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读者

为更有效地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网址是:http://www.hrichina.org/chs。我们将继续遵照本刊宗旨和编辑方针,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
——异见人士薛明凯父亲“自杀”案被推向风口浪尖

牟传珩

眼下,每年一次的全国“两会”正在中南海幕后紧锣密鼓地进行;进一步集权垄断的“党政不分”违宪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今年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得以确认。正是在此大背景下,国内政治雾霾阴势压顶,人权环境持续恶化。当此之时,一起当局为对付异见人士薛明凯,控制其父母亲并导致其父离奇死亡案,被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刀把子”维稳体制之恶行

中国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年前在被当局拘禁中“跳楼自杀”,无论背后有何隐情,他在政府非法控制中死亡,政府都无法推卸责任。薛明凯对媒体说,1月23号曲阜市政府维稳人员上门到他父母家,要他们设法叫他回家,在遭到其父母拒绝后,维稳人员将他们绑架到一个宾馆中非法拘禁起来,并对他们进行威胁和殴打。

此前,薛明凯就一再控诉山东当局对他和他父母的非法迫害,包括把他母亲关押进精神病院和对他父亲一再进行威胁。1月29日,薛明凯父母在非法拘禁中寻机逃进曲阜检察院,希望寻求检察部门的保护,但是政府维稳人员追进检察院,并将薛明凯父母分开控制。而当天傍晚,薛明凯母亲忽然接到公安部门电话说,他父亲在检察院内“跳楼自杀身亡”。薛明凯母亲赶到遗体停放的中医院后,看到薛明凯父亲两眼发黑,死相惨烈。

薛明凯对媒体说,父亲早说过不会自杀,母亲看了说父亲两眼发黑,明显被他们谋杀。薛明凯寄望舆论声援为父讨还公道。薛明凯悲愤地要求政府有事冲他来,不要迫害家属。与此同时,当局向薛明凯的母亲王书清施压,要强行解剖薛明凯父亲的尸体。薛明凯与母亲坚决不同意官方单独急忙尸检,认为有毁灭证据之嫌。他们要求委托律师团或在公民团介入后,在第三方监督下才能解剖尸体。薛明凯的母亲王书清被困曲阜一周后,星期六下午被网民从被控制的宾馆中救出。

最新消息称: 薛母已被一大批警察从北京周丽家抢走了,去向不明。此事件引发中外舆论广泛聚焦,要求追究事实真相声浪高涨。国内不少知情网友纷纷谴责当局非法妄为、野蛮无耻。此事件也进一步验证了当今中国的“刀把子”维稳体制之恶行。

中国民众失去人权保障的共同悲剧

这起“自杀案”揭示出的不是中国异见人士一家一户的个案命运,而是中国一切不甘“被代表”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信仰者注定要遭受不同程度迫害的整体命运,是中国民众失去人权保障的共同悲剧。在如此一个不断把自己的公民“加工”成国家敌人进行打击的维稳体制下,这样的悲剧仍在持续地蔓延与发酵。

2014年1月24日,上海、杭州、哈尔滨访民王晓平、戴光阳、沈剑峰等30多人在天安门金水桥抛撒上访材料,被警察殴打并被关押,其中14人被戴上手铐,宣布拘留。同日,北京异见人士徐永海、杨靖、于艳华等15人仅仅因前往通州探望患病的教友张文和,被警方扣押——现已证实,徐永海、杨靖、杨秋雨等被以“涉嫌非法聚会游行罪”刑拘。也是同日,大陆社会活动家胡佳因关注许志永案,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的名义传唤24小时。山东省淄博市,网民孙峰年前与网友刘相文在当地公园举牌“宪政民主、勿忘六四”,并照相上传网络,于当晚被以涉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刑拘。有消息称,孙峰很可能被定为2014年中国第一个“煽颠罪”。1月26日,许志永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1月28日,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被当地国保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

“创新社会治理”的本质:敌对思维

2014年1月9 日,《人民日报》刊文,重提政法机关是“刀把子”理论,要“刀把子”必须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2014年中国“刀把子”开门频频出鞘亮刃,透视出习近平主导“社会治理”的敌对思维本质:当政者不断用意识形态加工“政治敌人”,不放弃敌视“异己人士”的立场,视一切不愿被他们“代表”的民众是“麻烦制造者”、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敌对势力”等等而大兴冤狱。

2014年1月3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郭声琨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多次引用习近平讲话,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坚决抵制西方反华势力的意识形态渗透”。同日,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在中央政法委机关理论学习中心组会议上强调,要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面对政治挑衅决不做骑墙派。与此同时,中宣部禁令不断被曝光,大陆各网站、媒体言论都被控制,对政治上敏感的言论进行清除的力度史无前例,很多网站迫于严峻的形势,已经对过去几年的一些敏感文章进行自宫,不少微博和网站也都被关闭。

英国电讯报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开始对微博上影响力比较大的博主进行打压之后,微博上的帖子数量减少了70%。调查发现,一轮凶猛的打压之后,作为庞大信息来源的微博已经萧条下来,基本只剩下名人露脸、政府的宣传以及企业的广告。

习近平时代很难迎来人权春天

从江泽民当政到习近平掌权,其危机意识不断升级,焦虑倍增,中南海要设立政权安全部门统领快车道的计划已蓄谋日久,如今不惜一切代价紧急推出最高维稳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共十八大三中会议公报中,是将国家安全委员会放在“创新社会治理”一节中的,很明确中南海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着重的是对内维稳。

《人民日报》1月29日刊登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新形势下政法工作的科学指南》一文,再一次着重提出政法机关必须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以坚定的政治立场、高度的政治清醒、强烈的政治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习近平一面口头上强调“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一面却又在行动上违宪侵权,残酷打压异见人士,甚至殃及他们的家属,导致人权环境持续恶化。由此可见,习近平太熟谙口头上“群众路线”、骨子里“帝王意识”、坚决排除异己的“毛泽东活思想”了。

眼下,全国“两会”在即,当局已将社会稳定视为头等大事,全国的维稳力量无孔不入,人权环境持续恶化,打压异见人士、上访者等案件还会不断增加。今天,中南海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政治逻辑,就是政权稳定压倒人权保护,“依法治国”不过就是他们口中一块反复咀嚼的口香糖。未来,在习近平主导的最高维稳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管控下,中国大陆很难迎来人权的春天。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4期  2014年2月7日—2月20日)

juicyfruit