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他们比我当年成熟

戴耀廷

毋庸置疑,雨傘運動可以說是三十多年來,香港民主運動發展的一個高𥧌。捲入市民的深度、廣度及韌度,都是史無前例的。但雨傘運動是否成功呢?或香港民主運動是否已經成功了呢?這要看我們如何理解香港民主運動或雨傘運動是成功的標準了。這又可能涉及長、中、及短期的標準。

由雨傘運動觸發的佔領行動現在已超過一個多月,但特區政府除了說會交一個民情報告給港澳辦及會考慮成立多方平台處理2017年後的政制發展這些空泛建議外,其實並沒有作過任何實質的退讓,即使是一小步也沒有。北京政府更不用說了,對雨傘運動只是不斷攻擊是搞顏色革命或港獨,對人大常委會831的決定更是死口堅持,改動一點的可能性也不給。

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看法,尤其是一直堅持留守的佔領者,認為今次佔領及抗爭已達這個史無前例的規模,若最後連一點兒也爭取不到,對走出來爭取的年輕一代會是極大的打擊,可能在之後他們會感到極度沮喪,而在以後的日子會放棄一切的努力去爭取了。因此,他們認為必須堅持到底,直至爭取得到一點兒的成果,就是特區及北京政府作一些實質退讓,或是被清場為止。

也有些佔領者對我說今次雨傘運動及佔領行動,對他們來說是最後一戰,若今次達不到目標,就永遠也沒有機會爭取得到真普選了。有此想法亦是因為今次抗爭的規模達歷史高𥧌,他們想像不到將來抗爭還會否有機會再達這個程度,故只能背水一戰,望今次就能成功。我當然會尊重這些看法,但我也希望從民主運動的成敗標準,讓大家去想一想如何部署雨傘運動的下一步。當然我的想法無可避免受我自己的歷史、人生經歷及所處境況局限,必存偏差,故只能看成是一個走了民主路三十年的人的個人分享。

還記得1987年,二十多歲的自己剛被選為大專學生在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代表,當時正值《基本法》起草,而港英政府亦在港推行政制改革,爭議焦點是立法局選舉是否在1988年就引入直選議席。適逢其會,我那時第一次參與了香港的民主運動。當時行動方式只是遊行集會,人數也只是幾百一千。我也有在報章寫文章與人筆戰支持八八直選的理據。最後運動是失敗了,因在北京政府的壓力下,港英政府擱置了在1988年引入直選,而立法局直選議席要到《基本法》公佈後的1991年選舉才出現。但那一次失敗並沒有使我與眾多民主派人士放棄,大家仍是對爭取民主的目標不離不棄。之後雖然角色改變了,但我從沒有放棄參與香港民主運動,更因在2013年提出佔領中環,而站到香港民主運動的最前線。

相較現在參與雨傘運動的年輕一代,我自覺他們比我當年是成熟、堅定及睿智得多。我當年也沒有因一時的失敗而放棄,故我有信心在雨傘運動所誕生的雨傘新世代,從他們已展示的質素,必比我更能承受得到挫敗,及更有決心堅持下去,在未來的日子繼續為香港的民主打拼。起碼我見不到有任何證據說他們在今次雨傘運動未能爭得寸進時,就會灰心喪志。若有這想法,那實在太輕視雨傘新世代了。

或許雨傘運動所引爆出的佔領行動,真的是沒有人在事前可以預見得到。當我提出佔領中環,也只想到最多會有一萬人走出來,但也只會是佔領街道一段相當有限的時間。在初提出之時,不少人都取笑我是異想天開。但現實證明了我當時的想像力還是太少,現實見到的,是遠超我最樂觀的估計。那麼說現在的抗爭及佔領已達港人的極限,故今次必是最後一戰,那同樣是一種保守及自我設限的思維。策劃佔領中環,卻出現了更大規模的雨傘運動,那為甚麼我們會認為將來要策劃另一場雨傘運動及佔領時,香港就不會出現一場更大規模、更難以想像的運動及行動呢?若說奇蹟不可能再發生,那是輕視了自己及所有追求民主的港人。

香港民主運動走到今天這一步,運動長期的目標還未看到有任何機會可達成得到,因北京政府對2017年的選舉辦法完全沒有退讓之意,繼續堅持人大常委會831決定不會改變。面對中共那麼強大的對手,要達成得到這長期目標,難度之大是大家都可預見的。一時的失敗更需我們保留實力以準備更長期的抗爭。能收能放其實更能為長期向中共爭民主帶來更大的討價還價能力。今天我們可以佔領,明天我們一樣可以做得到,甚至更出人意表,只要大家爭民主的心不死。

原先行動的短期目標是要引起國際關注以增加對中共的壓力,現在肯定已是原額完成。因港人在抗爭中所展示的愛與和平,和面對警察不合比例的武力時所展示的克制及堅韌,被世界冠以雨傘運動的美名,舉世傳頌。這必然打亂了中共對港的部署。

行動的中期目標是要喚起港人醒覺,支持爭取真普選並願為爭真普選而付出個人代價,這也肯定是成功了,在年輕一代當中尤甚。在未來可見的日子,這雨傘新世代會成為香港民主力量的中堅,他們必會在香港各個階層及生活層面帶來深遠的改變。雖然這次行動從質及量來說,都是帶來了超乎想像的公民覺醒,但事實還有一半港人未被喚醒的。因此大家的工作更要去到香港每一個角落去喚醒其餘那些願意醒來的港人。而最快會見到實質果效的,就是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及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結果。

雨傘運動成功與否,或許言人人殊,但無論發展如何,我希望所有支持真普選的港人,不要放棄,即使場境改變了,也要繼續堅持打拼下去。只要這樣,我們必能一起見到真普選來到香港的一天。

——转自苹果日报 2014-11-25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