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第n次的天津之行

王峭岭

从没想过天津公安局河西看守所预审支队之行,成为女儿的快乐之旅。小女知道我要去天津,苦苦哀求,要跟我一起去。她说她讨厌我去天津,因为每次要在工作日去天津,都要把她从被窝里拽出来,送到朋友家。这次她坚决要跟我一起去天津。

所以当春富律师的儿子,全章律师的儿子和女儿在天津河西看守所的预审支队的门外聚在一起时,女儿乐开了花。她拥抱着全章三岁的儿子说:“泉泉,姐姐想你。”所以,当律师和家属们为能够见到具体办案人员坚持时,他们三个玩得不亦乐乎。 

其实,十点半时,举国闻名的赵旭队长要按照惯例,一个一个律师地见。但是律师们坚持要一起见。里头不同意,外面不放弃。于是,僵局持续到中午。患有心脏病的山东的刘律师咬牙坚持着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写文书。 

我们家属出外买了盒饭和汉堡回来。

当牛肉盖饭和薯条的香味儿在预审支队的窗口外飘荡时,我们突然发现有好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出现在外面,这些警察一边向里走,一边奇怪道:“这是干什么?”大家顾不上搭理他们,因为饿了。李律师是坐夜车赶到天津,马律师昨晚到北京亦是凌晨,早五点半又退房,一起驱车赶到河西看守所。吕律师头一天就在天津住下了。

大家忙了一个上午,享用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午餐,彼此照顾着,谦让着,鼓励着。好不容易下午上班,突然从里面涌出了几个制服警察,举着执法仪,说是让找个地方好好说话,其实要轰我们走。律师们开始依法交涉,请他们出示证件他们拒不出示时,我气急了,吼道:“不用相信这群骗子。骗了我们六个月了。”赵旭和手持执法仪的嚣张之极,问道:“你是谁的家属?”我道:“李和平的。”他们又问:“你是他什么人?”这是多好的机会,我笑答:“我是李和平的合法的妻子。”想起这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人们看了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书,总问我跟和平有结婚证没?我只好把结婚证带在身边。

手持执法仪的故意把执法仪对准人群,大家也不怕,对拍。最后,这些人自称是派出所的,但又不出示证件。我后来想起来,是吃饭的时候进来的那批警察。最后,领头的警察使了个眼色,他们都进去了。赵旭一直强调他们不是办案单位,人不在他们这里。律师们交涉:“不是办案单位你让那办案单位的人出来呀!”

赵旭也躲上去了。半个小时后,派出所的民警走了。这时,刘律师用随身的打印机把文书打印出来,签了名,把赵旭叫下来,交给他后,移师河西检察院。 

在检察院信访接待处,工作人员死活不肯接我们的文书。又是一通据理力争,吵将了起来,算是勉强接了。看样子,是没有下文的。我们倒是可以申请信息公开,公开这文书他们是怎么处理的。 

最后,大家离开河西检察院时,我看最快乐不动气的是三个孩子。我女儿说天津真是好玩极了!我晕,她是在预审支队的外面待了近一天好不好?!

2016年元月4号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3期  2015年12月25日—2016年1月7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