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亦师亦友唐荆陵
——寻友记之二

李化平

今天是唐荆陵律师四十五岁生日。谨以旧文《亦师亦友唐荆陵》献给唐荆陵、汪艳芳伉俪。在这个严冬的深夜,在成都为唐荆陵伉俪,为良心犯、良心犯家人祈祷。

 
半个多月前,友人告诉我,唐荆陵律师“丢”了。我说怎么可能呢,几个小时前,我们还QQ聊天,在群里交流。数小时后,唐太太证实:熊猫带走了唐荆陵,还特别要唐先生带好衣物。

至于去什么地方,是什么原因被带走,去多长时间,唐太太也是云里雾里,浑然不知。(我在想,就是作为律师的唐荆陵先生本人,也不会清楚)。

唐荆陵律师是湖北人,毕业于上海交大。工作后到了广东。记忆中,唐先生并不是学法律的。至于因何做上了律师,因何成了一名人权律师,我其实并不清楚。

我能清楚记得的是,某势力以奇葩的方式,剥夺了唐先生的律师从业资格。不听话就不给饭吃,是毛大人留下来的优良传统,也是某党对付异议人物与维权国人的基本手法之一。然,唐先生说起这一切时,非常淡然。

半年前,一个阴霾的日子(上海胶州路大火头七的日子,我们先后去1115大火现场献花)。晚上,胶州路附近的两岸咖啡,我们一起喝茶。同行的还有李原风,我的小老乡。

印象中,唐先生个子不高,身体瘦小;思维特别清晰,表达简洁有力。我信,他是一个信仰坚定、内心强大的人。当时先生正在华东传播直选的观念。谈到直选,李原风滔滔不绝,我则对现行体制下人大代表直选的价值,难以认同。谈到非暴力行动,唐先生说,非暴力不合作,关键不是理论,关键是行动。去做就是了,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做到。

昨天晚上作了一个梦。梦见唐先生座在床上,狭窄的房子里,神情默然。我问先生,这是第几次监禁了?恐惧吗?先生坦言,恐惧还是有一点的……

三月九号晚上,唐太汪艳芳告诉我:当天,收到了警方法律文书,唐荆陵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广州番禺大石培训中心监视居住。时间是从三月一日起计算。至于异地监视居住到何时,唐太坦言并不清楚。也不允许探望。我就说,请个律师吧,至少有可能争取到探视唐先生的权利。

有一个令我心酸的事实没有告诉大家,唐太因唐先生被“丢”,大病一场,住了一些日子的医院。随后,唐太汪艳芳也被“失踪”。

李原风是早就“丢”了的,人在哪里我至今还不清楚。同一天,在广东的湖南邵阳武冈人肖勇,长期从事农民工维权,也失踪了,据说是押送回湖南。

依我看来,唐荆陵先生没有违犯中国任何一条法令,他是温和的非暴力表达者,政见我们有共同的地方。也许在中国,法律就是儿戏,这个章鱼说对了:“法律不是挡箭牌”,任何法律也保护不了你。

2008年以来,神勇的党国政府,将国内异议公民小群体各个击破,每一阶段都有一些领队公民被限制,被拘押……

如果这种情况愈演愈烈,这个社会将彻底失去本来就十分微弱的减压系统。没有人认真思考过,一个威力无穷大的政府,一个拒绝公民社会发育的政府,一个完全彻底扼杀任何异议的政府,其必然的逻辑结果,就是导致草根与政府之间的严重冲突。

我为此感到悲怆。更为唐荆陵先生这样有良知肯担当的非暴力信仰者的频频失踪痛心疾首。而我能做的,除了写点这样无力而无处发表的文字,就只有默默的祈祷了:

“信心坚定自由的意志,悔改带来不合作的行动。非暴力行动改变中国,你就能做到。”

这是唐先生的签名,今天我就写在这里。

                          2011年3月9日首发  6月10日修正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2期  2015年12月11日—2015年12月24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