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今夜有如暴风骤雨
——纪念家兄遇罗克就义四十六周年

遇罗文

天将擦黑,此时正是中国三月五日清晨,微信来件的铃声连成了一片。打开各个群才发现,纪念遇罗克的文章、诗歌、帖子、图片铺天盖地。朋友从各地也纷纷打来电话追问:“今年这是怎么了?”

事实再一次提醒我,今天是哥哥的忌日!

是的,每年的这一天,是我家最沉痛的日子。即使没有任何提醒,我也忘不了这一天。但是,毋庸置疑,今年与往年绝对不一样,似乎更多更多的人参加到纪念遇罗克这个行列!有老年人,而更多的是中青年人。在青年人当中,或许有的还不知道遇罗克是谁,从他们萌萌的话语中,你能感觉到他们对文革近乎一无所知,但是他们知道有个名叫遇罗克的人为呼吁人人平等而献身!他们要为这样的人献出自己纯洁的敬仰!

可见,“平等”在当今社会已经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以致让涉事不深的青年去纪念一个毫不熟悉、已经去世几十年的人。

人权、平等、自由,这是人们本能渴望的东西,也是人们与生俱来应该拥有的东西,就像阳光、空气、水一样不需要谁的施舍就该有自己的一份。在任何文明国家这是无需解释的常识,即普世价值。

几十年前的我们,不知道“普世价值”这个词,但是我们知道人人应该是平等的,于是我们抗争,于是我们被镇压!那是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它登峰造极的时期叫“文革”。“文革”中最荒唐、最血腥、最反人类的事件源自“血统论”。

用通俗的话来解释“血统论”,那就是:“你的父母的身份就决定了你的前途”。

毫无道理可言,毫无平等可言:每个人从一生下来,就在不同的起跑线上。难道这仅仅是几十年前的事吗?不!请看:

假如你爸爸是个农民,你也就打上了农民的烙印。几十年前你不能离开出生地,现在有所“进步”,你可以到城里打工,干工人的活,但是你叫“农民工”,享受不到很多城市居民的待遇。你本来想望子成龙,让你的儿子受好一点的教育,含辛茹苦地花高价把儿子送进城里的学校,从小学直到高中,盼着他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但是你想错了,他必须回到你的出生地参加高考,那里的录取分数线要比大城市高出好几十分!你的儿子如果不是凤毛麟角,只能和你同样的命运。

假如你儿子真是凤毛麟角,甚至福星高照,不但考上了好大学,毕业以后飞黄腾达、官运亨通,当上了省部级的高官,你以为从此改变了身份,不!你又想错了,中央打老虎专门找你们这种出身的下手!

于是,社会进入了一个“拼爹”的时代。

当你明白“血统论”是什么货色,你也就明白遇罗克反对“血统论”有多么大的意义,从而也就明白当权者为什么对他恨之入骨,周恩来甚至喊出了“不杀他杀谁”。至今在中国官方出版物上,遇罗克的名字还是被禁止的。不让人知道遇罗克,说明血统论对当权者还有用,当然那是让历史倒退的作用。

今天,人们越来越感到“文革”似有卷土重来之势,自然让人想起“文革”时期标识性的人物,草根民众无疑会怀念为草根争人权的英雄,今天的大张旗鼓也是必然的。今夜的暴风骤雨会让更多的人知道遇罗克是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平等权利是靠自己的努力争取才能得到的,那他的血就没有白流!

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美东凌晨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8期  2016年3月4日—3月17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