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佔中須面對現實 不爭朝夕

鄭經翰

民主運動是一場戰爭,今次運動絕非沒有成果,年輕一代的集體醒覺便是最大的成就,也令人看到香港未來的希望。要改變社會,重奪未來,最實際的做法就是組織新世代登記做選民,以便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和後年的立法會選舉,可以爭取更多代表新世代的議席,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佔領街頭的雨傘運動進入第八周,學聯代表闖京無功而返,而特區政府借助私人申請禁制令的清場行動亦已開始,運動由膠着狀態進入倒數完結時候,表面上是群眾自發無領導,實質卻是由學生組織代表的雨傘運動,也到了知所進退的重要時刻。

可是,不管有名無實的五方平台抑或雙學,都提不出明確的運動方向。任由目前情況發展下去,實質已佔上風的政府必定會利用運動陣營的分歧和佔領區外已經逆轉的民情,賺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如果雨傘運動如斯無聲無息地消亡,那麼今次運動就是真真正正的徹底失敗了;反之,倘若學生組織敢於面對現實,當機立斷,立即召開群眾大會,宣布以六區公投(五區公投+超級區議員議席)結合退場機制把運動轉型,利用選舉宣傳工程深化運動,走入社區,宣傳民主普選,則運動不但沒有失敗,反而更進一步擴大,矛頭直指拒絕接納民意作出讓步的689政權。

抗爭持續 民意轉向

根據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的最新民意調查,支持佔領運動的受訪者已由上次的37.8%下跌至33.9%,但反對佔領運動的比率,則由35.5%急升至43.5%;67%人認為佔領人士應現時全面撤離,與早前理大調查顯示七成三人贊成立即結束佔領行動相若。當然,佔領區內留守者和支持者仍然戰意高昂,尤其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依然有一半人以上支持繼續留守。對他們來說,如果今次運動不能爭取到政府實質讓步,就是失敗,所以寧願被強行清場,亦絕不讓步。

佔中三子雖然實質上已退出運動,但心繫所危,陳健民亦撰文提出以五區公投作為退場機制,把運動轉型,或者至少應把佔領區縮小,爭取佔領區外的民眾支持。可是,基於自身既得利益,泛民卻斷然拒絕。

與此同時,大家最不想見到的暴力衝擊情況卻出現了。本周二晚有一群示威者用暴力撞破立法會玻璃門,早已在場戒備的警察竟不及時制止,如果日後沒有提控刑事毀壞,隨時是政府警方的奸計,藉此加強普羅市民對運動的負面印象,以及其後的清場行動。果如是,雨傘運動勢必徹底失敗收場。

其實,佔領運動從來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而輸了一場戰役,也不等於輸掉一場戰爭。民主運動是一場戰爭,今次運動絕非沒有成果,年輕一代的集體醒覺便是最大的成就,也令人看到香港未來的希望。今次689政權奸計得逞,用拖延戰術成功分化泛民陣營和運動內部不同政治力量,又利用曠日持久的佔領行動對普羅大眾日常生活造成困擾而扭轉民意,不但有利特區政府打着維護法治的幌子進行清場行動,實際上更有利建制派擴大政治影響力,爭取選票。

坦白說,建制派全力支持的所謂撐警察藍絲帶行動,實質就是一場大型選舉工程,可以爭取政治中立以至不聞不問政治的中間派。由周融牽頭的「保普選、反佔中」簽名運動,固然有極大水分,但一百八十三萬人簽名,即使打個五折,亦有八、九十萬,相當於泛民整體過去在立法會地區直選取得的總票數。以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結果計算,泛民對建制的得票率已由以往的六比四黃金比率下跌至五十五比四十五,2011年的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更佔盡上風,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泛民在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和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選情,實在大大不妙。如果他們仍然不思進取,也不着力年輕化,讓新世代披甲上陣,大敗實屬必然。

事實上,以目前的政治形勢而言,未來的選舉只會最有利建制派和激進派,因為33%堅持佔領的市民,都會傾向支持進取、年輕和敢於作為的候選人,所謂溫和民主派或主流民主派,繼續「和理非非」,不一敗塗地,幾稀矣!

最近多項民調已證實上述的估算相當準確。港大民調查顯示,眾矢之的之梁振英的評分最近竟也可從谷底反彈,重回四十分以上,而民眾對政情不滿的比率,則大幅下降,顯示本來政治冷漠、兩面也不買賬的中間派,因為不滿佔領運動對自己帶來的不便和損失,也改變態度,轉以支持政府和建制作為政治代理人,保障自己的權益。

年輕一代 做好團結

搞群眾運動本質上就是一場民意爭奪戰,民主運動更不待言,因為任何政治主張最終都要爭取足夠選票的支持,否則只是自說自話的空中樓閣而已。

雨傘運動本質上是世代之爭,完全以四十歲以下的新世代為主力,他們要重奪未來,理所當然,而時間也站在他們的一邊,假以時日,世界一定是他們的,毋庸置疑。但風物宜長放眼量,民主運動是長期持續鬥爭,不能只爭朝夕,妄圖一蹴即就;今天退一步,就是未來進兩步的準備,所以不應簡單以成敗評論這次運動的轉型。

最重要的是,年輕的一代一定要組織起來,趁佔領區現時仍存在,正好是組織群眾、結集力量的大好機會,否則錯失時機,後悔莫及。值得注意的是,以2014年的選民登記記錄看,三十歲以下的登記選民不足三成,絕大部分選票仍然掌握在上一代手中,即使實行民主選舉,年輕的一代沒有足夠的選票,也是徒然。

因此,要改變社會,重奪未來,最實際的做法就是組織新世代登記做選民,以便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和後年的立法會選舉,可以爭取更多代表新世代的議席,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已是過氣的一代,可能恃老賣老,說話年輕人肯定不中聽,但有一句老話: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政治永遠是現實的,決定於社會力量的對比。新世代要後浪推前浪,創造未來,就要做好一切準備,壯大自己的力量,捨此以外,必無他法。

 

转自:香港《信報》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4期 2014年11月14日—11月27日)

juicy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