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我相信,自由的中国不会太远
——网友声援薛明凯曲阜之行纪实

赵未

1

山东异见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被自杀”事件经过网络传开,引起各地网友极大愤慨,为了查明真相纷纷出钱出力。我于2月5号去了曲阜,有了惊险离奇的曲阜之行。这天是农历初六,春节刚刚过去5天。

我住在山东聊城,处于曲阜的西北方向,离它有160公里。本来是要开车去,因为4号晚上下雪,有雪路滑,改为坐车去了,中午1点多才到曲阜车站。昨天通过微信知道一个名叫缘才的网友在这里,和他相约在曲阜市孔庙南门的顶顶香火锅店见面。

记得2011年,我因为临沂陈光诚事件多次自费去了现场,一次我开车带着记者去采访光诚的姐姐,找不到路,多次问路人,临沂民众那个热情啊,没的说,感动了我,也感动了那个新闻周刊的记者。

到了顶顶香饭店,在门口等到该网友——初次见,他很年轻。还有两位网友在座,他们刚吃完午饭。我要了碗面——因为担心误了车次,我连早饭还没吃,拿了两个苹果就来了。

又来了3位网友,大厅散座不方便,就要了个包厢。这3位网友有两位是女士,一位是上海的大姐,她比我年龄还大,50左右,另外一个是武汉的黄静怡,她大年初一就来了,一直坚持着,另一个是来替换她的武汉网友。

在二楼包厢落座, 饭没上来,陆续又来了两位网友——武汉的毛善春、广州的谢文飞。

火锅热了,菜上来了,正准备吃,包间门被突然撞开,一帮警察闯了进来,便装的、制服的十余人,高声喊道:“你们涉嫌非法聚会,马上跟我们走。”你妹的,吃饭也成非法聚会了?曲阜当局疯了!

在座网友群起反对,纷纷说:“警察朋友,哈你们看看,饭上来了,还没吃,等我们吃点饭再与你们走;你们凭什么说我们是非法?来曲阜看看,就是非法,哪条法律讲的?来曲阜是不是偷越国境去别国啊?到这里是到外国吗……”

警察无奈,答应给10分钟吃饭时间。胡乱吃了几口,服务生进来要求结账,一脸无辜样。结了帐,警察一拥而入,拉的拉,推的推,将我们推出房间,押下了楼,出门上了警车。饭店大厅已经空无一人,吧台几个服务生还有门外马路上一些人在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里也刚刚下今冬第一场雪,还在稀稀落落地飘着雪花,天阴冷阴冷的。

2

连我共6位网友被带到曲阜市西关派出所,当时是下午两点多了。将全部东西拿出,搜身、做记录、恐吓、欺骗,这些手段又都来了。

这些讯问小伎俩2011年俺就领教了,记得那是12月7号的事,俺与3位网友在临沂市政府广场拉横幅声援陈光诚被抓,从下午审讯到半夜,审讯者和被审讯者连晚饭都没得吃。俺4人被临沂市岚山区以扰乱社会治安名义拘留10天。

其实这算不得什么,拘留期满,俺被本地国保接回,也许是本省的原因,就俺自己享受这待遇,其他3人是自己返回家。真正严重的是第2年,4月20号光诚逃出村,之后进入美国大使馆,5月19号出国,那段时间那真是个紧张,俺家被本地当局监控,围家人数多时达50多,老婆在上班途中被绑架到街道办事处。为何说是绑架?就是因为抓时全部是便装,还不说明身份,到了地方才知道是街道办的。孩子在学校也被校方谈话,我被限制在家,后被带走旅游,再后来就是回家被24小时监控。原来没经历过这些,觉得惊心动魄,后来倒是习惯,也没啥感觉了。

曲阜警方问话与临沂相比,极其简单,寥寥数语,就结束了,然后我们就是等待。大概记得的与警务人员的对话:

“为何来曲阜?”

“因为薛明凯父亲死亡的事。”

“和你有关系没?”

“当然,路见不平,帮人就是帮己。”

“你40多了,做这个有意思没?”

“大有意思。”

“和谁联系来的?谁组织的?”

“记不得了和谁联系了,你们去查就是了。另外,没人组织,俺是自发。”

“网上捐款不少,谁提供给你的费用?”

“俺是自费。距离近,花费不多。”

冬天白天短,天很快黑下来。警方押着我们6人去了离曲阜30里路的兖州火车站,将我们强送上火车,强制我们离开曲阜。

3

我们坐了一站地,在邹城下了车,这里有10余位网友——他们也是被曲阜赶出来的,住在车站附近。

在酒店见到他们已经晚上7点多了。大家大多是初次见面,为了互相了解,愿意挤在一起吃饭,添了几把椅子,20来个人凑了一桌,其中有公民小彪、江西刘喜珍等。

大家情绪十分高涨,七嘴八舌议论着、控诉着曲阜暴行,并表示要重返曲阜,不查明真相誓不罢休。大家在一起拍了多张照片留作纪念。

朋友们初次见面,相互介绍,热烈议论着形势,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9点多了,为了分散目标,我们6人决定去别的宾馆住下,明天聚在一起行动。

在3楼吃的饭,坐电梯下到一楼,电梯一开门,抬眼一看电梯口及酒店大厅满满的尽是警察,

我们6人目中无视警察的存在,拖拖拉拉穿过大厅,走向门外,过了旋转门,来到雪花飘飞的外面。湿冷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我大口吸着。6人在门口默契地分开,有的直行,有的右转,我与武汉的毛善春右转了——吃饭时他坐在我的左边第二个位置,中间就隔着上海大姐,相互有了较多了解。

走了二三十米,警察追了出来:“站住,你们都给站住,我们是警察”。我们当没听见继续前行,他们急追上来,路面湿滑湿滑的,倒是没摔倒他们。

被带回酒店大厅,接受检查,我有些愤怒了——一天中连着两次被抓被扣,中午到曲阜一个小时就被抓,晚上到邹城也就是两个小时又被抓,好好地吃个饭都不成,山东这是咋的了,中国这是咋的了!

我高声要求为首警官出示证件,要求他们做出解释,为何合法公民既不能去曲阜,现在在邹城也要被轰走。警官支吾说:怀疑你们非法聚会,例行检查,请配合。

3楼的10余人被带了下来,我们20余人被集中在酒店大厅里,一一登记。警方要求我们离开这里,要护送我们去车站,没的商量。又是一帮穿制服的流氓,仗着人多,用面包车将我们强带去车站。

4

我是第一个从面包车上下来,随即两制服警上来,左右将我双肩摁住,挟持着我走向火车站。车站人很多,我说“不要抓着我,我自己走就是了”。他们看我很安静,倒是不再抓着我,改扶着了。

我们被列成一队押进车站大厅,我拉着广州谢文飞的拉杆箱走在最前面,这车站里熙熙攘攘的满是等车的人。我与缘才进了车站,直接走向人多处,缘才低声说:“分开走,不要在一起。”

当时没有警员看管我,我也误认为,这里的警方送进车站就不管了,这里毕竟不是曲阜。站在人群中,四下张望寻找,还有那20来个网友,不见了。人去哪里了?

突然进站台检票处边上一阵骚动,传来阵阵吵闹的人声,感觉是那些网友。靠近一看,确实是他们。进了车站后,我们被限制在检票口边上,被警方围在一个角落里,等待上车。我回头看车站大厅进站口,虎视眈眈地站着几个警员。看着这些警察,看着情绪高涨的网友,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网友们在一起激烈地交谈着,一起照了相,高声喊着胜利。警员们轻松地站着、看着、闲聊着,我偶然听一警员说了句“一群乌合之众”。

是啊,我望着大厅满满的人,望着网友,望着警员,不错,这些网友临时而来,互不认识,确实是一群“乌合之众”,可是,大家要记住,只要现状依然如此,只要信念不移,打散了可以再聚,倒下了还会再次站起来,队伍会不断壮大。

记得2011年去临沂时,最多时不过七八个网友,来了就走了;现在因为有了资金支持,二三十人,甚至百十人可以长期集聚,给地方当局造成压力,使其不堪重负。不久的将来,人员还会不断扩大,其间会出现挫折失败,但我相信,自由的中国不会太远。

下雪了,身处在寒风刺骨的冬季,请问,离春天还会远吗?中国的春天即将来临,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一个普世价值的中国,即将来临——那时它将重新傲然屹立于世界东方。

                                   写于2014年2月10号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4期  2014年2月7日—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