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向中国的腐败及专制宣战
——写在姜维平《薄熙来传》出版之时

赵岩

10月初,著名记者、2002年荣获美国保护记者协会(CPJ)捍卫新闻自由奖的姜维平先生出版了新书《薄熙来传》。尽管我现在还没有看到香港出版的全书,但是从近年姜维平先生不断在媒体公开发表的批判薄熙来的文章上看,我也能略知该书的基本内容。

姜维平先生出道于80年代中后期的辽宁省新闻界,1990年后转入香港“红色”媒体《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当主任。从其权力的角度来说,在大陆这可谓是令人眼红的职业。记得前几天,维平先生在文章中透露,当时连黑龙江省委书记的儿子,在90年代中期都找他说要入他的门下做记者。只是维平先生不愿意玷污“新闻”,所以委婉拒绝了。可以看出,维平先生乃一位文气书生。

那位省委书记到黑龙江任职后,曾请薄熙来去哈尔滨当市委书记,只是薄熙来没有接受。如果当年薄熙来到黑龙江上任,也许维平兄会免去以后的那一难。不过,也难说。姜维平揭露东北官场黑暗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例如哈尔滨市常务副市长朱盛文和“国贸城”案,维平兄在此案中,无形中又与中央唱了反调。

朱盛文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代海归派,在黑龙江也属于领军人物了,他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从商学院的老师到哈尔滨市商委主任,再提升为主管商贸的副市长、哈尔滨市委常委的职务。

朱盛文在哈尔滨搞改革,大刀阔斧,力度很大,在中央还没有提出“抓大放小”的口号时,朱盛文就在香港提出了要把哈尔滨市的国营和集体的中小企业全部推向市场,推行私有化,进行改制。事后,被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和副总理朱镕基点名批评。朱盛文从不靠向领导送礼、打小报告来晋升自己的职位,应当说在中共体制下他算是最廉洁的官员。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官员,却被哈尔滨市的另外一个副市长——主管政法的副市长岳玉泉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朱盛文与岳玉泉有两个主要矛盾。岳玉泉曾主管的哈尔滨市劳动局社保基金,在未经市政府党组会议讨论和主管金融的常务副市长同意的情况下,把2800万元借用到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当做流动资金,其子在该开发公司中占有相当的股份。此事,朱盛文要拿到市委常委会上讨论,可是当过哈尔滨市委组织部长的岳玉泉比朱盛文官场的道行要深得多,因此该事被搁置。岳玉泉给哈尔滨时任市委书记索长友和黑龙江省省长田凤山送了大礼后,他在官场占了上风,并开始整治朱盛文。

矛盾二:哈尔滨南岗区地下商业街有两个商业机构,一个是位于奋斗路的利用人防工程开发出来的“金街”商业街,另外一个是位于大直街人防工程开发的中外合资“国贸城”商业街。“金街”的商业街开发在前,“国贸城”开发在后,两个项目交叉在哈尔滨市中心的南岗秋林公司地段的地下。商家有所竞争,自然也就有矛盾。按照中外合资企业法,“国贸城”每年要向市政府、税务局上缴利税;按照“金街”的上管单位人防工程办的规定,“金街”的免税期早已超过国家的规定,朱盛文向市政府提出要求取消“金街”减免税收的待遇,主管人防工程的副市长岳玉泉与“金街”的总经理黄桂英却上蹿下跳表示反对。在“金街”的业户与管理者黄桂英有冲突时,哈尔滨的大律师孙少波等作为业户代理惹恼了岳玉泉和黄桂英,于是在岳玉泉的批示下,孙少波和另外一名律师入狱。

孙少波以贪污罪先被批捕,另外一名律师不久也被以涉黑罪名抓进监狱。孙少波的家属找到了我,于是我不断地在《中国律师报》为孙少波公开呼吁,其它媒体也相继介入。孙少波在一审时被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判了11年,二审被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判无罪释放。如果当时没有强大的舆论,孙少波的后果会很惨。给孙少波治罪的太平区检察院检察长滕XX现已升任为哈尔滨市中院的副院长。2007年我出狱后不到两个月,听说岳玉泉死于北京的家中。

另外一位律师可就没有孙少波那么幸运了。岳玉泉批示将其抓捕后,他和朱盛文在岳玉泉的特别关照下“享受”了非人的酷刑:双脚、双手均被钉在地板上,让其交代问题。朱盛文在无法忍受酷刑的前提下,违心地招供了。但是法院一开庭,朱盛文当庭向法官揭露岳玉泉和办案人对其实施酷刑的事实,并向中央电视台现场举报岳玉泉的贪腐问题(央视有电视录像为证。可是如此重大案件,中央电视台却没有向世人披露。央视的记者把录像带交给中纪委后,黄桂英携带上亿的巨款与得到哈市社保2800万资金的房地产公司老板双双逃往国外。可见中纪委的抓人、放人都是政治在背后操纵)。

朱盛文的两位辩护律师,时任黑龙江大学法学院院长和刑法教研室主任,当天就受到岳玉泉秘书和检察院检察官的直接威胁:不得将朱盛文在庭上讲的真话透露给新闻界。朱盛文有几万元灰色收入,一审被岳玉泉判了无期,二审被改判16年有期徒刑。朱盛文在狱中多次向中央投诉,在坐狱8年后,在特批保外就医的前几天,朱盛文在医院被跳楼自杀。如今“国贸城”所有被抓的管理人员均已平反,唯独冤死在“国贸城”一案的朱盛文还未平反。

与孙少波同接“金街”案的另外一位律师,在看守所被专案组成员酷刑致死。专案组曾多次向岳玉泉汇报工作说,该律师比刘胡兰还刚强,就是不承认与黑社会有勾结(其实他是中国律师界最早的“李庄”式被陷害的人物)。岳玉泉指示:“加大力度,死了我负责。”这位律师被酷刑折磨死后,家属找到了姜维平。岳玉泉多次通过关系向姜维平表示,只要姜维平不管该案,要多少广告费,哈尔滨市政府都可以出。姜维平断然拒绝了岳玉泉的“美意”,在香港《前哨》等杂志以笔名不留余地地揭露了岳玉泉在哈尔滨市的暴政。岳玉泉通过自己的特殊关系,向中纪委书记(曾任哈尔滨市市长)尉健行和刘丽英告了姜维平的刁状,加之姜维平对在大连一手遮天的薄熙来也不买账,中纪委对体制内的香港红色记者姜维平大为不满,用除“内奸”的办法,以“泄露国家机密”这“莫须有”的罪名,将这位在薄熙来和岳玉泉眼中不识抬举的记者抓捕入狱。姜维平在狱中的待遇十分差,身体受到了折磨,虽然出狱几年了,至今还带有很多后遗症。

参与迫害姜维平的岳玉泉,在新副市长到任后,想借尉健行的影响和力量当哈尔滨市政协主席,可是哈市政协没有一位委员投票给他。岳玉泉只好请尉健行出面命令哈尔滨市政府,在北京给岳玉泉买了个别墅养老。中纪委其实整肃了一名给哈尔滨能干实事的好干部,却保护了一名在哈尔滨心最黑、手最狠的恶狼。

与岳玉泉一起在中纪委告朱盛文黑状的黄桂英逃到了美国西海岸,听说最近与“八九”民主运动天安门广场的一位精英来往火热,拟办政治庇护。此人能力极强,在中国公安部通缉后数年的今天,她还能腾云驾雾回国观光——可见这个世界有多么黑色幽默。

岳玉泉放给房地产公司的2800万的社保基金至今未得到追回,迫害那位律师致死的专案组成员都还在岗。

另一位迫害姜维平的是薄熙来。如果薄熙来的过去的所有行为与姜维平所揭露的一致,那么未来中国的恐怖成分会更多。如果薄熙来幡然悔悟有所改变,那么薄熙来首先应该把姜维平被迫害的所有档案公诸于世,并向姜维平亲自道歉,为其平反,那他才能求得舆论界和世人乃至姜维平本人的谅解。当然薄熙来并不需要这些。因为在他的仕途上,他靠唱“红歌”和中国世袭了几千年的传统就可以升调得更高。

2000年,在姜维平出事后的不久,李柏光、张祖桦、王天成等多位朋友为姜维平呼吁,并向美国保护记者协会呈递姜维平的事迹材料,姜维平获得2002年该协会的最高奖——捍卫新闻自由奖。

2009年年末,美国保护记者协会为姜维平颁发8年前其应获得的奖杯,姜维平向保护记者协会提出要求,希望能与未曾谋面的我一起参加那个领奖会。颁奖仪式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的宴会厅隆重举行,纽约的政要和美国社会的很多名流都参加了这个新闻界的颁奖晚会。

姜维平得到了国际新闻界的最高荣誉之一,他在加拿大也获得了政治庇护,不久将成为加拿大的公民,但这一切都没足以使姜维平放弃自己的新闻使命,放弃自己作为一个民主的斗士的角色。我们看到姜维平继续用他的笔,向世人的良知呼吁中国的民主和中国未来的新闻自由,他将继续用他的笔向中国大陆的腐败及专制的力量宣战。

2010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