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老徐:賀衞方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任志強?(图)


在威權體制下互聯網上的聲音、特別是匿名的聲音,絕大多數是發自內心的真實聲音。


中國知名學者、北京大學法學教授、中共黨員賀衞方,一直以觀點犀利敢於直言著稱。早在前些年重慶「唱紅打黑」風頭正猛時,他就曾勇敢地站出來予以批評。近日由於他公開批評和質疑共青團組織,又一次成為了網絡上的風雲人物,被輿論推上了風口浪尖。

事情的起因是在山東「問題疫苗」事件中,團中央下屬機構某官員發微博批評賀衞方,結果被網民「刨墳」,其言不由衷、言行不一的形象,引發了網民對共青團組織的吐槽。其實,這麼多年來,類似共青團、工會、婦聯這樣的群眾性組織,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一直很差,像農民工討薪事件這樣需要這些群眾性組織幫助維權的時候,壓根兒找不到它們的蹤影。而到講大道理說官話套話的時候,它們總會急急忙忙地跳出來。這樣的群眾性組織,真正的群眾根本不歡迎。所以賀衞方關於建議公開共青團編制、取消其經費的微博,以及後來與某省共青團官員的論戰,引發了全社會巨大的反響,民間支持者眾多。

賀衞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一直以來我們的國家治理模式,嚴重地混淆了政黨與國家,社會組織與政府之間的一種基本的界限。像共青團這樣的一個組織,他們其實完全就是一個社會組織,一個必須要自己來負責經費籌集,自己來進行管理,而不是依附在國家政權之上的,靠納稅人的經費來供養的組織。

賀衞方還談到:現在的時代像我這樣的一個黨員比較特殊。我不只是一個黨員,我也是一個學者,一個法學的教授,我有責任把我從法學的角度去理解的基本的道理,不僅向全黨,更向更多的公民表達,讓大家能夠理解法制基本的道理,比如權利義務之間的平衡,要行使權利,必須要承擔義務。我覺得我們必須要推動政黨走向真正的民主化,真正地尊重憲政、法制、民主這些最基本的價值。

無疑,賀衞方成為了近期微博上的一個亮點。經過幾輪的整肅,微博上關注時政民生敢於發聲的大V已經鳳毛麟角了,先是薛蠻子、李開復、潘石屹等人閉嘴了,後有任志強、孫海英被銷號了,其他人要麼偃旗息鼓,要麼風花雪月,要麼微商賺錢,令之前在微博上並不怎麼活躍的賀衞方,顯得更加出類拔萃、獨樹一幟。

不過,儘管賀衞方的觀點在網絡上得到了很多支持,但是卻與當下的時局和意識形態管控格格不入。有輿論說,賀衞方現在跳出來是接任志強的棒,前赴後繼向黨發難。因此人們有理由擔心:賀衞方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任志強?

顯然,如果賀衞方繼續這麼「囂張」,恐怕難逃任志強那樣的命運。可耐人尋味的是,任志強的事情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官方信誓旦旦聲稱的要嚴肅處理仍不見蹤影。會不會像一年前的畢福劍一樣,黨內的嚴肅處理,悄無聲息地成了「爛尾」?如果官方真的把賀衞方當成第二個任志強來處理,恐怕不僅會引發網民的強烈不滿,也會觸發體制內部分勢力的反彈,因為萬馬齊喑、毫無生機的社會,是與當下國家提倡的「雙創」精神背道而馳的。

在現實生活中,凡是具有相關利益的各方,彼此的交流互動,很難做到發自內心。所以言不由衷、言行不一、歌功頌德是官場和生意場的常態。下屬對上級拍案而起,那除非是不想繼續幹了。由於互聯網具有開放、包容、分享等特性,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講,在威權體制下互聯網上的聲音、特別是那些匿名的聲音,絕大多數都是發自內心的真實聲音。

「團派」的沒落是不爭的事實,賀衞方的觀點和聲音,也代表了很大一部分民意。如果說任志強的聲音代表了部分紅二代、權貴集團的利益,那麼賀衞方的聲音,則代表了知識界、文化界知識分子和一大部分理性草根階層的心聲。如果違背民意、違背潮流地懲處賀衞方,那麼結果很有可能是適得其反、事與願違!中國知名學者、北京大學法學教授、中共黨員賀衞方,一直以觀點犀利敢於直言著稱。早在前些年重慶「唱紅打黑」風頭正猛時,他就曾勇敢地站出來予以批評。近日由於他公開批評和質疑共青團組織,又一次成為了網絡上的風雲人物,被輿論推上了風口浪尖。

事情的起因是在山東「問題疫苗」事件中,團中央下屬機構某官員發微博批評賀衞方,結果被網民「刨墳」,其言不由衷、言行不一的形象,引發了網民對共青團組織的吐槽。其實,這麼多年來,類似共青團、工會、婦聯這樣的群眾性組織,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一直很差,像農民工討薪事件這樣需要這些群眾性組織幫助維權的時候,壓根兒找不到它們的蹤影。而到講大道理說官話套話的時候,它們總會急急忙忙地跳出來。這樣的群眾性組織,真正的群眾根本不歡迎。所以賀衞方關於建議公開共青團編制、取消其經費的微博,以及後來與某省共青團官員的論戰,引發了全社會巨大的反響,民間支持者眾多。

賀衞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一直以來我們的國家治理模式,嚴重地混淆了政黨與國家,社會組織與政府之間的一種基本的界限。像共青團這樣的一個組織,他們其實完全就是一個社會組織,一個必須要自己來負責經費籌集,自己來進行管理,而不是依附在國家政權之上的,靠納稅人的經費來供養的組織。

賀衞方還談到:現在的時代像我這樣的一個黨員比較特殊。我不只是一個黨員,我也是一個學者,一個法學的教授,我有責任把我從法學的角度去理解的基本的道理,不僅向全黨,更向更多的公民表達,讓大家能夠理解法制基本的道理,比如權利義務之間的平衡,要行使權利,必須要承擔義務。我覺得我們必須要推動政黨走向真正的民主化,真正地尊重憲政、法制、民主這些最基本的價值。

無疑,賀衞方成為了近期微博上的一個亮點。經過幾輪的整肅,微博上關注時政民生敢於發聲的大V已經鳳毛麟角了,先是薛蠻子、李開復、潘石屹等人閉嘴了,後有任志強、孫海英被銷號了,其他人要麼偃旗息鼓,要麼風花雪月,要麼微商賺錢,令之前在微博上並不怎麼活躍的賀衞方,顯得更加出類拔萃、獨樹一幟。

不過,儘管賀衞方的觀點在網絡上得到了很多支持,但是卻與當下的時局和意識形態管控格格不入。有輿論說,賀衞方現在跳出來是接任志強的棒,前赴後繼向黨發難。因此人們有理由擔心:賀衞方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任志強?

顯然,如果賀衞方繼續這麼「囂張」,恐怕難逃任志強那樣的命運。可耐人尋味的是,任志強的事情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官方信誓旦旦聲稱的要嚴肅處理仍不見蹤影。會不會像一年前的畢福劍一樣,黨內的嚴肅處理,悄無聲息地成了「爛尾」?如果官方真的把賀衞方當成第二個任志強來處理,恐怕不僅會引發網民的強烈不滿,也會觸發體制內部分勢力的反彈,因為萬馬齊喑、毫無生機的社會,是與當下國家提倡的「雙創」精神背道而馳的。

在現實生活中,凡是具有相關利益的各方,彼此的交流互動,很難做到發自內心。所以言不由衷、言行不一、歌功頌德是官場和生意場的常態。下屬對上級拍案而起,那除非是不想繼續幹了。由於互聯網具有開放、包容、分享等特性,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講,在威權體制下互聯網上的聲音、特別是那些匿名的聲音,絕大多數都是發自內心的真實聲音。

「團派」的沒落是不爭的事實,賀衞方的觀點和聲音,也代表了很大一部分民意。如果說任志強的聲音代表了部分紅二代、權貴集團的利益,那麼賀衞方的聲音,則代表了知識界、文化界知識分子和一大部分理性草根階層的心聲。如果違背民意、違背潮流地懲處賀衞方,那麼結果很有可能是適得其反、事與願違!


——转自东网,2016-04-03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