣警察看守着他,一天一夜不让吃喝,也不让睡觉。三天后,警察又把他带到警察局,将他铐在铁架上,逼他交代“为谁当间谍,头目是谁?”他们电他、踢打、恐吓他,姜野飞死不开口。警方查不出什么实据,8月6日再次将他释放。

释放后,警方安排当地的一个黑帮人员,24小时跟着他。警方的目的,是确保奥运期间控制住他。之后,警方告诫姜野飞,要离开该管区,必须要向他们报告,经许可才可以离开。

2008年9月底,他在网上再次接受了“希望之声”记者的采访,将奥运期间当局对维权人士监控、骚扰的情况,告诉了记者。

2008年10月7日,姜野飞得到一位亲戚的可靠信息——公安将要逮捕他,姜野飞决定出逃。经昆明到万象,再到泰国;他到达曼谷后,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避难。

到泰国后,姜野飞积极投身海外民运活动,参与和筹建民运团体。2009年初,他和友人先后参与了救助高智晟与郭飞雄家人出逃的行动。当年5月底,因为参与“六四”纪念、抗议活动,姜野飞最终还是进了泰国的监牢。

流亡泰国快4年了,身份依旧没有着落。是否再次向联合国难民署提出难民申请,姜野飞在犹豫中。笃信基督的姜野飞,愿上帝保佑他今后平安,并实现心中的愿望!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88期   2012年9月21日—10月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