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中国的“特供”制度批判(之三)

张东

(续第51期)

享有“特需”待遇的干部的特供标准依每人的权位高低、官职大小、级别不同而有所差异,除享有“一级勤务”的首长之外,二级首长、三级首长等逐级逊色。

其中,中央明确规定: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与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简称四副双高)除按照北京市居民定量供应之外,每户每天再供应鲜肉1斤,每月供给鸡蛋6斤,白糖2斤,甲级香烟2条,食油、果蔬等适量。正、副部长一级的,除享有北京市居民待遇之外,每人每月再供给鲜肉4斤,鸡蛋3斤,白糖2斤、甲级香烟2条,鲜菜、果蔬不等。正副司局长一级的,每位每月再供鲜肉2斤、鸡蛋2斤、白糖1斤,甲、乙级香烟各一条。除在中央、人大、政协、国务院之外,在北京市、地方上的国营大企业、大单位任职的,凡是行政七级以上的,每人每月再供给鲜肉4斤、鸡蛋3斤、白糖2斤,甲级香烟2条。行政七级以下、十三级以上的(当时干部划分为25个行政层级,十三级以上属“高干”)每位每月再供给鲜肉2斤、鸡蛋2斤、白糖2斤,甲级香烟一条。行政十三级以下、十七级以上的,除享受普通居民的低标准供应之外,每位每月仅能得到2斤黄豆、1斤白糖的额外“关照”。

除此之外,还有“军特需”、“国宴特需”、“两会特需”、“外国专家特需”不一而足。虽皆属“特供”范围,但规格不一,标准各异。这里仅以体育运动员为例,对即将参加国际比赛(注:困难时期在京仅举办一次国际赛事即26届乒乓球赛)在京集训的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和领队,每人每天供给鲜肉2两半。凡是达到国家“运动健将”一级水平的,在京比赛期间,每位每天供应鲜肉4两。对即将参加全国比赛的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和领队,在京集训和比赛期间,每人每天供给鲜肉1两半。

另外,“特需”所享受的特供,不仅仅体现在数量上超过普通民众的配额量,也体现在所供应的商品的特殊性。前国务院副总理吴桂贤2008年11月1日在凤凰卫视台回顾改革开放30周年时说,1974年她以一个纺织女工的身份到北京任国务院副总理后,有关部门专门为她配备了一名专职厨师孙师傅。有一天,孙师傅告诉她,她现在每天吃的黄瓜是八毛钱一斤。吴桂贤大惊,问为什么百姓到市场上买的黄瓜只要几分钱一斤,而她吃的黄瓜要八毛钱一斤,孙师傅说,这黄瓜是中南海的生产基地特供的,营养高,品味好,安全卫生(注1)。

又据秦全耀回忆说,坐落于王府井的东华门大街上的“三十四号供应部”(标牌),其实是“中央领导生活物资特别供应处”的代称。“物资特供处”的产品品种包括从国外进口的名牌家用电器、手表、香水、呢料、朱古力、白兰地、威士忌、卫生纸巾、珠宝首饰等等。俄罗斯产的顶级黑鱼子酱、法国产的鹅肝酱在这里只不过是寻常之物。这里的国产“名优特”新产品也是应有尽有,餐饮部宴会需要的茅台酒、五粮液都从这里采购。这里的黄花鱼,一斤0.46元;黑崩筋大西瓜八分钱一斤,个个像篮球那么大,只供给行政八级以上干部,也就是副部级以上干部。像低一些的司局级干部往往要通过领导代买。在最困难的60年代初,中央决定对干部实行食物补贴,按级别供应数量不等的肉、蛋、糖、豆。北京东华门三十四号还设有一个专向高干供应烟酒糕点糖果副食的特供点。当时北京百货大楼对老百姓开放的只是一至三层,高高在上的四层也是个十分神秘的“特供处”(注2)。

虽然国内关于特供的专题文章很少,而政府方面也一直否认特供制度的存在,但是其他题材的文章也可以从侧面佐证特供制度的实施情况。李南央的“童年琐忆——省委大院”中记载了三年困难时期一个省委书记的特供情况(注3):那是我三年级的寒假,妈妈把我送到在河南任省委第二书记的何伟伯伯家。何伟伯伯住的省委大院有前后两个院儿,前院是办公区,有解放军在大门外站岗。后院是宿舍区,门口还是有解放军站岗。不要说外人进不来,就是我这个住在里面的客人,自己也不能随便出入,出去再进来就成大问题了。跟何伟伯伯的住处相比,我们家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住的是两层独立小楼,好大好大,地面是木板。我自己一人住了一间,这太让我满意了。吃饭的屋子就像个小食堂,一面墙是落地的玻璃窗。厨房也大极了,炒菜的灶是那种饭馆用的大土灶,好几个火眼儿,火又大又冲,有专门的厨师。对我来说,顿顿饭都是山珍海味。记得有一种鱼,下边铺着一层脆脆的干粉丝,上边的鱼煎得焦黄焦黄,被一种味道极鲜美的汁盖着,我后来再也没有吃过这种做法的鱼。早上每人一杯牛奶,配一个煎鸡蛋,对于在学校整整饿了一学期,即使回家也很少能吃到牛奶和鸡蛋的我,省委大院的生活就是天堂。我还几乎天天晚上跟马宁姐姐一起去看戏,不是京剧就是豫剧,我们总是坐在最好的位子上。记得剧院里总是冷清得很,没有几个观众,大概在肚子都填不饱的时候,人们是没有闲情逸致看戏的。往往看完戏回家时,何伟伯伯他们的麻将局还没有散呢。春节的那几天伙食更是好,顿顿好几个菜,主食花样也是好几种。

第四节 面向毛泽东的“特供”是皇帝“特供”的延续

一、针对最高层的“特供”——特别制造

如果说针对一般高级干部的“特供”,尚侧重于“特供”的“特别供应”方面,也就是说侧重在超过普通民众的供给数量方面,那么针对毛泽东的“特供”,就不再局限于数量标准方面了。该“特供”更加侧重于“特别制造”方面,也就是“特供”的商品不仅仅与普通民众所享有的商品在数量上有区别,在质量上制造上都有了明显的不同。

有报道称毛泽东特别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于是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和长沙,专为毛泽东空运活鱼。历代皇家宫廷饮水“玉泉”是最高层的饮用水,也是玉泉山农场专为其生产大米的灌溉用水。毛泽东最爱喝的茶是龙井,产在一座特别的小山顶上,他爱抽的雪茄,也是从有“晒烟之乡”之称的四川省什邡县抽调专门人才来京城组成“132”特供烟生产组,秘密为毛泽东制作的雪茄。毛泽东喜欢游泳,进北京城第一个在玉泉山修建游泳池,事后毛批评其夫人并说建造费五亿元(旧币)由其个人承担。中南海内著名的室内游泳池,池水是靠锅炉房把水蒸气用管子输入来烫热保持温度的,其耗资非常巨大。他也喜欢别墅,北京城就有五处,在全国各地建有五十多所别墅,这些别墅往往地处优美的风景区,于是整座山或整片湖泊或海岸便被封闭起来,专供毛享用。

在纪念毛泽东诞辰百年时,凤凰卫视台曾做了一个系列节目《说不尽的毛泽东》,节目中许多毛泽东生前的卫士、秘书、厨师回忆中南海生活,其中为毛泽东和江青服务了16年的厨师程汝明说:毛泽东不仅抽的烟是特制特供,而且吃的大米、鱼肉鸡鸭和蔬菜,都是特供。中南海的干部所吃食品,全是专门的生产基地特供。

二、特制火柴和铅笔

毛泽东使用的火柴是北京火柴厂的“红梅”牌(注4)。据说他在使用这种火柴时是很节俭的。但是众所周知,如果为他一人生产一种火柴,他使用是否节俭没任何现实意义。

据毛的原机要秘书罗光禄回忆,1954年起,中国不再进口德国铅笔,上海铅笔一厂接到来自北京的特别任务,要他们仿照德国“施德楼”生产专供中央领导使用的铅笔,有3B、6B,也有7B、8B的。毛泽东爱用7B、8B的,这种笔芯黑而软,笔芯做得粗,最适合写大字。厂里每一回生产一万支左右,可以用几年。用完了,北京又来人定制(注5)。

三、主席瓷

v

1974年以前,毛泽东专用瓷(简称主席瓷)烧制于湖南醴陵。1958年4月11日,湖南省委派人到醴陵要为中央首长试制一批茶杯。醴陵陶瓷研究所试制六种造型,四次送长沙鉴定。6月20日,长沙来电话说毛泽东对醴陵试制的茶杯很满意,这时才知道是专门为毛泽东制作茶杯。最后共作40个。从此,毛泽东就正式使用了醴陵研制生产的胜利杯。

文革期间的1971年,醴陵艺术瓷厂又烧制“主席瓷”1210件,包括大小碗和盘类。这批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和湖南省委接待处专门为毛泽东特制的双面梅花餐具十分精美,无论图案还是瓷质、烧制工艺,都可称上乘之作。毛泽东见到这一批瓷器时高兴异常。千余件的釉下双面五彩精品瓷,除派专人护送到北京中南海丰泽园毛泽东住处专供主席使用外,一部分送韶山滴水洞主席住所,另留下一小部分在湖南省委接待处待毛泽东回故乡湖南时使用。

1974年,毛泽东回湖南。湖南省委又布置醴陵群力瓷厂研制、生产了40个薄胎碗。毛泽东82岁生日时在长沙省委接待处与周总理一起用餐时就是使用的这种薄胎双面彩饭碗。

为烧制“主席瓷”,当地对窑进行改进,称为“醴陵窑”。为确保主席身体健康,所有“主席瓷”要在1360度高温三次入窑烧制。在艺术上,“主席瓷”被誉为“20世纪最荣耀的中国名瓷,国之瑰宝”,其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无法估量。

1974年后,醴陵再也没生产过“主席瓷”了,因为特制主席专用瓷是只追求品质标准和完美,不计成本的,无法维持下去了。烧出的多余的瓷器统统按指示砸碎,目的是保持独占性(注6)。

继醴陵的“主席瓷”后的是景德镇的“主席瓷”。1974年,江西、山东、湖南等省的五大名窑接到中央指示,要为毛泽东设计、制造一套生活用瓷,要求它超越前代,代表当代中国最高制瓷水平。于是各地都以最高速度拿出设计方案和样品。经选定,景德镇的设计和样品一举夺魁。方案后又接受了专家的建议,进行了修改,确定了梅花图案。此方案经中央有关方面审阅,报毛泽东批准,于1975年由中央正式下达了生产文件,代号7501工程。

1975年底,景德镇烧出千余件“7501主席瓷”。此瓷“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工艺水平达到空前绝后的程度。从中精选两套,每套138件,派专人送往中南海。余下产品,领导指示全部就地销毁,不得保留(注7)。

四、专门电视节目

1974年10月,毛泽东在长沙突发奇想,要为他一个人发射电视节目。北京电视台(后来的中央电视台)组织了一班人,由电视台副台长、广播电视部副部长王枫带队去长沙,现场演出节目,由湖南电视台播发。由于内容都是移植样板戏的地方剧种,没有引起收看群众的怀疑。但有一次,应毛泽东临时的电话要求,一个戏连播两遍,就有观众提出意见。

到了1974年底,毛泽东不再满足于收看移植的样板戏,继而提出要看传统剧目。这都是禁演了近十年的“四旧”,不能再使用原频道和群众一起收看,于是,由北京派专家,又开辟了新的第五频道,于1975年元旦这天,播送了《打渔杀家》、《野猪林》、《借东风》等传统戏。毛泽东看了十分满意。这个演出班子“群情激奋”,很受鼓舞。但问题又来了:也有群众收到了这些节目,打电话问怎么回事。答曰可能是收到了香港的电视节目。群众说不可能,明明听到了湖南电视台某播音员的声音。

只好另辟蹊径,在离毛泽东住处只有几十米的地方找到一个场所,在此摄制节目,通过电缆传播。这段时间,毛泽东精神很好,几乎每天晚上看节目,而且都要看到深夜。有的戏甚至要连看四遍(就是说演员连演四遍)。有一天夜里一两点钟,演员们被从睡梦里叫醒,马上要求演出播放节目。

从回忆录来看,当时已掌握录制电视节目的技术,但实际播送的都是现场演出。其原因,第一可能是追求效果,第二可能是现场点播,事先根本不知道要唱什么戏。这样的安排自然不管演职员的辛苦。当然演职员们并不感到辛苦。他们受宠若惊,而且不管多辛苦,总比挨批挨斗强得多,何况物质待遇肯定不错。

这一活动一直继续到1976年,但后来可能是录制了。其内容越来越广,“剧团翻箱倒柜,把几十年的老底都悉数搬出”。一位花鼓戏演员,是毛泽东指定,从一个工厂车间找到的(注8)。

五、滴水洞

1966年7月8日,毛泽东在武汉给江青的一封信中写道:“自从6月15日离开杭州以后,在西方的一个山洞里住了十几天,消息不大灵通。28日来到白云黄鹤的地方,已有10天了。”这个“山洞”就是湖南韶山的滴水洞。

其实当地并没有洞,滴水洞就是一个地名,是毛泽东青年时代常去的一个地方。1959年6月26日,毛第一次回到阔别23年的故乡韶山,对陪同他一块去的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说,想在滴水洞修几间“茅屋”,“你们省委研究一下也可以嘛!”于是,湖南省委开始修建滴水洞工程。在60年代初,滴水洞一度成为禁区。修建它的时候,被称为“二0三”工程,对外绝对保密。

滴水洞工程的原始设计规模宏伟,除为毛泽东建别墅外,还要沿狭谷建一片楼房,包括大礼堂、宾馆,在牛形山山顶修一个直升飞机场,并从湘潭到邵阳的铁路干线上引一条支线,让火车直开滴水洞。但当时国家正处于严重的经济困难中,这个计划无法实现,只能因陋就简,修建了一、二、三号主体工程。一号楼系毛泽东专用房,为平房,仿造的是毛泽东中南海的住房式样,供毛泽东及中央首长使用;二号楼共有24间,为陪同的中央负责人休息处,与一号楼紧相联;三号楼距一、二号楼有百余米,为卫士及其他人员住所。工程从1960年下半年动工,主体工程一、二、三号楼,以及从毛泽东故居延伸至滴水洞的公路,于1962年竣工,主体建筑面积3638.62平方米。1970年又增修了防震室和防空洞。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防空洞,开工于1970年。当时正是中苏边界争端最紧张的时刻,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原子弹袭击,专门抽调了“欧阳海连”来建设这座防空洞。这是一个具有防震、防毒、防核爆炸等多种功能、通入山中的隧洞,长约100米,内装8扇铁门,1至6层为厚重的防震门,一个人要使很大的力气才能推动,最后两层为铝合金封皮门,并带有气孔。

毛泽东实际上只在滴水洞住了11天(1966年6月17-28日)。改革开放以后,滴水洞作为旅游项目对游人开放,后来因为“影响不好”又关闭了。

上有好者,下必效焉。在毛泽东指示在韶山滴水洞建行宫之后,各地纷纷仿效。当时正是大饥荒时期,饿殍遍地,各省花费巨资,为毛大建行宫,号称“一号楼”或“一号别墅”。

(待续)

注释:

1. 朱廓亮. 前副总理在凤凰台揭中南海食品特供.

http://bbs.cyol.com/viewthread.php?tid=139947.

2. 秦全耀. 晒晒当年北京的高干“特供处”.

http://qin.qy.blog.163.com/blog/static/275087452010123105512810/.

3. 李南央. 童年琐忆——省委大院、老照片第53辑.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505/10/449862_26146617.shtml.

4. 柳剑诏. 特供毛泽东火柴首次亮相. 北京青年报, 2007.9.6.

5. 毛泽东用的笔. 社会科学报, 1992.12.24.

6. 王立新. 为毛泽东烧制专用瓷器纪实. 炎黄春秋, 1999年第4期.

7. 泰轩文. 鲜为人知的“主席用瓷”. 北京日报, 1996.11.19.

8. 黄涛. 为晚年毛泽东提供电视节目. 钟山风雨, 2006年第1期.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