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上海沈佩兰被逮捕,期间曾遭看守所虐待施刑

马亚莲

自2016年2月22日上海闵行区维权者沈佩兰女士被刑拘后,到昨天3月30日止已满刑拘不得超过的最长期限37天,沈的家人和朋友都急切的关注被无辜蒙狱打压的沈何时可被释放。但3月31日上午,沈的律师告知:沈已被批捕。

此举意味着,对维权者的打压,决不会随着“法治”的口号而收敛,地方政府还会应最近中办国办下发《连续发生群体事件,党政主要负责人将被追责》而加剧假“法”名义对维权者施以新一轮更大强度的力控。

但凡中央下发追责领导的条文,每次都会演变成地方政府打压平民的推手和“依据”;而堂堂“法律”成为恶官整治平民的帮凶,早成中国司法伏身权治的“风景”。按以往惯例,此文件下达后,最直接的体现必定又是:截访更厉了,拘留所维权者更多了,各地黑监狱更忙了,特警和特保(外地无业者充当)对维权者施展身手的表演更频了,外地民工上海就业机会增加了,地方政府维稳基金帐面更大了。

而中央政府面对此情此景,竟都充耳不闻、视若无睹。这样的中国特色,无疑令人唏嘘!更让人愤慨!

2016年2月22日,沈佩兰家门口被马桥镇政府聘用的多个外地人看管,午饭后沈家中突然断电,沈的老公开门欲去查看电源,门外涌入多人,将沈佩兰以“寻衅滋事”名义传唤到马桥镇派出所,家中二台电脑同时被抄走,手续都未出示。第二天,沈即被送入奉贤看守所,但虽经家属多次讨要,公安局就是不按法律规定出具家属通知书,拖了近二个星期才无奈出具,以致家人为沈聘请的律师无法及时会见,也无法为沈送换洗衣服。沈佩兰的合法权利在光天化日下再次被剥夺、被侵犯。

无论按联合国人权规章,还是中国的各项法律规定,即使对真正的刑事犯者都不能虐待、凌辱,更不能施以酷刑。但在一党专制的中国,这样的规定对官者痛恨的维权、民运者是不适用的,被关押的维权、民运者如坚守信念和抗拒的,更会遭到毒暴之手,我、我们无数人因此都曾被上刑架。而63岁的沈佩兰,此次也未能逃脱摧残。

沈佩兰告诉律师,她被送进看守所时,因抗拒对无罪的她剥光衣服搜身,看守所所长竟命警察将她手铐脚镣锁在禁闭室地上的环扣上,二天半后才将她松绑;之后,又因她膝盖有病无法盘腿静坐而再次以同样手法将她锁了四天。期间沈无法直身且大小便都在身上,皮肤发出疹子,血压上升,痛苦不堪。

之后,沈佩兰和律师分别向审讯员和检察院的控告,显然因其的特殊身份而无济于事。

63岁的沈佩兰之前已因维权而多次被软禁、被拘留,还多次因抵抗非法软禁被伤骨,但她依然不改讨还公道、与官场腐恶抗争到底的初衷和决心,故被列入地方政府的眼中钉名单之一。最近,北京上海联手打压每月底上海访民大集访的行动屡屡无功而返,作为执政当局不反思逼民激愤的根源是官商勾结侵害民权,却将大棒挥向受侵害者。

就在今天,又有上海多个维权者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如黄浦区老西门街道的周坤等,显然是对集体访镇压和防范清明节集访高潮恐吓手段的继续。

不追究违法和失职、渎职者的责任,反胡乱寻找出气者、关押有冤人,这样的施政手段赢得的只会是民怨冲天!只会是更大范围的反弹!

清明时节雨纷纷,维权冤者欲断魂。借问法治何处有?大大直指权之手!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16年3月31日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0期  2016年4月1日—4月1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