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
——评许志永案开庭

牟传珩

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违反中国政府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宪法》,以莫须有的罪名对许志永博士开庭审判。

本月22日早晨,法院外聚集大批警察戒备,驱赶记者;一些访民在法院外集会要求无罪释放许志永,遭警察抓捕。来自美国、欧盟、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十多名外国驻华外交官试图旁听,但均被拒绝。此次开庭总人数9人,其中3个法官,2个公诉人,被告及辩护人2人,被告家属2人。事实证明,这又是一次赤裸裸的违宪秘密审判,标志着这个国家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公义与法治。在22日上午的庭审中,许志永本人与律师们都认为庭审程序违法,因此以静默予以蔑视,不承认该法庭的合法性。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这一典型的操弄司法、违宪滥权的审判,引发国内正义人士和国际文明社会强烈愤慨和严正抗议。

许志永“让公义行在中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本月21日在回应记者质疑时称:“许志永因涉嫌犯罪,中国有关部门依法对其实施逮捕,并对其进行开庭审理”;他同时以其惯用的强盗逻辑称:“希望有关国家尊重中国的主权和司法独立,不要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

然而,许志永只是“新公民运动”的创始人。新公民运动一向主张强化公民意识,倡导社会公义,要求公平的教育机会。2003年,在许志永和另外几名活动人士的努力下,促使当局关闭了流浪乞讨人员收容中心,他也因此成为新闻人物。他曾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当选区级人大代表,此事甚至在官方媒体上带来了震荡。之后,许志永又组织并参与多项民间维权活动,包括为《南方都市报》受当局逼害声辩、为邓玉娇、黑监狱受害者、上访者提供援助和呼吁官员公布财产。2009年,许志永协助创办的公盟法律援助中心遭到当局诬指逃税,他和一名同事因此被警方拘留,该组织被迫解散。2010年,许志永与知名风险投资人王功权等人一同发起了新公民运动,目的在于从底层倡导公民文化,推进政治改革。许志永在《为了自由•公义•爱——我的法庭陈词》中感叹:“我们见证了太多的不公不义,太多的苦难不幸!”;他在另一篇文章中说:“新公民运动的话语体系不是推翻,而是建设,不是一个阶级取代另一个阶级,而是让公义行在中华。”

习近平上任后声言“反腐”。许志永与其他活动人士打标语要求领导人以公开自己的财产推动反腐,这本是对习近平反腐的真正声援与支持,是再正义不过的公民合法行动了。然而,不幸的是许志永却被满口“反腐”、“法制”、“人民”的中共新当家人,加工成了“敌对势力”,被再度举起政治迫害的法槌,由此也验证了习近平的“改革”形象已经倒在了许志永的公义下。

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

许志永及其新公民运动在胡锦涛时代一直是被容忍的,但对以吃“亲民包子”作秀的习近平当局来说,却如鲠在喉,开始对他们频频亮剑。去年3月31日以来,北京警方先后逮捕了许志永新公民运动的追随者、敦促官员公示财产的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目前保外就医)、丁家喜、赵常青、孙含会、王永红、李蔚和齐月英,网民称之为 “财产公示十君子”。 4月底5月初,呼吁无罪释放他们的江西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和李思华也相继因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遭逮捕。许志永被警方从4月12日起软禁,直到7月16日被正式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刑事拘留。与此同时,享有良好声誉的北京NGO“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在胡锦涛时代也被容忍——7月18日上午被民政部门突袭,20多名执法人员宣布对之取缔。

许志永被警方拘留后,由王功权等人发起的《许志永事件之公民社会呼吁书》得到了上千人的联署,不少推友也参与联署并赞成新公民运动的理念及抗争方式。这又导致了当局竟把仇恨的“刀把子”对准了企业家王功权,引发国内外舆论对“习近平新政”恐惧公民运动的恶评如潮,标志着北京遭遇反人权的政治寒流。

从去年以来,官方喉舌就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舆论围剿。特别是自习近平“8•19”讲话以来,中国大陆顿时意识形态狼烟滚滚,“舆论斗争”的叫喊甚嚣尘上。《人民日报》2014年1月9日刊文,重提政法机关是“刀把子”理论,要求司法机构必须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

2014年中国“刀把子”一开门就向公民运动频频亮刃,法槌高举。许志永案本月22日开庭后,赵常青案将于本月23日开庭,丁家喜、李蔚、袁冬案将于本月24日开庭。江西刘萍案则于去年12月3日开庭,一直没有宣判,显然是要等此次审判的结果,以求统一步调。此次审判规模之大,为20来年所罕见,这透视出习近平的“社会治理”特色,绝不反思集权制度与政策对民众权利的压制与剥夺,而将一如既往地以强制推行僵化的“敌对势力”老套路,继续把暴力维稳模式推向极致。

中国当代政治的一个转折

习近平上任后,不断强化中共一党执政,中国大陆民间所有不服从一党领导的个人、团体、组织,都被视为“敌对势力”,要被毫不留情地封杀、清洗、镇压。

如今,北京法庭对许志永的审判,显然是基于当政者的政治需要,是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的信号。德媒曾刊载《许志永遭拘押的信号意义》,文章指出,许志永事件极可能标志着中国当代政治的一个转折。的确,许志永是一个符号式的人物,代表体制内外的那些温和改良派。中共当局向许志永这样一些温和说理的知识分子与民间维权人士痛下黑手,证明官方与民间社会势不两立,其封杀了中国社会和平变革的可能性。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誓言“不走邪路”,绝不还权于民,这必将导致“沉默哑声”演化成“爆炸声”。

此次审判更重要的标杆意义在于,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只是进一步强化中国司法隶属于党权力,法槌即是执政者政治需要的奴仆。审判许志永的事实,正在刷新中国法治耻辱的新纪录。

谁为推进社会变革吹响了集结号

司法公正是社会的最后底线。如果这道底线崩溃了,这个国家的希望就破灭了。当正义都要被法槌亵渎时,沉默就是许志永们对权力的蔑视和对法庭最有力的控诉!对此,“大赦国际”组织就政治迫害许志永发布公报,谴责中国政府反腐之虚伪,一方面承诺保持“透明”,另一方面却以“扰乱公共秩序”的名义审判反腐人士。该公报中指出,“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倡导的反腐措施中,我们却目睹了对反腐斗士的报复行为。”这是国际社会对新公民运动的践行者遭受政治迫害的正义声讨。

近一年来,正是基于习近平要确保“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的强硬表态,才会形成当下中国意识形态转向极左,而对民间社会进行大肆镇压。这一严酷现实,昭示了北京反人权闸门正在大幅度提升。

一个禁绝公民抗议的政府,绝不是一个好政府。习近平声称要“依法治国”,竟容不得公民和平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其坚持靠强权压制来维稳,足见其僵化立场。如此高压管控的“中国梦”,验证了习近平政权之虚伪,没有丝毫“自信”。

今天,当局对许志永的审判,就是对全体国民的审判,必将激起民间社会的联合抗争。当局如此倒行逆施,对抗民意,正是扬高新公民运动的大旗,为民众团结一致、推进社会变革吹响了集结号。

2014年1月22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3期  2014年1月24日—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