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究竟是当局摧残李旺阳,还是他要颠覆政府

庄重

李旺阳,1950年出生,原湖南省邵阳市玻璃厂工人,未婚,性格刚强,宁折不弯。他参加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任邵阳市工自联主席,“六四”屠杀之后被当局判处重刑13年。

由于坚持原则立场,拒绝当局的思想强制,在看守所里李旺阳多次遭到毒打,并因“态度顽固”而被列为重点打击对象。送进邵阳龙溪监狱以后,又因同样原因,李旺阳再次受到极其残酷的虐待,从而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连行走都非常困难。

监狱中什么人都有,向善自新者是多数,但怙恶不悛者也不乏其人。尤其是,狱方实行“以犯人管犯人”的政策,牢头狱霸就此迫害他人,特别是政治犯。在龙溪监狱,负责监控李旺阳的囚犯故意诱导李旺阳发表政治言论,然后报告当局,以求减刑;狱吏根据其告发,对李旺阳进行训诫,而李旺阳则据理力争,由此他不断遭受严酷迫害。

龙溪监狱是国内最残酷的监狱之一。“六四”后,湖南省的大量政治犯被弄到这里集中关押,并经常遭到酷刑虐待。1990年1月,著名政治犯张善光亲眼见到狱吏对李旺阳实施酷刑:为了治服李旺阳,他们居然用老虎钳扭紧土铐,致使李双手血液无法流通,并疼痛得昏倒在地,长时间不能苏醒,最终狱吏担心出人命,才将李送到医院!面对龙溪监狱的残酷迫害,李旺阳毅然选择了绝食抗争。和全国监狱一样,龙溪狱方根本不在乎犯人绝食,先让你饿几天,等你受不了自己复食;如果四五天后再不复食,则强行灌注。由于李旺阳不屈服,狱吏居然用钳子、起子撬开李的牙齿,进行灌食,最后把他的牙撬掉了两颗!

“石可破也,不能夺坚,丹可磨也,不能夺赤,士可死也,不可夺志”,李旺阳的身体在龙溪监狱迫害下完全垮掉,但是他的斗志却并没有因此消退。由于龙溪监狱残酷虐待犯人的消息传到外面,引起了湖南当局的不安,因此5个月之后,即1990年3月,关押在龙溪监狱的几十名政治犯(包括学生和市民)全部被转移到位于益阳市的湖南省第一监狱,也就是赤山监狱。

但是,龙溪监狱已经彻底毁了李旺阳的身体,加上患了甲状腺亢进,他眼球开始突出,视力迅速下降,没法参加劳动,而且慢慢的,他连行走能力也开始丧失。由于湖南当局对“八九”大镇压、重判民运人士感到有些过分,于是在1999年实行了对所有“六四”犯一律减刑两年的政策,于是李旺阳在坐牢11年后,于2000年出狱。出狱时,他是靠人搀扶着才走出监狱大门的。

由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李旺阳出狱后只好由其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赵宝珠夫妻照应。一开始,李旺阳还幻想治好病,过正常人的生活,然而严重的病情、酷刑后遗症,以及巨额的医疗费用很快就粉碎了他的美梦,况且不久他就完全瘫痪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只好选择继续抗争以讨回公道。一个身体健康的公民,入狱后仅仅因为拒绝洗脑,就被殴打至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这当然是任何人,无论政治犯还是刑事犯都无法接受的!

为此,李旺阳要妹妹李旺玲、妹夫赵宝珠将自己抬到邵阳市委市政府门前绝食请愿,要求解决医疗和生活问题。由于邵阳市民大量前去围观,国际社会也对此事进行了广泛报道,迫于社会压力,邵阳市当局只好先做安抚工作,暂时息事宁人,虚假承诺给予解决,并将李旺阳收进了医院。在医院里,李旺阳继续绝食,要求邵阳当局答应其提出的合理条件;医院在向当局报告后,对李旺阳采取了强制进食措施。开始,邵阳当局为李入院出了一点钱,但见社会关注消退后,就再也不管了,致使李旺阳欠下一万多元医疗费。贫困的李旺玲夫妻只好无奈地将李旺阳接回家中。

2001年5月,中国当局大力打击中国民主党人,因此李旺阳出狱还不到一年,邵阳当局借此机会再次将李旺阳投入监狱。李旺阳因在监狱遭受酷刑而瘫痪,因为讨公道再次被判处重刑。请看邵阳市中级法院判决书上所罗列的李旺阳“罪行”:“李旺阳以监狱关押中长期遭受酷刑虐待、因而造成他身体伤残和多种疾病为由,采用绝食等手段威胁政府给他治疗疾病并索赔……。指使妹妹李旺玲将上述情况随时通报海外敌对组织中国人权,以及接受国际媒体和电台等采访,在国际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和严重后果!”该判决书因此认定李旺阳的行为构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照刑法第105条规定判处10年徒刑。

显然,邵阳当局对这样一个完全没有社会活动能力的人以“煽动颠覆政府”的大罪予以重判10年,其目的是在狱中拖死他,以此来“解决”该起令举世愤慨的人权个案。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李旺玲只是一个极有亲情的妇女,并不支持其兄的政治观念,面对当局毫无根据的重判当然非常愤怒,她在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话采访时,客观地介绍了哥哥的情况,邵阳当局居然就此将她也判了3年劳动教养!

邵阳当局对这一家人的迫害并没有就此罢休,而进一步将李旺阳的妹夫也列入了打击对象。李旺阳的妹夫赵宝珠本是某厂的保卫科长,由于他顶住上级压力为其妻的冤案奔走,因此其所在单位竟然无理将他除名。在这种情况下,赵宝珠还是千方百计想尽办法,在保证“不搞政治活动——也就是不为李旺阳和李旺玲的冤案讨说法——的前提下,花钱托人才把妻子从劳教所保了出来。李旺玲赵宝珠夫妇都没了工作,唯一的女儿又在读大学,没有办法,二人只好每天出外打零工,维持生计。

2004年,邵阳市要搞形象工程,李旺玲夫妇的住房被划进了“步行街”范围,但给他们的拆迁补偿不足以在当地买到同等面积的住房,因此他们拒签合同。没想到,开发商得知李家是当局的整肃对象,就趁火打劫,趁其家中无人之际,强拆了其房屋,一文钱也不赔偿。面对这种土匪式的抢劫,李旺玲夫妇求助国法,进行上诉,但当地法院则按照邵阳当局旨意拒不受理。这么多年过去,李赵夫妇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李旺阳第二次入狱之前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判刑后病情越来越重。但赤山监狱作为湖南省第一监狱——虽也有很多人权问题,毕竟比龙溪监狱要人道,李旺阳总算熬过了漫长的10年刑期,再次“活”出了监狱。

此次李旺阳出狱之前,湖南当局对全省政治异议人士打招呼,谁去看李旺阳就抓谁,而且也不会让他们见到面。由此,原打算立即去看李旺阳的谢长帧、张京生等只好推迟探望;而张善光更在李旺阳出狱当天就被抓去控制起来,关了一天。

李旺阳本应2011年5月5日出狱,当局打算再次把负担推给李旺玲夫妇。但由于李旺玲家的住房仅20几个平方,并且刚大学毕业的女儿也住在家中,一家三口连自己的生活也没法顾及,再加上当局曾嫁祸自身的教训,李旺玲拒绝了当局要她接回哥哥的要求。但是,当局为了卸包袱,还是于5月6日强迫她到公安局接回了李旺阳。

这次出狱时,李旺阳已经完全不能行走,不能看东西,不能说话,连吃饭都要人喂,而邵阳当局没有对李旺阳给予任何安置措施。由于十几年来承受了太多太大的打击迫害,李旺玲夫妇已经不敢对任何人谈及这些情况,只求政府放过他们,不再对这一家人进行政治迫害。

邵阳当局对李旺阳的迫害旁及到他的一些朋友。2000年,李旺阳第一次出狱时,早几日出狱的张京生从长沙前往邵阳看望李旺阳,但他一到邵阳即遭到抓捕,处以行政拘留15天。同类情况还发生在多人身上,但湖南的民运朋友并没有被吓倒,张京生、刘建安、谢长发都曾设法为李旺阳募集了一些钱。

这次李旺阳出狱,尽管湖南当局再次进行了警告,致使民运朋友们一时不能去看望他,但是大家还是在千方百计为他筹款募捐,以解燃眉之急,并纷纷表示一定会尽早去看望旺阳兄。与此同时,国内其它省市的民运朋友也公开发起了救助活动,希望尽自己微薄之力,为这样一个不屈的硬汉撑起一把遮风挡雨的小伞。只要李旺阳活着,他就是中国民主、人权事业在极其惨烈的环境中坚持的象征。

一个完全瘫痪的人,居然会被判处“颠覆政府”的重罪,这是因为此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还是因为这个政府腐败无能、弱不禁风?究竟是李旺阳要“颠覆”政府,还是当局迫害摧残李旺阳?难道有良知的人不一清二楚吗?!

2011.5.12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