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暂时不准去北京的传唤证

冯正虎

2015年10月18日早上我提着包出门去虹桥火车站,准备乘G116高铁9:34开往北京,但在小区通道上遇到杨浦区警察卞昕、管春华,我们一见面就心知肚明,今天我不可以去北京了。我笑着对他们说:拿一张传票出来,我跟你们走。

原来我的计划,今天下午到北京,明天周一上午去最高检察院催办刑事申诉案,下午去最高法院代理行政再审案,周二上午去全国人大常委会接待室提交《上海法院违反立案登记制的报告》,下午去公安部催问200万的国家赔偿复议案,周三回沪。

周一下午,上海莘庄失地农民诉闵行区政府征地违法一案的原告四十几人、嘉定失地农民47人集体诉嘉定区政府征地违法一案的十几个代表也去最高法院依法提交行政再审申请书及证据材料。这些失地农民是第一次进最高法院申诉大厅办理诉讼事宜,我作为他们的法律顾问,若我在北京,当然会尽义务提供法律援助。

或许,我的举动让有些部门不放心了。有一些谣传让领导更加恐慌,在五中全会即将召开的敏感期里领导的神经很脆弱,担心出事。其实,我们是很简单的,趁早在北京办完一些诉讼事务就回沪,不会赖在北京添麻烦的。

暂时不准去北京,我获得一张新版的上海市公安局传唤证(沪公杨刑传唤字[2015]018号)。乘警车,上午8:00到五角场派出所讯问室,与警察聊天,10:30许离开。今天G116次10车厢14C号席位空着,我不去北京了。去北京办事的时间,对我是不重要的,可以早也可以晚,国保警察提前与我招呼一声,他们讲的有道理我会听从的,免得浪费一张传唤证与车票。

我对卞昕发的传唤证很感兴趣,与他们四个月不见,终于拿到一张新版的,这是第37张刑事传唤证。新版的传唤证比旧版的要求严格,新版要求填写被传唤人的涉嫌罪名,这也是对承办警察的要求,办错案要追责的。若卞昕、管春华的良知未泯、还有点对法律的畏惧感,他们在填写这张传唤证時心情也不好受的。

我很同情他们,他们也是受害者,做违法者的炮灰。我已将所有与这起假案相关的材料汇编成册《警察制造的刑事假案——冯正虎涉嫌拒不执行罪》,今天我与他们见面时,赠送他们一本,他们是本案的当事人,我控告的对象,有权了解本案的全貌。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已于2015年8月18日受理了我的控告材料,并出具收据。

卞昕签发的新版传唤证,法律条款用对了,但是发错人了,不该是冯正虎,应该是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执行局法官张祖联。冯正虎一直依法向法院缴纳罚金,但张法官自2015年5月起躲避冯正虎,不接收冯正虎缴纳的罚金,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我向警察举报:“你们可以去传唤张法官了,讯问他为什么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大家都笑了。

明知一个假案,大家还在玩,法律没有一点尊严与权威了,我也实在严肃不起来,陪着一起玩吧。中国依法治国太可怜了,谁当一回事?

 2015年10月19日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8期  2015年10月16日—2015年10月29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