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中国人权卫士的灯塔
——为曹顺利逝世两周年而作(图)

李金芳

3月14日,是人权捍卫者曹顺利被迫害致死两周年的日子。两年来,曹顺利女士被羁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六个月的时间里到底遭受了什么仍不为外界所知,直至今天,外界仍然不知道她的遗体安放何处。为了中国的人权事业而殒身在中共的监狱里,曹顺利女士因此成为世人永远怀念的巾帼英雄,也成为中国的人权捍卫者们争取人权、反抗专制的楷模。在今天人权依然被肆意践踏的祖国,唯望通过我们每一个人权捍卫者们的点滴努力,能够让正义早一天到来,以慰曹顺利女士的英魂。

相信很多人都不会忘记,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在北京首都机场,准备前往日内瓦参加国际人权知识培训及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遭到强迫失踪,直到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早已于失踪的当天就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同年10月21日,曹顺利被变更罪名为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逮捕。被羁押在看守所期间,曹顺利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患有双肺结核、肝腹水、子宫肌瘤、囊肿等多种重症。王宇律师在会见曹顺利时,得知曹顺利的健康情况,于是与曹顺利家人多次向北京有关当局为她申请取保候审,但都遭到断然拒绝。2014年春节前夕,王宇律师要求会见曹顺利未获批准。就在外界都担忧她健康状况之际,2014年2月20日,传出曹顺利病危被送入北京999急救中心抢救,随后转入北京304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2013年3月14日,被任意羁押整整6个月的曹顺利女士在北京304医院不治辞世。

曹顺利女士被迫害致死的深层原因

曹顺利在被羁押6个月后不幸去世,两年来,围绕着人权捍卫者曹顺利的死亡真相调查的呼声不绝,但中共当局并未对此做出任何回应,至今,曹顺利女士的遗体安放问题及死亡真相对外界而言仍然是无解的谜题。每年的3月14日,中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国的人权捍卫者们及人权团体,都会以各种方式悼念这位杰出的人权活动家,以表达对她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奉献了毕生的敬意。

曹顺利是北京大学法学系的硕士,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劳动人事部门工作,如果她与中共专制体制同流合污,可谓大有前途。但秉性刚直的她却因揭露政府机关的贪污腐败、滥用职权而被解除公职。为了捍卫自己工作及生存的权利,曹顺利由此走上维权之路。

因为曹顺利具有专业的法律知识,她常为访民代写行政诉讼状、申诉状及上访材料,尽自己所能为各地访民们提供法律帮助,结识了来自于全国各地的上访维权人士,深得访民群体的信任和尊敬。通过自己切身的上访经历,曹顺利意识到访民群体是中国大陆人权受到侵害最严重的群体,不管你曾经的社会角色是什么,只要被当局打上“访民”的烙印,你将随时面临着遭受殴打、绑架、强迫失踪、关黑监狱、禁止乘车、禁止住旅店,等等,基本人权没有丝毫的保障。从2006年开始,曹顺利与彭兰岚等上访维权人士一起,调查、整理访民人权状况材料。2008年底,曹顺利在北京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200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60周年之际,曹顺利与其他上访维权人士一起到外交部递交申请书,要求中国政府参照联合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手册》的规定和标准,允许民间人士参与、编写《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曹顺利曾亲口对我说过,自2008年她与访民群体关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以来,包括她自己在内,各地有60余名上访维权人士因此受到绑架、传唤、行政拘留、劳教和判刑等迫害,关黑监狱的人员更是不计其数。

第二次劳教期满后,曹顺利再次把关注点放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上。她意识到中国的第二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的起草、制订程序和第一部一样,违反了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关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手册》的相关内容和国际人权公约,尤其是回避了上访群体、高压维稳等当前中国重大的人权问题。2012年6月,曹顺利带领各地上访维权人士再次向国务院新闻办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拒绝上访维权群体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依据和理由”,同年10月,她与数十位上访维权人士到外交部新闻办,要求公开在2013年10月在联合国会议上有关中国人权报告的相关信息,并要求参加人权报告的起草和撰写。曹顺利等人一年的努力,并不为当局所理睬,反而在争取知情权和参与权的过程中,多人被传唤、拘留,曹顺利本人多次被软禁、传唤,彭兰岚还因此被判刑。在十数次的申请无回应之后,2013年7月18日开始,曹顺利带领访民在中国外交部前抗议静坐,要求外交部就参与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数据等信息公开问题给与答复,政府职能部门对曹顺利及公民们的诉求无动于衷,曹顺利及她带领的维权团队还遭到多次清场。同年9月13日,曹顺利在准备前往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警方带走,并被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后罪名变更为“寻衅滋事罪”。

曹顺利女士在争取访民们基本人权的过程中,遭到一次行政拘留、两次刑事拘留,两次劳教,一次逮捕,直至被迫害致死。

中共当局对曹顺利女士灭失人性的迫害,究其主要原因是:曹顺利是中国大陆第一位要求官方公开《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起草、制订程序的相关信息的人,是以公民身份要求参与、撰写人权报告,以期将最真实的中国人权状况充分展示给世界的人。曹顺利这样的努力有利于促进中国人权状况尤其是访民群体的人权现状得到有效改善。

曹顺利为了依法争取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她带领以上访维权团体为主力的一批维权人士在外交部门前持续几十天的静坐而争取官方回复的公民行动,引起社会、媒体及人权团队的密切关注和声援,令中共当局颜面尽失。随后,曹顺利亲自撰写了独立的中国民间人权报告,以详实的个案论述了中国公民人权遭受严重侵害的事实,并准备亲自前往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揭露中共当局宣称的“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欺世谎言。试想,如果真正独立于政府之外的曹顺利能够前往日内瓦,届时中共当局将如何面对受尽人权迫害的一名人权捍卫者的指控?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曹顺利在北京首都机场准备乘机前往日内瓦时遭到中共的秘密抓捕,接下来等待她的,是中共早已精心设计好的谋杀!

居住在新疆的人权捍卫者胡军认为:曹顺利撰写的人权报告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状况时采纳,同时中国民间的非政府组织的法理生存发展得到了世界人权组织的关注。曹顺利的人权报告拆解了暴政中共政府在国际上的合法性地位,这也是中共精心蓄谋杀害曹顺利的原因。曹顺利勇敢的抗争代表着十几亿无权的国人在联合国审议人权大会上的民间立场,为了争取这份民间表达的权利,曹顺利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书写了中共暴政之下生活的人们真实的人权报告。

生命已逝 精神永存

曹顺利女士为争取每一个人做人的权利而被迫害致死,这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并非个案。在曹顺利被迫害致死后的两年来,她用自由和生命捍卫的人权在中国,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和进步,反而在持续恶化,至今就连担任她的辩护律师的王宇也已经身陷囹圄半年有余。半年多以来,王宇被禁止会见律师、被强迫解聘了代理律师,就连王宇刚刚16岁的儿子因受到父母的牵连而被剥夺出国留学的权利,至今被监控软禁在老家。尽管局势如此严酷,但可告慰曹顺利的是,行走在推进中国人权进步道路上的人权捍卫者们,并没有在残暴的迫害面前望而却步,而是不惧打压和抓捕,循着她的脚步,坚定地行进在推动人权事业的荆棘路上。

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季节,曹顺利的精神犹如寒夜的火柱,一直就陪伴在中国人权捍卫者的身边,给大家以力量和鼓舞。看看最近这一两年来,中国公民社会不管受到中共当局如何打压,人权捍卫者们一批又一批,从大监狱走进了小监狱,又从小监狱回到专制的大监狱中,但追寻自由民主的信念从未改变过,追求人权法治与宪政的浪潮步步高涨。

且不说在曹顺利病危和辞世之时,人权捍卫者们不惧当局的无理阻拦和恐吓,前往医院探望和悼念,包括刘晓芳、李英之等数十人因此遭到刑事拘留。即使现在,曾与曹顺利一起维权的人权捍卫者,仍有张淑芝(黑龙江)、陈凤强(广东)、朱桂芹(沈阳)、赵广军(沈阳)等人尚在狱中。

两年来,中共当局针对民间维权行动的打压愈来愈甚,加紧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钳制言论,扼制公民社会的发展,从致力于倡导公民不合作运动的“广州三君子”唐荆陵、袁新亭和王清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判刑,到因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及支持香港争普选的占中运动被抓捕的各地人权人士,再到因计划开展反对性骚扰和倡导女权运动的“女权五姐妹案”,广东劳工维权NGO遭受全面打压,尤其是震惊中外的主要是针对人权律师的“709全国大抓捕”,一系列的人权案例都未能扑灭中国大地熊熊燃烧的维权怒火。就在中共的两会期间,全国各地维权的群体性事件仍此起彼伏,如黑龙江双鸭山成千上万煤矿工人的罢工与上街要求讨还被拖欠的工资的维权,就彰显着中国公民不堪再被强权压榨剥夺的抗争怒潮。

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不仅会引发本国人民维护人权的抗争,更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不安。近日,美国、澳大利亚、英国、丹麦、芬兰、德国、冰岛、爱尔兰、日本、荷兰、挪威、瑞典等12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联合声明,共同谴责不断恶化的中国人权。

1948年12月10日在第三届联合国大会上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是国际社会第一次就人权作出的世界性的宣言,这一文件作为所有人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阐明了“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普世人权标准。任何国家和政党,不能以任何借口来剥夺一个人生而为人的最基本的人权。

以曹顺利为代表的中国的人权捍卫者们,为了实现每一个人都能享有生而为人的尊严和自由,前仆后继,不断冲击违法侵权的公权力,因此许多人付出了自由乃至生命的代价。

当此时刻,中国大地尽管依然是阴霾遮天,寒气袭人,但春天仍以不可逆转的脚步踏来,大地已经在传播着新生命的信息,野草已经顽强地顶开了地皮,开始发芽了。中国的人权捍卫者们也不惧政治的严酷而踏着曹顺利女士的脚步,奋勇向前,走出家门,播撒希望。自由和人权从来不会自己从天上降下来,诚如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在《维护人的尊严捍卫普世人权——四论人权捍卫者》所言:人权是一项普遍权利,任何人不分肤色、阶级、性别、民族、宗教、语言、国籍、和其他特征,都应享有同样的人权。人权又是一项反抗权利,因为任何权利的实现都不会是凭空落地的,都需要人们自己前赴后继地奋力反抗和争取。人权更是一项捍卫权利,人们争取到人权并载入法律之后,如不珍惜之、维护之、捍卫之,就随时有可能得而复失。

 

——转自民主中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0期  2016年4月1日—4月1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