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一餐恶心的饭

徐琳

片警约我今天中午吃饭,说到附近新开张的一家湘菜馆吃。我没去那家吃过,心想去试试口味也行。他说11点半再打电话来。 

11点半,片警又打我电话, 叫我到小区门口。我到小区门口,他开着一辆小车在那等,车上还有另外三个人, 他说是他的新同事。我上了车。

到了那家湘菜馆,我才发现,那是一家崇毛饭店,门厅里竖着一个毛塑像。我说:“操,原来是这么个饭店,早知道我就不同意来这家了。”片警说没什么啦,吃个饭而已,等会还有些同事要来。那意思是不可能再换地方了。我想,那我等会就要借题发挥了。

上到二楼,有个人从一间包厢里出来跟片警打招呼说话,看来要来的人还不少。我们在大厅选了个位置坐下来。 

坐下来后,片警拿出手机叫服务员帮忙给我们几个拍个合照,每次片警跟我见面都要拍的,这样他有个交代。拍照的时候,我把右手放在桌上,伸出中指。可惜这照片他不会给我的,但解放后应该能查得到,那会是一张很有意义的照片。

我看了看四周,墙上挂了很多毛和他亲人的生活照,有江青、毛新宇等,我说:“操,看着这些恶心的东西哪吃得下饭啊。”

点菜的时候,我拿起菜谱点了几个贵的菜,结果服务员说这几个菜都没有。我就说:“真他妈回到毛时代了,啥都没得吃的。下次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 于是片警点了几个菜。

片警介绍说这几个新同事是从金州调来的。我说是不是国保解散了安排过来的,他说不是,国保怎么会解散。我说听说是要解散,信不信由你。他又说这几个人都是他手下。我说你升官了?他说没有。我说那就是专门针对我增派的了,你就是负责监控我的嘛。他笑笑不说话。

期间陆陆续续又来了些人,跟片警打招呼,然后进到那个包厢。片警跟我介绍,这个是镇政府哪个部门的,那个是镇政府哪个部门的,谁谁谁也是你们湖南老乡。我说你借我的名义大摆宴席啊,他说哪里用得着借你的名义。

片警跟那几个年轻的新同事介绍说老徐很有才的,文章写得好,还会写诗作曲。那几个年轻人就做出很佩服的样子。其中一个说:“你那个什么正义律师歌我听过,词写得很好,曲调也很优美。很不错。” 我说:“那还用说,纽约时报、德国之声都报道、转载了。”

席间他们多次问我最近有什么计划,中秋在哪过节,是不是准备去外地,我一概含糊应对,不明确回答。片警说你要去哪里最好跟我们说一下,让我们知道就好一点,反正又不会限制你去哪里。我说你们把我的港澳通行证都作废了,还说不限制我去哪里。他说那是上面搞的,我也没那个权限。我说那你刚才说的不会限制我去哪里不就是废话?你说的话能算数吗?

我吃饱了,说先走了,片警就叫那几个年轻人送一送,说他还要进去陪陪领导。

走到楼下大厅的毛像处,我伸出中指对着毛像,说:“你个老逼养的把我们都害苦了!”门口站着几个迎来送往的咨客,都愕然地看着我。

2015-09-17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6期  2015年9月18日—2015年10月1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