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又见浩气长流
——在《浩气长流》华府地区展览8∙15开幕式上的发言(图)

王康

尊敬的陈壮飞博士,尊敬的洪慧珠公使,尊敬的各位嘉宾和媒体记者:

2300多年前,孟子忽然宣布: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是气至大至刚,直养而无害,塞于天地之间;700多年前,文天祥作《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及现,一一垂丹青。100多年前,孙中山题书“浩气长存”祭黄花岗起义;70多年前,民族大画家张善子绘制《正气歌像传》;10年前,50多名义工聚于中国抗战首都重庆,联袂绘制一幅国画《浩气长流》。没有人料到,五年后《浩》画会跨过台湾海峡,出展台北国父纪念堂;更没有谁预见到,十年后会越过太平洋,在新大陆大华府地区与诸位照面。

杰出的中国作家郑义认为,世上伟大文学艺术作品都源于某种巨大而持久的热情,真正的艺术家犹如燃烧并传递火种于黑夜的燃灯人。

《浩》画源自什么热情,要传递什么信息?答案是,1,016公尺画幅,1400多个人物,只是我们对抗战英烈先贤迟来多年的追怀与悼念,只是中国抗战这座无形纪念碑的砖石一角,只是这条在惊涛骇浪中引领中国即将到达彼岸而触礁沉没的方舟一隅。浩画无意阐述70年前经纬万端的历史,我们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为民族先烈写实造型,树碑立传,保留中国的火种和性灵,以敬献我们卑微的感念与祭祀。

我们没有红头文件和政府拨款,纯系民间立场,没有钟鸣鼎食,只有粗茶淡饭,但是我们背后站着三千余万罹难同胞,三百余万阵亡官兵,三百余名殉国将领,以及在八年抗战中危而不亡、巍然屹立的抗战陪都重庆。以重庆为中心的抗日大后方,曾经接纳了2000余万不愿做亡国顺民的同胞,接纳了中国东部沿海1400多家工矿企业,接纳了近一半中国高等院校,接纳了中华民国政府整个政府机构,接纳了同盟国家所有外交使团、军事代表团和新闻机构,接纳了韩国临时政府,经受了日本飞机五年半“无差别”轰炸,国际舆论视重庆为自由中国、战斗中国之象征。顺便说一句,法兰西共和国在德国六个星期轰炸下便投降,日本飞机从来没有轰炸过近在咫尺的延安。重庆抗战胜利纪功碑碑文有载:国于天地,必有与立。后世史家,循流溯源,深究中国复兴之故,将知重庆之于国家,实不止于八年之献效已也!

浩画就是这循流溯源的后来者,我们巨大而持久的热情即来源于此。

我们还有娄山的牺牲(他是我们团队最年轻的画家,为创作《风雨同舟》呕心沥血);有欧治渝的失明,他为创作《血肉长城》几乎画瞎了一只眼睛(他本来打算死在画布前);有国内海外许许多多慷慨高尚的支持者。今天,浩画有了新的知己和新交:在场各位。没有亚太二战浩劫纪念会会长陈壮飞博士的率先垂范,没有谢启宇、闫文鼎、熊园杰、蔡德梁、饶世永诸先生的全力以赴,以及华府华侨文教中心的大度支持,浩画不可能乘桴浮于海!作家北明、教师吴放、诗人一平、哲学家陈奎德以及我的老同窗秦新地、丽娃夫妇和抗战大画家张善子的外孙晏良为长期无私加持,非言语所能尽述。很遗憾,因为种种原因,浩画主创团队大部分成员未能赴展,请允许我在此庄严场合提及他们的大名:秦效侃教授、江碧波教授、欧治渝教授、马一丹教授、张春新教授、牟群教授、张诗亚教授、郭方颐教授、李犁、李育教授、韩子渝先生、韩平藻先生、王真先生、苟文级先生、王土火、王强、刘庆丰、戴前锋、陈雪梅、李炜凌、宗宏岗、朱晓丽、乐柏廷、刘蔚荣等人。《浩》画的感谢名单也许有成百上千之众,遗憾的是,因为政治和时间关系,我不能在此一一致谢。一言以蔽之,浩画十年风雨,是中国人十年命运的一记横切面,华盛顿展览则是两岸中国人一次推心置腹的成功合作。

今天是2015年8月15日,70年前的8月,历史急速演变,中国和东亚成为世界的重心。6日、9日,两颗原子弹落在广岛、长崎;8日,苏联对日宣战,150万苏军根据《雅尔塔(秘密)协议》在华西耶夫斯基和马林诺夫斯基两名元帅统率下先后入侵中国东北;10日,日本政府通过瑞士、瑞典两国向同盟国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14日,中华民国政府和苏联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以图保持抗战胜利成果,维护中国领土和主权完整。),日皇裕仁签署《终战诏书》,同日,蒋中正电邀毛泽东赴渝“共商国是”;15日,日本宣布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中国抗战终于落下帷幕。

站在70年前抗战胜利的终点展望,中国成为亚洲自由、民主、文明与和平的堡垒,应是历史题中应有之义。中国将在文明与道德上再次教化日本,中美两国将携手合作,太平洋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和平时空,东西方文化的正面融汇将把人类带到轴心时代以来新乐园的大门口。但是,70年过去,历史发生恶性逆转和变异,最大的变局是,领导中国抗战的中华民国政府、中国国民党和蒋中正在战后苏美主导的冷战格局和国共内战中,成为最大牺牲品和失败者。以致中国抗战的巨大牺牲和全部成就付之东流,400万中国人倒在抗日旧战场,中国人付出比八年抗战更惨重的代价,数千万人死于非命;以致中美两国兵戈相向,先后爆发韩战、越战;以致我们始终没有一个真正洗心革面的东邻日本;以致大陆至今为外来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和斯大林政治制度所笼罩;以致台湾至今为日据统治的余孽所苦所累,东亚情势扑朔迷离吉凶难卜。

70年过去,我们才为时已晚地意识到,没有中华民国政府、中国国民党和蒋中正先生领导中国人民艰辛备尝、艰苦卓绝的奋斗,中国早已沦为日本殖民地,中华民族的人民、土地、资源将效命于日本帝国征服亚洲和世界的狂妄野心,中国的独立、自由、尊严和文化将化为乌有,世界很可能在东西方法西斯的统治下苟延残喘;70年过去,我们才为时已晚地意识到,否认和尘封中华民族政府、中国国民党和蒋中正领导抗战的丰功伟绩,就是否认和尘封中国历史、中国精神,就是侮辱中华民族!也就必然丧失中国修好亚太各国,协和万邦的资格,也就抽去了中国现代复兴和终极统一的基石!

历史不存在“如果”,但世界不能永远忽视“应该”。19天后,北京将举行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我愿借此机会呼吁中共当局,21世纪中国的最深智慧、最大善意和最高愿景是,以神圣抗战的深重牺牲和伟大贡献为基石,承认、缅怀、颂扬、永世铭记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国国民党以及蒋中正先生坚持民族大义并领导抗战胜利的不朽功勋,并以数千万国人无谓死亡的时代悲剧和礼崩乐坏人伦道丧的现实危机为殷鉴,摒弃冷战意识和内战阴影,抚平民族创伤,弥和历史鸿沟。以国家民族为重,以15亿中国人的自由、幸福与生命价值为重,以中国人对世界应尽的责任为重,真正复兴中华,再造共和。我愿以最大的善意,希望听到,在9∙3阅兵式上,习近平先生有新的语言,新的意向,新的胸怀,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趁此机会,我愿再报告两件最近发生的跟本次展览有关的私事。

7月下旬,我到宾州兰城某乡下一座巨大百年工棚,为两位义工做下手。他们自带各种机器工具,义务为展览设计并制作全部木架,还贴上汽油和午餐费。我看见他们挥汗如雨,从早到晚,心想,浩画跟他们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他们却当成自己的事做,放下一切。他们是:黎瑾和石霄先生!免费提供工棚的美国绅士是Tom!几天前,黎瑾、郭恩扬夫妇在负荷浩画工作时,险遭不测。一个千斤顶横空飞临,砸碎车窗和车箱,他们却安然无恙,继续坚持跟虞群、邵教授把168个木架运到现场。我不应忘记提及,黎瑾父亲曾参加过台儿庄、昆仑关会战,并远征印度。米开朗基罗、达芬奇等欧洲文艺复兴巨匠曾得到罗马教廷和佛罗伦萨富豪洛兰佐•美第奇家族巨款支持,而浩画的赞助者是木匠,是生死与之的高人、义士!我们不敢自诩“得道多助”,但《浩》画确实劳师动众,几乎无远弗届。

我个人四天前接到一位老朋友的信函,转达重庆有关当局的“正式决定”。措辞明晰:第一,要求王康停止画展马上回国;第二,否则就不许回国。还有一句富有人情味的话,你已六十好几,总不至于流亡异国客死他乡吧。我立即“步其韵”奉复:浩画美京展览为诸多台湾朋友与我共同举办,旨在纪念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70周年,天经地义,任何人不能阻止;至于我个人,中国在我心中,我到哪里,家乡就在那里。

浩画是一个憨小子,今年十岁。浩画团队已风流云散,浩画将流行到哪方,传布到何时,无人知晓。一幅画,承载了如此沉重的历史,蕴藏了如此丰沛的意象,得到了如此广远的加持,在中国和世界美术史上都算一件稀罕事。本人有幸忝列其间,真是与有荣焉。任重道远也好,昙花一现也罢,《浩》画毕竟是一次开端,一次试笔,一次迟滞多年终于起程的跋涉。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浩》画这哑巴孩子,感谢各位叔叔阿姨爷爷奶奶莅临垂顾。

愿各位周末愉快,吉祥如意。

 

(作者惠寄,《纵览中国》首发)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4期  2015年8月21日—2015年9月3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